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 > 不可思议卡牌屋免费阅读 > 第二百二十四章 善良的人
    两三天后,里恩从箱子世界里出来了。这段时间,他一直在箱子世界里不断地熔炼合金,然后记录金属的各项性能。

    比例不同,就能制造出不同的合金来,更不用说添加多种金属了。

    如此重复工作两三天后,里恩就有些不太乐意了。他的本意是出来进行一场旅行,而并非做材料试验,更何况还有安德森这个工具龙。他为了能够重现记忆中的那做浮空城,如今卖力的不得了。

    哪怕是一个一个试验材料这种枯燥的工作也做得静静有味,高兴的不得了。

    出了箱子世界后,里恩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气。以一己之力想要打造浮空城还是太吃力了,只是测试一下浮空城上的武器,就把自己搞得如此疲惫,要是真的开始建造,那岂不是真要了自己的命?

    这件事情也加固了里恩想要培养四小的想法。

    “对了,赫敏那里也需要寄一些书籍过去。”里恩捏着下巴说道。

    倒不如先把那本记录着古埃及魔法阵的书籍和在迷石林里收获的书籍送过去,这样哪怕是被邓布利多发现,也有个借口。

    想到即做,里恩唤来了派斯。这段时间派斯一直来往于里恩与霍格沃茨之间,不断地飞行让派斯得到了十足的锻炼,如今看上去也已经与之前判若两鹰。

    它锐利的眼神和开始变色的毛发让派斯看上去越来越像疾行鸟。

    将书本递给派斯让它送到赫敏手上后,里恩就开始了慢悠悠地旅行。

    给自己释放了一个隐身术,然后飞上天空,按照原来计划的路线飞去。

    飞行,永远是人类最大的愿望之一。或许是因为从出生就站在地面之上,所以当一个人站在空中俯瞰整片大地时,总会不由自主地被震撼到。

    虽然里恩飞行术也学会了很长时间,但像今天这般飞在空中,俯瞰整片世界还是头一次。

    因为是沿着直线飞行,所以里恩并不需要耗费多少精力在控制方向上,所以此时的里恩将自己绝大部分精力全都投入到了欣赏下方的景色里。

    不过有些遗憾的是,他没能做到当年霍格沃茨小巫师放下的豪言——和飞机一齐飞行。

    飞行了大约四五个小时,下方的景色再也不能引起里恩的任何关注了。再好吃的东西,吃饱了也会觉得无味。再美的景色,看惯了也会觉得一般。

    里恩如今大抵是这种状态。

    盘旋了一阵,里恩找到了一个小镇子,不过这儿具体属于哪个国家,里恩就不太清楚了。说实在的,飞行了这么久,他早已没有了距离的概念。

    这是一个很小的镇子,一条街道从头到尾。那些店铺也都是居民们拿着自家的门面房改了改,然后就直接开门营业了。这里的居民基本都是熟人,说是开店,但其实和以物易物也没什么区别。

    你拿了我一瓶酱油,我到你那儿拿上两把青菜,大抵是如此生活。

    而且里恩观察了许久,发现这镇子里基本都是四十岁往上的中老年人,至于十多岁、二十几岁的青年们,却是一个没见到。

    他们不想窝在这么一个大家都很熟悉的小地方,全都跑到大城市里去追求美好生活去了。

    里恩落到了镇子外,从自己的无痕伸展袋里取出了一个背包,然后将一些野外探险的装备装了进去,然后换下了自己身上的巫师袍,穿上了冲锋衣,还弄乱了自己的头发,让自己看上去更像是一个普通的旅行家。

    甚至他还在自己的背包里塞上了一个日记本,专门记载着这一路走来所遇到的事情。

    这是里恩之前偶然的一个想法,或许将自己这一路的冒险经历记录下来,会有些意想不到的收获。

    好吧,其实是每到一地,里恩都会给赫敏写信,讲述一些自己在冒险途中所遇到的事情,而如今,不过是将那些文字转移到了笔记本上而已。

    将所有东西准备妥当后,里恩紧了紧背包的带子,大步往镇子里走去。

    还没进镇子,里恩就迎来了两名老大爷的打量。镇子里的居民很少见到外来人,更不用说里恩这种一看就很专业的人士。

    “你叫什么,是从哪儿来的,到我们镇子里来做什么?”

    其中一位老人开了口,眼睛里满是警惕。而另外一名老人的手也悄悄地摸到了旁边地上的一块砖头上。

    圣安格斯镇已经很久没有青年来了,甚至就连他们的子女也只有在圣诞节那几天才会回来住上一两天,否则只能在电话里听到他们的声音。

    如今却突然来了一位外来客,这也怪不得两位老人警惕。

    “我叫里恩·泽尔,来自嘤国,是一位探险家。我正在进行我的环球旅行,走到这里完全只是一个偶然。我想要进镇子补给一下我的食物以及休息两天。”

    里恩半真半假地说道,环球旅行是真,补充食物是真,休息两天也是真,唯有探险家是假。

    不过这不算什么大事情,总不能和老大爷们说“我是一名巫师,正在进行游历。”吧,那不得被当成傻子?

    “我需要看一下你的证件。”老大爷还是很谨慎,提出了一个很正常的要求。

    里恩自然是早有准备,早就在之前,他就托邓布利多弄来了证件。

    将证件拿给老大爷,那老大爷狐疑地接了过去,然后仔细地看了又看。还将证件上里恩的照片举到和里恩的脑袋齐平,左右对了又对,终于确认了里恩是一名有着官方认证的探险家。

    “欢迎来到圣安格斯,抱歉刚才那个样子。事实上,镇子里已经好几年没有外人来过了。”

    盘查里恩的那名老人带着歉意开口道,然后将证件还给了里恩。过了一会儿,又好像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于是就带着里恩进了镇子。

    镇子里的居民互相都认识,猛然见到这老人带了一名陌生的年轻人进来,一时间都开始半调笑半询问地问道。

    “老摩尔,这是你哪儿的亲戚么?长得真是不错,将来不知道多少小姑娘要入迷呢。”这是一个穿着花格子外套,头上夹了一个黑色发卡的大妈说的。

    “老摩尔,这是你哪个亲戚来看望你了?”这是一个头发、胡子全都斑白一片的老大爷说的。

    ······

    一路走下来,老摩尔将镇子里所有的店铺全都介绍了一遍,与此同时,里恩旅行家的身份也在小镇中传开。

    “老摩尔,谢谢你,我先自己逛一会儿吧,晚上回去你家吃饭的。”里恩对老摩尔说道。

    小镇上的居民全都互相认识,而且也有着自己的屋子,再加上近几年没有外来者进入,所以自然也就不会有旅馆这种东西。于是老摩尔就开口让他去自己家吃晚饭,顺带着住宿一晚。当然,里恩是会付钱的,也算是民宿了。

    听了里恩的话,老摩尔点了点头。他一个困守一隅的老年人,与里恩这种满世界跑的年轻人,大概率是没有什么话题的。

    不过,听听里恩讲些旅行中的趣事,也许是个不错的主意,这样一来,也好在老伙计面前有个炫耀的事情。老摩尔在离去后,默默想道。

    里恩走在街道中间,街道两边则时不时地传来一两道打量的目光。

    走着走着,里恩来到了街道的尽头。街道的尽头是一个破败的小屋,门口坐着一个穿着打满补丁衣服的老人。

    不,或许是用补丁做成的衣服更为确切。

    周围的人偶尔也会和他打个招呼,他也很礼貌地回礼,然后就不再言语。而周围的人也见怪不怪,只是自顾自地谈话。

    里恩来了兴致,不过他也没有轻举妄动,而是深深地看了一眼那名老人后,转身离开。

    在店铺里采买了一些干粮和调味品,里恩就拎着大包小包来到了老摩尔的家。

    老摩尔的家在一间店铺的三楼,或者说这栋楼都是他们家的。一楼开的是一家杂货店,门就这么开着,谁缺东西自己来拿,钱放到盒子里就行。

    每个月,老摩尔都会开着他的农用机去几十公里外的小城里进货。小镇里大部分的店铺都是如此,只有那些卖菜的是自家种的。

    二楼是杂货间,里面堆满了各种杂物。三楼就是老摩尔的家了,不过由于老摩尔此时还没有回来,所以里恩只好将买的东西连同自己的背包放到老摩尔的门口,顺便留下了一张纸条。

    接着,里恩就开始在小镇里面打听有关街道顶头那个老人的消息。

    或许是因为里恩是一个外人,所以说了也没事,或许是想用这个消息从里恩嘴里换一些外面的故事,几个老大妈就将里恩围了起来,然后七嘴八舌地说起那个老人的事情来。

    经过一小时的轮番轰炸,里恩总算是从这些大妈最终理清楚了整件事情的经过。

    那名老人名为查尔斯·艾伦,是一名经验老道的猎人。在五十多年前,正值第二次世界大战。战火的纷飞使得秩序破碎,而小镇中最直观的体现就是各种物资的匮乏。

    当时只有二十多岁的查尔斯忍不住腹中饥饿,于是抄起猎枪,准备去森林里面碰碰运气。

    或许是幸运女神睁开了眼睛看了查尔斯一眼,那一趟他的收获异常丰富。小镇上的居民们也难得的尝到了肉味,这在战争中是难以想象的。

    在那之后,小镇上组织起了一支捕猎队,专门负责在附近的森林里进行捕猎。

    小镇的居民们也过了一段时间的舒服日子。

    然而好景不长,大家都很饥饿,也不是只有小镇居民想出了捕猎这个招数。

    大范围的捕杀,是的森林里合适的猎物越发的稀少,也使得狼群频繁地袭击狩猎队。

    一开始的时候,狼群只是恐吓一番,将猎户们丢下的猎物叼走,但是后来肉食越来越少,狼群开始袭击猎人。

    人与狼的战斗越来越激烈,直到某天晚上,狼群突袭小镇。查尔斯经过一段时间的历练,已经成了捕猎队的队长。

    在听到狼嚎的一瞬间,查尔斯就从床上惊醒,抱起了自己的猎枪,冷静地看着窗外。

    而小镇的其余人家,也全都紧闭门窗,猎人们也都端起自己的猎枪,瞄准着窗外。

    期间的事情,这些大妈并不知道。等她们从屋子里面出来的时候,她们只看到躺在地上的几具尸体与满地的狼尸。

    不过查尔斯却跪在一具尸体旁,那具尸体身上并不像其余尸体那般身上有着爪伤,而是几个弹孔。

    所以情况很明显了,查尔斯误杀了这名男子。

    不过说实在的,这种情况很难通过法律去定罪,而且正值世界大战,根本不会有人去理会一个偏远小镇中一个人的死亡。

    世界上每天都有无数人死亡,更何况现在是战争期间。

    死者的家属也对查尔斯表示了理解,但这份理解却让查尔斯十分的自责。三天后,这家人准备搬走,但是半路上却被狼群杀害。

    自责的查尔斯卸去了狩猎队队长的职务,从此沉浸在悲痛之中。

    有良心的人,如果他认识到犯了错误,就会感到痛苦与自责,这是上天给予他的惩罚——苦役之外的惩罚。

    里恩听完后,沉思了一会儿,然后笑着对大妈们道别了。

    时间已经不早了,在这种自给自足的小镇里,睡觉的时间一般都很早,连带着,晚饭的时间也很早,大概五点多的时候就属于晚餐时间了。

    回到老摩尔家,门口的东西已经不见,应该是老摩尔回来了。

    里恩打算伸手敲门,却没想到门只是虚掩着,并没有完全关闭。

    推开门,走进去,一间比较破败的屋子映入眼帘。墙壁上的涂层已经开始脱落,露出了里面的红砖;窗户也是老款式,上面还带着些花纹;桌椅如今已经不平,只能垫些硬纸板让其保持稳定。

    “啊,泽尔,是你吗?”老摩尔的声音从厨房内传来。

    “老摩尔,是我。”

    “请先稍坐一会儿,另外,你的包和购买的东西放到了最右边那个房间。那是你今天晚上住的房间,之前是我小孙子的,只可惜他已经好几年没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