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 > 野猪传 > 第322章 回堡
    紫云山。

    白堡。

    灵谷园。

    灵植弟子向朝阳和他的师兄弟们,坐在木甲田前长吁短叹。

    此时木甲田里最后一丝绿色,也化作了焦黑的枯黄,整个木甲田中充满了三化螟。

    原本客卿长老朱可夫每过一段时间都会来定期清理灵谷园中的三化螟,可自从上一次朱长老突然消失,便有将近半年时间没有再出现。

    灵谷园里半数以上的灵田受灾,成片成片的灵田绝收。

    四个月前。

    堡主白云婷带着弟子张婉如从深渊返回。

    向朝阳便第一时间将此事上报。

    白堡主却也没什么好的办法,只能以护山大阵封闭灵田,等三化螟吃完了灵谷之后自然会饿死。

    然而整个灵谷园至少有一半以上的灵田都有三化螟没有清除,再加上这种灵虫顽固,兴许要封闭好几年才会饿死,这样消极的除虫法,根本等于没有办法。

    向朝阳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灵谷园里一块一块的绿色灵谷化作焦黑的枯叶败死。

    作为一名灵植弟子,这让向朝阳内心痛苦不堪。

    “向师兄,你无需难过,堡主已经说了灵谷园的损失,白堡全部兜底,绝不会让灵植园的师兄弟们饿肚子的。”灵草园女弟子孙云玲劝说道。

    “哎……白堡如今人少,半数的灵谷的确足够吃了,只是堡中困难,灵石拮据,半山的灵谷绝收,对我白堡只怕是雪上加霜。”向朝阳摇摇头说道。

    “向师兄,此事你也无需担心,我听赵师兄说这次堡主深入地下深渊,为总盟立下了大功,据说总盟每个月都会下发大量灵石,如今堡主正和各堂长老商量提高弟子们每个月的月俸。”

    “竟有此事?”

    “当然。”

    就在几名灵植弟子议论之时,一道淡白的遁光从天而降,正是穿着宽松武服的朱子山。

    趴在桌子上肩头的天乙兽兴奋的一跃而出,护山大阵形成的禁制,丝毫阻碍不了天乙兽。

    天乙兽一入木甲田就伸出舌头一阵狂舔,三化螟受惊飞起,如同从地面上腾起了一层薄薄的黄雾。

    可惜护山大阵形成的禁制阻碍了这些害虫的逃离,他们只能被当做糕点进入天乙兽的腹中。

    朱长老回来了!

    向朝阳猛然站了起来,朝着身旁发愣的弟子一脚踢去。

    “快!去准备种子,咱们现在播种,还能种一季晚稻。”向朝阳急切的说道。

    “明白了,向师兄。”一群灵植弟子纷纷站了起来,神色显得兴奋至极。

    “朱长老? 您可算回来了? 这次回来您准备什么时候离开呀?”向朝阳关切的问道。

    “嗯……至少待三年吧。”朱子山想了想说道。

    如今朱子山已经有了炼体功法,自然是闭关练功? 一心一意提升修为? 而不能像以前修为停滞不前只能到处瞎晃荡。

    除了三年之后,本命灵尸月漠完成了晋级? 朱子山需要去往地下深渊将其回收之外,便再无其他琐事需要外出。

    闻听朱子山三年都不会离开白堡? 向朝阳感动得老泪纵横? 他用衣袖擦了擦自己湿润的眼眶,哽咽着说道:“实在太好了!”

    把天乙兽扔到了灵谷园,朱子山驾驭遁光飞向了山巅。

    紫云阁。

    白云婷一脸凝重的将目光投向了飞仙石的方向。

    一道淡白遁光从飞仙石的方向飞遁而来。

    “朱兄神龙见首不见尾,半载竟然已经进阶练神期? 当真是可喜可贺。”白云婷一脸微笑的向迎? 口中满是恭贺之语。

    闻言,朱子山露出了惊讶之色。

    他神念扫过白云婷依旧只是练罡后期,这般修为自然不可能看穿自己的修为境界,除非是依靠阵法。

    “哈哈哈哈……”朱子山放声大笑,笑声中充满了豪迈之情。

    “白族长? 半载不见,别来无恙。”

    “朱长老? 客气了,里面请!”

    朱子山跃入紫云阁中? 大马金刀的坐于客座,端起一杯茶水? 仔细的品了起来。

    在地下深渊朱子山吃了将近半年的烤肉? 早就吃腻了? 喝些清茶,口齿留香,当真舒坦至极。

    “不知朱兄来我白堡所谓何事?”白云婷小心翼翼的询问道。

    “哈哈哈哈……白族长,你说一名久未归家的男子,回到家中第一件事是想做什么?”朱子山揶揄的口吻问道。

    久未归家的男子回到家中第一件事当然是看他的娘子。

    白云婷并没有听出朱子山的弦外之音,而是一脸陪笑的说道:“朱子兄说笑了,我白堡不过是一间小庙,那能容得下朱兄这般真神。”

    “算了……白族长既然对朱某心存芥蒂,那朱某便不在这白堡待了,这便去紫云山中结草为庐。”朱子山放下茶杯,起身欲走。

    “朱兄且慢!”白云婷出声阻拦。

    朱子山停下了脚步并未急得非礼。

    白云婷虽然面露踌躇之色,但最终还是下定决心说道:“朱兄仁义!在赤州沙海若非朱兄碰巧路过出手相助,云婷已然陨落于宵小之手,救命大恩,云婷不敢相忘。”

    “朱兄非但对云婷有救命之恩,对我那两个不成器的弟子也多加照顾,这样一来,我白堡欠朱兄的也就更多了。”

    “一年前,朱兄入我白堡,胸怀坦荡,直抒来意,而我那时刚刚接手白堡,不得不谨小慎微,顾虑重重,对朱兄却有虚言相欺!”

    “实不相瞒,家兄白渊的确传有一部功法叫做闻声夺命经,还望朱兄不要嫌弃收下此物。”白云婷一拍储物袋取出一个红色的玉简双手递到了朱子山的面前。

    朱子山看向了这枚红色玉简。

    此一时,彼一时。

    昔日朱子山修炼太阴冰壶经受阻,不得已转妖修法门,却因为自己对杀道领悟低劣,难以通过血祭手段突破到妖魂境,那时他对此经书还是颇为渴求。

    可如今朱子山已经是妖魂境,这部经书对他度过了雷劫毫无益处,可以说连鸡肋都不如。

    “你修炼过没有?”朱子山沉声问道。

    白云婷摇了摇头。

    “很好!这部闻声夺命经虽然是杀道秘典,但却是修罗族的杀道,而非人族的杀道,更不是我的杀道!”

    “要领悟自己的杀道,还是要自己在杀戮中领悟,此物看多了毫无益处,不如不看!”朱子山说完以后,毫不留恋转身就走。

    “朱兄!你若不收下此物,我白堡实在不知该如何偿还你的恩情!”见朱子山不收玉简,白云婷反而着急了。

    然而朱子山早已经化作了一道遁光离去。

    见远远离去的遁光,白云婷愁眉不展,她向来不喜欠人情,可欠着朱可夫长老的却越来越多,将来该如何偿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