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 > 道身法祖 > 第225章 比速度
    若尘风的话一出,四人顿时安静下来,凝香子也惊愕望着若尘风。

    红喜子噗哧一笑,道:“小朋友你别胡闹了,这可不是小孩子过家家。”

    若尘风正色道:“如果诸位不信任我,我可以跟四位逐一较量,以证明我的实力。”

    若尘风神念已经探查过,大概是因为每个灵体都被双面怪不断吸收灵力,除了为首的黑哀子外,其他三人都不算太强,只相当于初阶妖骨,跟黄石帮三名首脑的实力差不多,就是三人联手,也不是自己对手。

    黑哀子虽然实力要比三人高出一大截,但性格老而持重,刚刚也没有表示想上岛盗宝,不会跟自己对决。

    “较量?

    就你这个初期玄境的力士还差点火候吧?”

    白乐子忍不住笑道。

    蓝怒子瞪眼怒道:“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祖师爷我一根手指头,就能将你打趴下。”

    黑哀子摇头,向着若尘风轻叹道:“祖生子,我们是要去盗宝,并不是去争斗,需要机敏、洞察能力与身法,你白天能识破逍遥仙桃的秘密,刚刚还能帮助凝香子躲过双面怪的侦查,前两项已经合格,但凭借你目前的速度身法,恐怕还不足以去逍遥岛。”

    凝香子心中认同,虽然刚刚在岛上灵阵中,若尘风的确能跟上了自己的脚步,但那是因为他是认识阵法,如果光凭借速度,他甚至自己还不如呢。

    若尘风不动声色地道:“黑哀子祖师所言极是,不过这个世界,眼见未必为实,神念探查到的东西,也未必全是真的。”

    话语间,若尘风本命道身入体,身体气势瞬间暴涨,实力何止增长一倍!“什么?”

    大屋内其余五人齐齐动容,他们明显感觉到若尘风实力暴涨止后,天阶鬼修与玄境实力叠加在一起,境界竟然跟他们三人不分上下了。

    看着几人惊疑表情,若尘风淡然说道:“既然去到逍遥岛上需要的是身法,那我可以就单纯地跟四位祖师比一比速度。”

    他如此说,还是料定黑哀子不会参与。

    果不自然,黑哀子道:“果然是后生可畏,你只要你能在身法速度上胜过他们三人,那我便初步认定你拥有进入逍遥观盗宝的资格。”

    还只是初步么?

    若尘风斟酌着这句话,看来其他三人除了表面上看起来的实力外,应该还有其他隐匿手段。

    ……正方形的大屋极为宽敞,纵横都超过一百丈,此刻四人都站在大屋西面墙边,规定谁先掠过一百丈的距离,摸到东面墙壁,谁就算胜出。

    这是一场很简单的比试,但比就是绝对的速度!黑哀子与凝香子站在旁边,黑哀子说道:“我数到三,比试就开始。”

    “一——”“二——”蓝怒子、红喜子、白乐子三人谁都不想输给这个九百多代外的徒孙,都露出了专注之色,做出了预备奔跑的姿势。

    唯有若尘风一人负手而立,自然岸然。

    “三!”

    黑哀子一声令下,道门三人只化作三道黄影,直贯而前,搅动起劲风荡漾,他们速度都不相上下,顷刻间就奔出了三十多丈。

    然而若尘风居然还是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估计这少年被他们速度吓傻了吧?

    眨眼间,三人已经奔出了六十多丈,若尘风还是不动,三人心中冷笑,若尘风看来自知不敌,已经放弃认输了。

    黑哀子轻叹,露出了失望之色。

    最后十丈。

    若尘风终于动了,他整个人化作一道肉眼难以捕捉的黄影,急速而前,如烈风,如闪电!“什么?”

    三人脸色大变,没有回头,但是神念已经捕捉到了急速而来的气息,与他们三人的距离在飞快缩短!“不可能!不可能让他就这样赢了!”

    冲在最前面的红喜子咬咬牙,他们作为第七代的祖师,如果让一个九百九十八代的徒孙这样后来居上地胜过,颜面何存?

    东面木墙已经近在眼前,红喜子向前飞快伸出手掌,她十指修长,白嫩的指尖与墙壁距离在飞快缩短。

    但是,红喜子还是没能成功碰到墙壁,因为她的手指触及到了少年温暖挺拔的身躯。

    若尘风已经挡在了她的跟前。

    红喜子猛然止步,差点没撞进了若尘风怀里,但此刻也只是与对方近距离地四目相对。

    若尘风神态宁静地看着她,负手而立,跟出发之前的姿态一模一样,眉心一抹朱砂印记衬托着若尘风的容貌更加俊美无双,如佛如仙。

    风敛气消,三人同时停下了脚步,大屋之中落针可闻,白乐子跟蓝怒子都脸色苍白。

    看着若尘风与红喜子如此近距离的相处,后方的凝香子想起之前与若尘风在云海中的暧昧情景,不知为何心里有些酸溜溜的感觉。

    而感受到若尘风身上属于温热清爽的男子气息,红喜子柔媚脸上闪过一抹娇羞,退开两步,娇笑道:“你这臭小子,要是你祖师我相貌再年轻十岁,看我刚刚不故意撞你怀里去,让你想赖都赖不掉!”

    她虽然成为灵体几千年,但吃下逍遥蟠桃时候,也就是二十九岁,所以容貌永远也定格在了那个时期。

    若尘风道:“我怕祖师刚刚真的胜了我,才使出这点小手段,挡在祖师面前,希望祖师不要介意。”

    “油嘴滑舌的小家伙。”

    红喜子白他一眼,心中却暗自欢喜,若尘风既能挡在她跟前,那用手触碰墙壁又有什么困难?

    若尘风看起来是使出了一点小手段作弊,但更多的是帮助他们维护一点面子。

    黑哀子与凝香子窜掠过来,黑哀子开口道:“是祖生子胜了。”

    蓝怒子大声道:“这句算他胜了,但我们还没有飞行,我们的飞行速度比现在至少快三倍!”

    红喜子笑道:“蓝怒子,你也太小家子气了点吧?

    输了便输了,其实我觉得输给祖生子,却也不丢人。”

    说罢又是千娇百媚地看了若尘风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