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 > 沧海默浮生劫 > 第七十六章 红莲
    不知觉间已近年关,黎州的雪下得很大了,层层叠叠,铺裹了整个帝都,那座千年不落雪的九鼎山也白了峰头,果如风烛残年一般惹人唏嘘。

    由百里云掌舵的帅府里空空冷落,一天到头也听不见几句人声,只有陛下偶尔前来探望元帅时尚能添起几分生色。

    皑雪垫铺了檐头屋面,百里云一如既往闲然无事的躺在元帅屋子的雪檐上,瞧着天,似是在发呆。

    “总头大人。”鬼无在底下喊。

    无应。

    “总头大人!”

    依旧没反应。

    “百里云!”

    这回,百里云总算像是听见了,便落眼瞧来。

    “年终了,该派人把小月儿送回沧海阁了。”

    “哦……”他又瞧回了天。

    “派谁?”

    “随便,你看着办吧。”

    “……”鬼无黑着脸,额角的青筋抽跳了两下。

    百里云似乎现在才回过神来,便思考了一下这个问题,“让紫魅去吧。”

    “我还想问你紫魅去哪了呢。”

    百里云眉梢微微一动,“她不在吗?”

    “你没把她派出去?”

    百里云坐起身又落下眼来,一脸无辜又呆滞。

    “……”

    “那丫头呢?”

    鬼无想了想,“前两天抱着少爷那只小猫去了诚公子那。”

    闻言,百里云又躺了回去,恢复了一如既往的慵散,“那你就去诚公子那找吧。”

    “……”

    一阵北风陡然凛冽,刮得檐上檐下两人均是一颤。

    鬼无撂了一个白眼上天,嫌了他一眼——

    白问!

    嫌罢,还是揣着一肚子鬼火出了院。

    百里云也翻下屋檐,顺着便进了元帅的屋子。

    却见“元帅”正裹了一身纱布坐在榻上打着哈欠,身形也慵懒,毫不见本人的挺拔傲然。

    “记住你现在是个伤患。”百里云钻进屋里取暖,顺便数落了他一句。

    假扮元帅的鬼曳又伸了个懒腰,“你就打算让我一直躺到元帅回来?”他慵慵收回手来,拎着被头,“等闲又没什么人来……”

    “反正你在这里也没什么事,躺着不清闲?”

    鬼曳闻言便抗议:“我都快躺瘫了!”怒罢,他身子一倒,砸的薄絮床板“咣当”闷响,“你也派点活给我吧,再这样下去,我就该去见影落了。”

    “想去见他就死远点,别弄脏元帅的被子。”

    “……”鬼曳自知说不过他,也不像鬼无那样总有跟百里云吵架的兴致,于是怅然一叹,先妥协的扯了话题:“难道我们留在京城就这样什么也不用干吗?之前那个东西不是叫你去西域来着……”

    百里云给自己斟了杯茶,戏讽一笑,蓦如鬼魅一般邪黠,“好歹你也窥识灵魂无数,居然还会信他的鬼话?”

    鬼曳不解的瞧了他一眼,又坐起身来,思忖了片刻,“那家伙被你轻而易举的激怒,本来也不是什么聪明货色,且他的灵里蕴着戾气,想来也是个好斗的家伙——这种东西被激怒失智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待他说完,百里云也正好抿了口茶,便置了盏,留着唇角一丝浅漠弧度,道:“他那是装的。”

    “装的?为什么这么说?”

    “他看起来像是失去了理智,其实滴水不漏,重要的东西一丝不透。”

    “重要的东西……”鬼曳回想了一番,还真是什么也没套到,不过……

    “是不是你下手太急了?都没给他把话说完的机会。”

    “他要是真想说,我也不会杀他。况且,他根本就没有死。”百里云指尖悠悠点着桌沿,“或者说,他根本就不会死。”

    “不会死?”

    百里云横了他一眼,活跟瞧傻子似的,“你能杀死寄生在旁物身上的意识?”

    “哦……”鬼曳反应了过来,又道:“所以你就打算闲在京城?”

    绕了这么一大个圈子,还是没有洗清他闲吃干粮的嫌疑。

    百里云悠然一叹,略略挑了几分戏谑,“他们的目的在京城,而且选的时机很妙,正好可以拿鬼星和明月之地的祸乱做掩护。”

    “所以,你就在京城里守株待兔?”

    百里云一笑,不答,片刻才讳莫如深道:“放心吧,没有元帅坐镇的京都,迟早要出乱子。”

    ——

    鬼无活像个跑腿似的巅巅到了尚书大人的府上,翻墙入院,正好见司徒诚兴致勃勃的逗着那只异瞳的小白猫,四下里却并不见璃月的身影。

    鬼无蓦然跃下屋檐,惊跑了那只小白猫,也冷不丁的吓了尚书大人一个魂飞,半天才回过神来。

    司徒诚捂着心口,差点背过气去,便问:“阁下是……沧海阁的吧?”

    “抱歉,那个……”鬼无实在不擅长对外沟通,便只有省去那些圈圈绕绕,直奔主题道:“我家璃月是在府上叨扰吧?”

    司徒诚一愕,“她没回去吗?”

    鬼无也愣,“她不在府上吗?”

    那只小猫缩到了墙角边缘,司徒诚瞧了它一眼,道:“她那天把猫放到我这就走了。”

    鬼无一下挠头,真急上劲儿了,“那她说去哪了吗?”

    “回家。”

    ——

    走了一个多月的路程,前往西域的队伍才终于到了大漠的边缘,远望地黄天暗、枯草夹缝,残阳半落西天,尘埃染血,瑰丽而凄艳。

    随行的西域使者便指着西方日落的方向道:“明月之地就在西海的尽头,当太阳沉入湖泊,便是明月升天追逐的时刻。”

    易尘追如他所指而望去,道:“所以叫‘逐月’?”

    “公子,”舒凌高嚷着走了过来,“今晚就先在此处歇息,明日再动身进入大漠。”

    “嗯。”易尘追点头应了,一回眼,却不见那十五个武士,便问:“他们人呢?”

    “他们已经更换了铠甲先行开路去了——公子这边请。”舒凌在外头便恢复了从属呼唤,只是语气仍是随意的。

    “先行开路?”易尘追不可思议的瞧了那茫茫大漠一眼,“沙漠晚间寒冷凶险,我们既然明天就要进入,何必让他们今晚就去冒险?”

    “正因大漠里面凶险难料,所以才需要他们提前进去开路。公子不必担心,这点事他们应付得了。”

    见舒凌如此胸有成竹也并无忧虑之色,易尘追便也将信将疑的稳了心,临将动步,却还是又回眼瞥了沙海一眼。

    余光却见那西域的使者正笑盈盈的瞧着他,半脸染了余阳金辉,宛如蒙了层薄幕一般,将神情模糊得诡谲,“想不到堂堂元帅少爷竟还会挂心那些生如草芥的兵卒。”

    易尘追闻言,足下一顿,心中扬起了些许荒谬,却稳得住性子,转身,礼然道:“社稷之重在于民,三军之争威于士,若无草芥何来权贵。”说罢,他便颔首笑礼,继而便转身去了。

    那西域使者瞧着易尘追远去的颀长背影,披血晖衬黄沙,仿若坠尘之莲。

    “焚天的红莲呐,何必怜惜自己的冷酷……”他如此一叹,勾了抹笑意,又继续瞧着那夕阳发愣。

    ——

    易尘追揣着一抔邪火莫名其妙的进到舒凌备好的帐子里,蓦然在帘口顿足,心想,刚刚怎么不多怼那家伙两句。

    “别挡路。”璃影的声音突然冷飕飕的从背后传来,易尘追岂敢不让路,忙一个箭步就窜开了。

    却见璃影手里端着个碗,似乎是盛了一碗汤药。

    “喝了。”璃影将碗递给他,“舒将军准备的,说你容易水土不服,喝了这个会好受点。”

    “其实,那是小时候的事了……”易尘追抗拒着不想接过药碗,却在这时,舒凌掀帘而入,见璃影干巴巴的端着药杵在那,便数落道:“西域气候恶劣,大漠更甚,你老实把药喝了,别辜负璃影一片心意,这些药可都是她替你找来的。”

    舒凌絮叨至此,却见璃影眼神蓦然一沉,易尘追一眼不敢多顿,忙就从她手里接过药碗,觍着笑脸道:“有劳了,我喝,我喝……”

    易尘追憋了一口气,闷着头把一碗苦药尽皆灌了下去,药味盈口灌喉,苦得他头昏脑胀,撤下碗来,捂着嘴强忍了一阵干呕。

    多少年没喝药了……

    璃影从他手里收回碗来,一语不发,掀帘子走了。

    “凌叔,”易尘追灌了一大杯水才终于缓下那股摧枯拉朽的苦劲,道:“那水土不服的毛病我都多少年没犯了,哪还用费这心?”

    “这可不是我搞的,是璃影帮你备的。”

    “哈?”易尘追僵在原地。

    舒凌一边铺着床榻,一边道:“毕竟大漠不同于别处,你那老/毛病虽然多年没犯,但最好还是防着点。那里头有好几味药材十分少见,璃影可花了好大功夫才给你弄来,你就别辜负她的心意,老老实实喝吧。”

    “这种事……”易尘追言至一半忽然卡住了。

    他本想说,璃影怎么会做这种事,可转念稍稍一细想,方才发现,从小到大,真正能做到对他寸步不离的似乎也就只有璃影……

    念此,易尘追心下蓦然一暖,回想起璃影也就不止是她那强硬得不行的性子了。

    璃影捏着空碗逃出了百步远外方才堪堪收住步子,迎着夕阳最后一缕余晖,两颊蓦地飞起一层红霞,滚灼滚灼的,直烧进了她心脉里。

    碗在她手里“嚓嚓”响了两声,终于耐不住压力,“嘭”的碎成了一把瓷片。

    捏碎了碗也没能让她心情舒缓些,恰又一道掠耳而过的风声稍有迅异,不假思索,一剑出鞘便追风而去。

    长剑半中而落,随之便见一团轻影落地,踉跄一摔,磕掉了帽兜,落下一头银发来。

    璃影瞧清了那影,便一声惊了出来:“月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