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 > 我娘说我能成仙 > 第四十一章 谢谢,学姐
    “喂,听说了吗,城东老王家昨晚好像出事了。”

    “老王家出事?”

    “出什么事了?”

    “还能有什么事,不就是老王管不住自己的下半身,半夜三更还与人城西老李的妻子偷香。你说这好死不死的吧,刚好碰到老李床收摊早回来,结果就被捉奸在床了。”

    “这么刺激?真的假的?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

    “当然是真的,我二姑夫的表舅的儿子就在衙门当值,昨晚他是出去抓老李的队员之一。”

    “抓老李?打伤老王了?啧啧,这下老李怕不是要在里面蹲个十天半个月了。”

    “不止,估计连命都要没了。你是不知道啊,昨晚老李亲眼看到的时候神情有多崩溃,直接提着一把刀把这对奸夫**砍死了。就这还没完,老李砍完这俩后又带着一身的煞气冲到了老王家,把老王家上上下下十数口人全部杀了个干干净净。”

    清晨,咸阳城头菜市场。

    早起买菜的人们叽叽喳喳地谈论着昨夜发生在咸阳城内的命案,无一人不咋舌。

    上一次在咸阳城内发生如此大案,还得追溯到几十年前。

    “就是可惜了城东老王家的孩子,听说是刚通过稷下学宫的补录,就这么没了…………”

    “可不是吗,世事无常啊,唉…………”

    类似的对话,成了今日咸阳城内的主旋律,就算是身在稷下学宫医务综合楼内的苏湄,耳边也尽是关于这件事的讨论。

    隔壁老王的名号经过一晚上的发酵,几乎可以说是瞬间风靡了整个咸阳城。

    虽然这个名,并不怎么好听。

    “最近还真是多事之秋。”手提着早餐的苏湄叹了一口气,抬眸看了一眼门楣处【91号·周礼行】的号牌,伸手推开了房门。

    先是半妖出没,现在又是灭门惨案,苏湄觉得自己要是咸阳城主的话,现在肯定一个头两个大。

    “他是怎么弄成这幅德行的?”

    ?!

    “谁?!”心中一惊的苏湄双臂之间锁链陡现!

    “我。”庞士真高昂着头自洗手间中走出,手掌上还残留着尚未擦拭干净的水珠。

    “庞士真?”

    “你怎么会在这?”看到来人的苏湄眉间疑惑不减。

    “当然是…………”

    顺手拉过椅子坐下的庞士真一甩长衫下摆,翘着二郎腿望向了苏湄:“找你要一个人的信息。”

    “柳娇娇。”

    “她是你的朋友,没错吧?”随手把玩着一小瓣儿橘子的庞士真语气毋庸置疑。

    “我要关于她的,所有的私密信息。”

    “包括但不限于她曾经在姚莉那里接过什么任务,参加过什么活动以及,交往过几任男朋友。”

    轻轻咀嚼着送进嘴里的橘子,酸中带甜的刺激令庞士真一夜没睡的大脑思绪运转格外清晰。

    “理由。”苏湄将手中的早饭放在了小餐桌上,反问道。

    “我做事,从不需要理由。”

    “不过,如果你非要一个的话…………”

    “你查清事情真相的可能性仅为10%,而我查清真相的可能性高达100%,这个理由够不够?”

    庞士真姿态慵懒地倚着靠背,那充裕过头的自满令苏湄眼皮微不可查的跳了跳:“啧,你这求人办事的态度还真是令人不爽。”

    “我想你可能搞错了一个概念。”

    “我这不是在求你,而是在主动向你抛出橄榄枝,是在帮你。”

    “如果你不配合的话,那我随时可以收回这根橄榄枝。而你,永远只能够带着遗憾奔跑在这条根本不知道尽头在哪的真相之路上。”

    庞士真举起右手,晃动着食指站起身,一步一步走到了苏湄身旁站定:“虽然我不知道那家伙怎么会弄这个样子不过,你应该比我想知道这一切的背后到底隐藏了什么吧?”

    双眸紧闭呼吸平缓的周礼行就躺在病床上,庞士真的话直击苏湄那颗充满了防备的心。

    “我会把资料带过来,不过你不能带走。”

    “你要研究可以,必须在我的眼皮子底下研究。”

    “还有,不要想着去复制那些资料,那些纸张上面都有学宫宫主亲手设下的防盗阵法,一旦被激活,文件将会自动损毁。”

    瞥了这位可能是作威作福惯了的庞家贵公子一眼,苏湄最终还是选择了让步。

    “我下午来。”轻笑一声,庞士真头也不回的离开。

    “小环,你那边怎么样了?”走出医务综合楼的庞士真拨通了自己侍女的通讯频道。

    “暂时还没有被发现。”

    “继续盯着。”了解完情况的庞士真挂断了通讯,侧身回头看了一眼医务综合楼9楼的91号病房窗口后,嘴角泛起了一抹玩味。

    “好的,少爷。”

    在接下来的七天里,庞士真可以说几乎是每天除了吃饭睡觉以外都泡在了周礼行所在的病房中。

    苏湄带过来的资料很多,也很杂。

    即便是有着无字天书辅助,庞士真想要从中理出自己想要的信息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更别提他每天都要被两个女人的讨论声所打扰。

    一个苏湄,一个张盈。

    庞士真是真没想到,周礼行居然还与大明宫圣女有着这么深厚的感情,居然能够让她放弃学习时间来查那些疗伤典籍。

    “后天学宫的开学典礼,你打算怎么办?”

    “不去参加,还在这里陪着他?”

    合上今天手上的最后一份文档,庞士真看了一眼还在床边给周礼行做全身肌肉按摩的苏湄,道。

    “开学典礼又没我什么事。”

    “怎么,你这位优秀学员代表上台发言还要带上我?”

    七天的相处,多少也让苏湄熟悉了庞士真的性格,言语之间也没了那些常见的生疏。

    “你是不是忘了十里山那档子事。”

    “你现在可是学宫推出来的正面形象代表之一,你觉得那群搞行政宣传的可能不让你上去吗?”

    “要不是这家伙还昏迷不醒,你信不信就算是拄着拐杖那群人都想要他上去。”

    庞士真嗤笑一声,嘲笑着苏湄的天真。

    “我早就拒绝了。”

    “随便你,我只是给你提个醒。”庞士真转着手中的无字天书,信步踏出了房门。

    砰!

    苏湄关门的声音很用力。

    漫步在空无一人的走廊上,庞士真不屑的笑了笑。

    “关门这么用力的话,门板可是很容易碎的,学姐。”

    “关你屁——”心情不是很好苏湄声音陡然一窒,随即猛然转身!

    穿着病号服周礼行脸色虽然苍白,但确确实实睁开了眼睛!

    “周礼行?!”

    “你醒了?!”

    “我都感受到了,身体肌肉的放松程度。”

    周礼行咧嘴,未被夹板固定的左手握拳轻轻锤了锤胸口,而后向前伸出,朝着姚莉竖起了大拇指。

    笑容很灿烂:“谢谢,学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