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 > 交锋 > 第七章 掩护
    昨天晚上,何梁行动前没有通知曾山,如果他把赵文华带回来,那一切好说。若是何梁提前跟曾山打了招呼,或许事情也不会很糟。

    可何梁立功心切,又失了手。最重要的是,他还将赵文华击伤,以曾山的性格,不把他骂个狗血喷头,怎么可能放他出来呢。

    贺清和的话才落音,何梁竟然就出来了。只不过他左边脸上有一道五指印清晰可见,见到贺清和,一脸的怨恨。贺清和哪敢等何梁走下来,他拉着朱慕云,逃也似的上街巡逻去了。

    何梁当然有怨恨的理由,他昨天晚上带着特务处的人,联系了自卫军和水上巡逻队,结果还是让赵文华跑了。自己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

    早上向曾山汇报的时候,他一听自己昨晚去围捕赵文华,当时就气不打一处来,上来不由分说就给了一巴掌。训斥了足足半个小时,连口水都骂干之后,才让自己滚出来了。

    他在心里暗暗骂道,贺清和以后千万别落在自己手里,否则有他好果子吃。他是特务处的副处长兼行动大队长,想要报复贺清和这样的小巡警,实在是太简单了。

    曾山在何梁走后,气还没有消。自己好不容易做的一个局,差点被何梁给破坏了。他暗暗担忧,游击队的医疗条件有限,如果赵文华受伤死了,自己该如何向小野交待?

    朱慕云推断的没错,赵文华确实是地下党。被秘捕后,已经无耻的叛变,成为可耻的叛徒!

    最近古星市地下党的组织,连续遭到破坏,就是因为赵文华的叛变。赵文华将古星市的情况交待得差不多后,曾山又想出一个歹毒的主意,让警察局假装追捕,逼赵文华离开古星,顺势将古星地下党与游击队的地下交通线摸清。

    赵文华到了游击区后,要么留下来,要么以另外的身份再派回古星。不管是哪种情况,都能将古星市的地下党一网打尽,而且还能将江那边的游击队全部歼灭。赵文华如此重要,曾山特意给他起了个代号:“飞鱼”。

    抓捕飞鱼时,曾山为了确保顺利,亲自上街巡视。他一路巡视过去,那些保安处的巡警一个个战战兢兢,哪里会注意街上的赵文华呢?他的计划原本万无一失,可没想到何梁竟然自作主张,昨天晚上贸然围捕赵文华。

    正在曾山考虑该如何向小野禀报的时候,桌上的电话急促了响了起来,他抓起话筒,马上就听到了小野那口并不标准的中国话。

    曾山还没有开口,小野就径直问他:“对何梁是如何处理的?”

    这句话让曾山全身的汗毛一下竖立起来。

    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远在宪兵司令部的小野,不但知道得很清楚,竟然还知道自己将何梁叫进来训斥了一顿。

    这让他心底生出对小野的敬畏。

    “小野队长,何梁这个蠢货,我已经训斥了他。我保证,以后这样的事情,绝对不会再发生了。”曾山挺胸收腹,信誓旦旦的说。

    “我看你才是个蠢货!你是不是打算告诉所有人,飞鱼是我们的人?你们中国人有句话,叫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还有句话,叫掩耳盗铃。”小野知道曾山想保护“飞鱼”,可有的时候物极必反,过度的保护,反而是伤害。

    “我明白了。”曾山被小野一指点,马上恍然大悟。

    自己确实不应该对何梁发火,毕竟“飞鱼”的事情,连何梁都不知道。整个警察局,除了自己之外,就连李自强也知之不详。至于局长方本瑜,更是不会插手这等具体事务。

    恍然大悟的曾山,马上把何梁又叫了进来。这次曾山像是换了个人似的,不但请何梁坐下,甚至还给他递了根烟。

    “刚才我是太着急了,你的脸没事吧?”曾山温和的说。

    “属下无能,不能替处长分忧,实在惭愧。”何梁不明白曾山的意思,刚才还暴风骤雨,现在却温情脉脉,是自己吃错了药,还是曾山得了健忘症?

    “昨天晚上你擅自行动,而且行动失败,这是过。但你勤勉用功,还是要表扬的,你等会去领一百块。”曾山沉吟说。

    “没抓到赵文华,哪敢领赏?”何梁生怕自己听错了,曾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体恤下属了?

    一百块,这可是抓到受伤赵文华的奖赏。他虽然觉得伤到了赵文华,但人却没有带回来呢。

    “你不是伤到了赵文华么?吩咐下去,最近加紧对全市的医院和药店盘查。”曾山说,小野一提醒,接下来的戏他当然要唱全。

    曾山对“飞鱼”有两种判断,一是没有受伤,或者说伤的是其他人,又或者是何梁谎报军情。这样的事情,以前也不是没有发生过。下面的人,为了邀功请赏,捡到条破枪,敢回来报告说杀了一支游击队。如果真是这样,那就是最好的结果。

    二是飞鱼确实受伤了,如果伤势不重,对飞鱼的身份反而是一种掩护。受了伤的地下党,那可是英雄,肯定会被重用,这样的结果甚至比不受伤还要好。但他最担心的是,飞鱼会受重伤,又或许伤重不治,那就白瞎了。

    “我马上去办。”何梁被曾山一个巴掌加一百块制得服服帖帖,再也不敢耍心眼。

    “如果发现赵文华的行踪,切忌不要打草惊蛇。”曾山叮嘱着说。如果赵文华再被围捕一次,那自己的计划就真的泡汤了。

    曾山的补救,在一定程度上确实掩盖了事实。古星地下党最近连遭破坏,组织上已经怀疑内部出了问题,正在进行深入调查,甚至已经开始怀疑赵文华。

    而赵文华两次被围捕,而且还受了伤,他身上的疑点自然就被消除。按照现在的说法,赵文华是经过了血与火的考验,对革命的忠诚不用怀疑。

    但在第二次围捕中,赵文华却受了伤,他腹部中枪,以游击队的条件,根本就不可能治愈。唯一的办法,就是回古星治疗。从黑犁村到古JX岸的游击队,再从游击队回到古星,这一进一出,走的是两条路线。

    虽然进出都是晚上,但赵文华作为一名老地下,工作经验丰富。再加上他受了伤,是别人眼中的战斗英雄,无意中闲谈几句,就将所有路线摸清了。

    组织上为了给赵文华取出体内的子弹,决定让他马上回来。赵文华的伤必须在古星治,这里的医疗条件是古JX岸无法比拟的。

    赵文华不但要在古星动手术,而且还要在城内休养一段时间。游击队的药物极度缺乏,而且居无定所,如果在游击队休养,无异于自杀。

    赵文华现在是一名忠诚而勇敢的革命战士,自然要尽最大努力给他治伤。只是一路上,赵文华的心结却一直没解开。

    他的行踪,除了地下党和曾山之外,不可能再有人知道。而无论是地下党,还是曾山,都不可能出卖自己。唯一的可能,就是被哪个不开眼的识撞上了,回去之后,一定要让曾山严惩对方。

    “小杨同志们,一路上辛苦你了。”赵文华躺在担架上,对旁边的一位年轻人说。

    这位年轻人是杨家湾交通站的地下交通员杨一凡,他在黑犁村过江后,很快与游击队取得联系。原本他是准备去根据地找组织,但他的伤让他必须再回来。这次回城,就是由杨一凡一路护送。

    “跟你相比,我这点辛苦不算什么。”杨一凡憨厚的笑了笑,他是古JX岸杨家湾的一位农民,要不是RB人来了,他现在应该还在家里作田。但现在,却成为一名忠勇的革命战士。

    “是啊,赵同志,我以后也要跟你一样,成为一名勇敢的革命战士。”另一边的一位年轻女孩何青香说道。

    她是一位革命热情高涨,刚从事地下工作的地下党员。此次赵文华回城治疗,就是由她负责一路照顾。

    “你一定会的。”赵文华微笑着说。虽然受了伤,但却成了英雄。不管组织上再怎么排查,也不可以怀疑到自己头上。或许这是无心插柳,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呢。

    古江东岸北边的五合村,有一个地下党的联络点。杨一凡对五合村的情况很熟悉,摸黑进了村,很快就联系好了,带着赵文华和何青香到了联系点。抬担架的人,则原路返回。第二天早上,天麻麻亮时,杨一凡推着独轮车,送化了妆的赵文华进城。

    五合村在李家庙兵营的北边,而往南则是RB人在古星的居住区,检查虽然严格,但士兵比自卫军要好糊弄。杨一凡很有经验,让赵文华装得了急病,进城的时候,RB人果然只随便检查了一下便放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