小说阅读网 > 这个大师实在太低调了蔡晋起点 > 第五章 让她倒泔水桶
    进来端菜的潘晓蓉瞧见了,觉得不公平。

    “张师傅,怎么就她有午饭吃啊,我们都干活了啊?”

    国营饭店的工作还有个好处,那就是包吃。

    不过吃中午饭的时间一般都是等客人们都吃完了,他们再吃。

    所以潘晓蓉意见很大。

    林小白端着盘子不知所措,准备把吃的放下,张师傅不耐烦地看向潘晓蓉。

    “我让她吃的,后厨不用上前面去,怎么,你有意见?”

    潘晓蓉还以为是林小白嘴甜哄得张师傅专门给她留的菜。

    被张师傅一怼,她不敢说话了。

    “没,您听错了。”

    潘晓蓉白了一眼林小白,端着菜盘子出去了。

    “你吃你的,不用管她说什么。”

    张师傅看得出林小白是个乖巧的孩子,干活又麻利话还少,待在后厨再合适不过了。

    林小白继续吃饭,虽然这菜只有一半,但她已经很满足了。

    今天国营饭店提供的菜品有好几道海鲜,来的人就多了些。

    潘晓蓉和另外一个服务员忙得不可开交,她就想起来林小白还在后厨闲着。

    “林小白,出来帮忙。”

    林小白刚吃完饭,匆匆忙忙擦了个嘴就准备出去。

    张师傅皱了皱眉头,把手里地刀插进菜墩子里,“她是后厨的,不是服务员,你凭什么使唤她?”

    潘晓蓉脸上尴尬,今天张师傅这是怎么了,居然因为个刚来的小丫头跟自己生两回气了。

    这小丫头看上去挺普通的,也没多好啊?

    林小白还不清楚人类相处的一些弯弯绕绕,看张师傅生气,她就继续待在后厨,不听潘晓蓉的了。

    “行,张师傅,我可不敢使唤您的人!”

    潘晓蓉嘴角一咧,挺不高兴的,但是国营饭店里最不能得罪的就是厨子。

    饭店生意好坏全凭厨子的本事,她就是个服务员,不过她记下林小白了。

    国营饭店门口,一个穿着中山装的高个子男人进来了,他长得棱角分明,浓眉大眼,戴着一副眼镜,一看就是个文化人。

    潘晓蓉一眼从人群里看到他,急忙跑过去迎接。

    “秦教授,今天打算吃点什么?”

    秦蔚宁,省里派过来专门做珍惜矿物调查研究的,他才二十八就已经成了教授,而且还没结婚。

    潘晓蓉还是听她舅舅说的,这么优秀的青年居然没对象,潘晓蓉很难不心动。

    所以自打秦蔚宁住到这边,每次来国营饭店吃饭的时候,潘晓蓉都很主动。

    对秦蔚宁的态度和对其他人完全不同。

    “草鱼和土豆茄子。”

    秦蔚宁话不多,他每次来都是点两个菜,吃完就走。

    潘晓蓉再热情,他的态度也没变过。

    “好嘞,一共三块五。”

    秦蔚宁从上衣的包里拿出三块五递给她。

    潘晓蓉捏着钱喜滋滋地去端菜给他。“秦教授,咱们这个草鱼很不错的,你今天算是选对了。”

    东西放下之后,她还不死心,想多说两句看看秦蔚宁的反应。

    “嗯。”

    然而秦蔚宁就说了个嗯字,简直少的可怜。

    “晓蓉,我要份土豆茄子和花生米!”

    潘晓蓉还想继续再和秦蔚宁说说话,被人打断了,她只好先给那人端菜。

    等她回过神来,秦蔚宁已经走了。

    她懊恼不已,歇业吃饭的时候就把气都撒在了林小白身上。

    “你去把泔水桶倒了!”

    这活本来不应该林小白做,是另一个小伙子要做的,潘晓蓉和他关系好,就怂恿让林小白做。

    张师傅吃完饭去午休了,这会儿没人能帮林小白说话。

    林小白没吱声,她看得出潘晓蓉不喜欢她,但她也不是真就是个软柿子。

    “让你去倒泔水桶,你怎么还不去?”

    潘晓蓉看林小白不说话,更生气了,要不是她提议,林小白能继续留在饭店?

    “我是洗菜工,不是来倒泔水的。”

    林小白淡淡回她,时间已经是下午两点了,她得继续洗菜为下午用。

    潘晓蓉没料到林小白这小妮子居然敢拒绝自己,气得不行。

    “没人倒泔水,就你来!”

    潘晓蓉态度还是很强硬,她就不信林小白敢跟她作对。

    “泔水桶不是一直都是男人倒吗?”

    一道清冽的声音传来,听这个声音就觉得长相非凡。

    潘晓蓉再熟悉不过,这不是秦蔚宁的声音吗?

    “秦教授,现在还没到饭点呢,您怎么来了?”

    刚才肯定让秦蔚宁看到她为难林小白的样子了,潘晓蓉的脸色有点难看。

    她努力在秦蔚宁面前经营的形象这就破灭了,秦蔚宁会怎么看她?

    秦蔚宁站在大厅,朝着客桌走去,他的中山装是藏青色的,显得气质稳重。

    “手表落下了。”

    他回来只是想拿自己的手表,谁知就看到潘晓蓉欺负林小白这一幕,看不过眼,顺便就帮忙说了句话。

    “今天志勇他太累了,就让我们店新来的小妹帮帮忙。”

    潘晓蓉扯了个理由想搪塞过去,等秦蔚宁走了再让林小白去倒泔水桶。

    秦蔚宁的视线落在了她身后的林小白身上,觉得有点熟悉,仔细一想,这不是他前两天从河里救出来的姑娘吗?

    “你没事了?”他随口问道,忽视了潘晓蓉的话,看着林小白说的。

    林小白有点懵,这个男人她好像没见过,听他的口气,认识她?

    “我挺好的呀。”

    她糊里糊涂地搭话,秦蔚宁一眼看出,她确实不记得自己。

    “泔水桶给我,我顺道。”

    潘晓蓉惊讶不已,她哪儿敢让清冷矜贵的秦教授拎泔水桶。

    “不了不了,我们饭店的事怎么好意思麻烦秦教授呢,志勇,你来倒吧。”

    志勇不情不愿地拎着泔水桶出去了,说好的让林小白倒,又让他倒,他当然不愿意,要不是因为潘晓蓉长得好看,他才不倒呢!

    “那我先走了。”

    秦蔚宁亲眼看着志勇拎走泔水桶,不再逗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