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 > 交锋 > 第一千二百三十二章 半信
    朱慕云分析,军统内部可能有叛徒,并且,这个叛徒的级别可能还不低。邓湘涛在得知古二组和三分队出事后,心里也作出了同样的判断。

    如果没有内线提供的情报,日本人绝对不可能这么精准的抓人。邓湘涛已经下令,古星所有的潜伏单位,全部进入静默状态。

    可就算如此,也不能保证军统的这些潜伏单位就是安全的。毕竟,古二组与三分队,本就没有横向联系。可他们同时出事,让邓湘涛百思不得其解。

    邓湘涛相信,朱慕云也一定会调查此事。他对朱慕云的逻辑推理能力,还是很信服的。如果给朱慕云足够多的信息,他一定能推断出那个内奸。

    “古二组和三分队的地址,最近李辰宇去过没有?”朱慕云突然问,孙明华中午提醒了他,宋鹏最近的表现有些怪异。这小子说不定找到了李辰宇,故意摆了个迷魂药。

    宋鹏在经济处缉查科的时间不长,但朱慕云也特别关注过他的情况。这是一个特别能忍辱负重的人,应该说,让宋鹏在缉查科,还没有担任职务,确实是委屈了他。可宋鹏毫无怨言,一直到离开经济处,宋鹏都没说什么。

    到情报处一科后,宋鹏虽然当了科长,但面对容厚华这个副科长,也是忍气吞声。他是容厚华的长官,却不能参与容厚华审讯,甚至还要给吴渭水的牢房搞卫生。这些事情,宋鹏都忍下来了。

    “你怀疑李辰宇是叛徒?不可能,绝对不可能。”邓湘涛笃定的说,如果李辰宇成了叛徒,整个军统的重要机构,全部会遭到破坏。可目前为止,古星区还算安全。

    “我可没说李辰宇是叛徒,我怀疑,宋鹏是不是在盯他的梢?”朱慕云说,这个解释也是说得通的。当然,如果李辰宇最近没与纪日华和何忠炳接触,自己的推断又要全部推翻。

    “如果宋鹏发现了李辰宇,会放任他在外面?恐怕早就抓到六水洲了吧。”邓湘涛不相信的说,他依然不相信。朱慕云有的时候,就是喜欢危言耸听。

    “如果换成我,也不会一下子将李辰宇接触的地方全部捣毁。”朱慕云缓缓的说。

    “问题是孙明华和李邦藩不是你啊,有这种露脸的机会,他们怎么可能交给宪兵队呢?”邓湘涛说。

    “是啊,我也想不通。昨天晚上的消息,确实是李邦藩提供给宪兵队的。”朱慕云笃定的说。

    “李邦藩为什么要这么做?他对政保局的人不信任?”邓湘涛问。

    “恐怕不仅仅是这个原因。”朱慕云轻轻摇了摇头,他更倾向于自己的最新判断。

    “这事确实很奇怪。”邓湘涛说。

    “区座,能否派人暗中观察一下李辰宇,我并不是怀疑他投敌,只是担心,他已经被政保局的人盯上了。”朱慕云说。

    “李辰宇最近确实与古二组和三分队接触过,可他还跟邓阳春接触过。另外,古一组、特一组、二分队、一分队,李辰宇都接触了。如果是李辰宇泄密的情报,这些人怎么还能安然无恙。”邓湘涛奇怪的说。

    “因为他们的目标,并不是邓阳春,而是你。”朱慕云笃定的说,这段时间李辰宇接触过的人,都是危险人物。

    朱慕云见邓湘涛不相信,向他说起宋鹏最近的表现。宋鹏既然能忍辱负重,有了机会,绝对不会错过的。他一定会把所有的心思,全部放在李辰宇身上。

    “我跟李辰宇可没见过面。”邓湘涛笑了笑,自从李辰宇有可能被宋鹏盯上后,他就几乎不与李辰宇接触。

    “李辰宇接触的人,与你可是见过面的。比如说,邓阳春。”朱慕云提醒着说。

    “我派人去调查一下。”邓湘涛说,涉及到自己的安全,他当然会重视。哪怕就是白忙一场,至少也排除了一处隐患。

    “区座,我建议做好最坏的打算。”朱慕云又说道。

    每一天,朱慕云都视为自己暴露的最后一天。他很多准备工作,都是为了暴露而准备的。李辰宇的事情,让他很是担忧。既然军统两个潜伏小组出了问题,当然要预备最坏的打算。

    “最坏的打算?”邓湘涛诧异的说。

    “不错。邓阳春可能暴露了,你也可能暴露了,我也可能暴露了。于心玉,也有可能暴露了。”朱慕云缓缓的说。

    “这怎么可能?你啊,总是喜欢危言耸听。”邓湘涛不满的说,朱慕云的谨慎是好事,但有的时候也是坏事。

    “这段时间,所有古星区的潜伏单位,全部转移,暂时不与上下级发生联系。你和邓阳春,必须搬到新的安全屋。”朱慕云说。

    “你倒是说的轻巧,所有潜伏单位全部转移,这是个多大的工程?光是通知他们,就得两天时间。转移是需要经费的,又得李辰宇出面。按照你说的可能性,所有潜伏单位都需要他去送经费。”邓湘涛说。

    “这个时候怎么还能让李辰宇去送经费呢?”朱慕云急道。

    “其他人不知道这些潜伏单位的地址,另外,他们也不能碰钱的。”邓湘涛说,没有规矩不成方圆,会计的职责就是给各个潜伏单位送经费,如果突然换人,出了事怎么办?

    “临时由交通组代送经费不行么?”朱慕云问。

    “不行,钱和交通是两条线。”邓湘涛摇了摇头,如果交通员还负责送钱,到时候出了事,他也负不起责任的。偶尔一二个地方可以,但多了肯定不行。

    “这段时间李辰宇接触过的人,最好全部转移,让李辰宇再次接触就是。”朱慕云说,绝对不能让李辰宇接触的面积再加大。

    “先不要兴师动众,把李辰宇的问题查清楚再说。”邓湘涛说。

    “不能两件事一起做?”朱慕云说,调查李辰宇,与转移潜伏小组并不冲突。虽然要浪费些人力物力,但换来的,却是整个组织的安全。

    “你两块嘴皮一动,就要放弃这些精心安排的掩护点,你觉得合适么?”邓湘涛不高兴的说。

    “好吧,我希望调查李辰宇的同时,让邓阳春暂时转移,派他去外地几天,这总可以吧?”朱慕云说。

    “以后你回来了,一定要让你当我的机要秘书。”邓湘涛说。

    “这是我的荣幸,我希望能在区座手下干一辈子。”朱慕云诚恳的说。

    如果邓湘涛按照最坏的打算,或许军统的损失会降到最低。可是,他的疏忽大意,或者说,对朱慕云没有足够的信任,注定会让他一败涂地。

    李邦藩接到宋鹏的汇报后,给他在宪兵队安排了一些帮手。这些宪兵采用最保守的方式,只在固定地点盯梢,将军统的古一组、特一组、二分队和一分队等潜伏单位,全部监视起来了。

    一旦这些单位有异常,马上就会抓捕。但在没有收网之前,他们暂时还是安全的。而李辰宇,还是由宋鹏亲自盯。

    有李邦藩给宋鹏打掩护,他可以得到更多的时间。鉴于情报处一直没有发现李辰宇的行踪,李邦藩很是“恼火”。情报处浪费了这么多人力,只是大海捞针。

    李邦藩通知孙明华,将人员全部撤回来,只给各个银行的大厅襄理介绍了李辰宇的特征。让银行碰到这个瘦高、脸上有麻子的人来提巨额现钞时,马上向政保局报告。

    而宋鹏的主要工作,则是负责盯李辰宇。宋鹏并不知道军统已经在调查李辰宇,但他采取的,依然是最保守的做法。他愿意用几个月,甚至一年的时间,来记录李辰宇的行踪。

    没有随随便便就能成功的事情,想要收获,就得付出。有的时候,付出往往没有回报。但如果不付出,永远不会有回报。

    宋鹏不会每天都盯李辰宇,他只是在李辰宇家对面租了间房子,在里面装了部望远镜,耐心的观察着。

    他与李邦藩讨论后,一致认为,如果邓湘涛出现,而且又有抓捕的时机,就可以收网。否则的话,要摸清军统主要的潜伏人员和地址后,才能动手。

    李辰宇每次外出,宋鹏未必都会跟踪。他会随时跟踪。而且,军统派人调查李辰宇时,派了两个人在李辰宇家门口守着。这个情况,让宋鹏注意到了。

    宋鹏更加不敢动了,他不知道军统这只是例行公事,还是已经发现了什么。他很担忧,要不要提前动手。现在收网,至少还能消灭军统几个情报小组,抓捕二三十名军统分子,一点问题也没有。

    可是,大鱼会漏网。邓阳春出城了,可能是执行任务重要。如果连邓阳春都不能抓到,收网还有什么意义呢?真要那样的话,宋鹏愿意军统的人全部转移。至少,他还留住了李辰宇这根线。

    几天之后,邓湘涛没有发现异常,放松了警惕。而且,他接到消息,国军在宜昌的反攻,让日军要狗急跳墙了。

    据可靠消息,13师团将司令部各勤务队、卫生队这些非战斗人员,也组织起来,甚至连住院的伤病员也编入战斗队,组成宜昌防卫队。这说明,宜昌随时可能破城。

    PS:下午又有事,如果晚上更新晚了,请见谅。但尽量会赶回来,苦逼的可大可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