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 > 这个世界过于危险 > 第一百二十二章:暗潮
    这可能是人类历史中第一次猎魔人与女巫相安无事地坐在同一张长椅上,而一只二哈化的三头犬蹲坐在长椅旁的空地上,甚至想假装自己是个素食主义者。

    而促成这一壮举的,正是顾云。

    窗外的天空泛起了鱼肚白,几人连夜将老许送回了市区的医院,两位女士受到过度惊吓,就先各自回家了,留在这里的除了他们三个之外,就只剩下一个几分钟前睡过去的陆仁杰。

    “所以说,玛丽安-瑟西亚真的被你击退了?”

    斯佩罗理了理思绪,开口时忍不住又瞥了一眼乖巧端坐的三头犬,可以肯定的是这只三头犬绝对不会再害怕自己,按理说它也不应该害怕主人。

    那就只剩下顾云了。

    “我已经说了六次了吧,你是不是记性不好?”

    顾云有些不耐烦了,今天一路上他就说了六次,要是加上基金会分部时的邂逅,那就已经不止六次了。

    “不是记性不好,只是一下子有些难以接受。”

    老实说,在基金会分部的时候,斯佩罗并没有相信沈月和顾云的一面之词,作为与女巫对抗了数个世纪的猎魔人家族的后裔,他很清楚黄昏魔女的强大,为了干掉玛丽安-瑟西亚,他不远万里追寻『圣枪-巴罗』的下落。

    但是现在他有些信了,不只是三头犬对待顾云的态度,还因为刚才顾云明显挨了一记圣枪,然而咒术的冷却还未转完,后者手上的伤口就已经自动愈合了。

    “也就是说,这个小女巫是被你俘虏之后,打算洗心革面,改邪归正?”

    “什么叫改邪归正,我本来就没做过什么坏事,至少还没来得及做坏事就被抓住了。”艾薇儿说得理直气壮,学徒的生活是在充实的学习中度过的,而在她成为正式女巫之前,就幡然醒悟,决定跟着她现在的老板混了,“你哪来的这么多问题?别以为拿到了圣枪就能和主母抗衡了,你连三头犬都打不过还想见主母?”

    “她就算再强大,也终究是人类,只要被圣枪的子弹贯穿了心脏,一样会死。”

    只可惜『圣枪-巴罗』是在当初联合讨伐黄昏魔女百年之后才被制造出来的,否则他的祖先当时就能彻底终结玛丽安的传说。

    “嗬,居然能把打冷枪说得清新脱俗,真不愧是猎魔人。”

    艾薇儿不放过任何一个损斯佩罗的行为,对猎魔人重拳出击是所有超自然生物的本能,哪怕小学徒都不例外。

    “向邪恶和欲望低头的你永远不会明白。”

    斯佩罗横眉冷对。

    虽然他们被冠以了猎魔人的名号,但实际上也只不过是一群掌握了特殊知识的普通人,而猎魔人这个职业诞生的原因,正是为了赋予普通人对抗邪恶生物的力量。

    他们通过千百年来的累积和研究,总结出了各类超自然生物的弱点,一些先哲破解了咒语的本质,将其反过来用于猎杀那些邪恶生物,正因如此,他们才会越来越强大,因为每一个猎魔人,都站在了巨人的肩膀之上,前人用他们创造出的知识永远和他们一起战斗着。

    “而且,这个世界上不存在无敌的生物,仅仅是暂时还未能找到杀死他们的方法罢了。”

    “说的好听,你还没有回答你为什么会来这里!”

    “因为那栋废弃的建筑,是这座城市超自然力量最强烈的地点之一,而我是为追查一个女巫而来的。”

    “别的女巫?”顾云忍不住开口了,“她们不是已经撤离了么?”

    无论是玛丽安本人的说法,还是基金会分部得到的线报,都印证了本次入侵X市的女巫已经大举撤退了。

    “她的身份有些特殊,好像是本地人。”

    斯佩罗不禁回想起自己行李遗失那天在机场遇到的女生,那是他出生以来遇到过的第一个东方女巫,家族的典籍和工会的情报里都没有类似的记载。

    玛丽安-瑟西亚在此之前还从未拓展过“海外市场”。

    “我知道她。”

    罗师傅的女儿,顾云当时没有劝说对方,因为在他赶到之前,罗欣便已经下定了决心,“她并不是危险人物。”

    “是啊,来到这个城市之后,我的世界观都都受到了巨大的冲击。”

    斯佩罗叹气道。

    他费尽千辛万苦得到了『圣枪-巴罗』,本想在此终结女巫的历史,可是黄昏魔女本人没碰到,唯二遇到的两个女巫反而都干起了猎魔人的勾当。

    艾薇儿还能解释为人怂胆子小,不得不向顾云低头,而之前遇到的那位东方姑娘就实在说不清楚了。

    这年头,经济大环境太差,一个不注意连女巫都跑来跟猎魔人抢生意了。

    “我提到的女巫好像也正在调查这里的传说,说真的,你们这个城市究竟是怎么回事?”

    斯佩罗常年为了解决各类超自然事件走南闯北,奔波于欧洲大陆之间,而他还从来没见过像X市这种怪事扎堆发生的地方。他看过分部提供给他的资料,单单这一个月,就至少发生了五件能确定的超自然事件,疑似和无法确定的则罗列出了十几条。

    这种频率,都快成为人们日常生活中的一部分了。

    “我们也在调查中。”

    顾云说道。

    “我们”,指的是王碌和他,自食尸鬼的事件过后,前者便一直没日没夜地在调查此事,而他在这个团队中只需要扮演好打手的身份就可以了。

    “连你都不知道么?”

    斯佩罗的表情有些凝重,往坏处想,或许这座城市还隐藏着比玛丽安-瑟西亚更加恐怖的阴暗面。

    他本来打算确认黄昏魔女败退后便离开的。

    “看来,要多滞留一段时间了。”

    猎魔人这份职业诞生的初衷就是为了救人,无论国度、无论信仰,这是温切斯特家族的信条,也是每一位猎魔人的信条。

    “别,你还是赶紧回去吧,你太弱了,反正也帮不上什么忙。”

    “咚——!”

    话音未落,艾薇儿的后脑勺上重重地挨了顾云一下,“强与弱是能力问题,是否去做是品格问题,能力容易提升,品格却难以改变。”

    “呜,我知错了。”

    刚才还一度非常嚣张的艾薇儿捂着脑袋求饶道。

    “不过艾薇儿有一点没有说错,你过于依赖外物,忽略了自身的修行。”顾云转而对斯佩罗说道,“不知,你对『破坏拳法』有没有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