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 > 我娘说我能成仙 > 第十五章 黑白分明的拦路者
    “周礼行,你的名字。”

    “对吗?”

    十里山外,庞家商队临时驻扎地。

    白袍加身的成道目光落在了眼前这个少年身上,眸中罕见地流露出了几分惊异。

    在庞士真口中,真正大批量杀死这些半妖的并不是他,而是这个名为周礼行的少年。

    稷下学宫今年的新生。

    “是的,成老师。”

    “能够自如运用五行之力,不可思议。”

    “你是怎么做到的?”

    作为一个已经活了一百多年的炼气士,成道是真的好奇。

    “怎么做到的?”

    “就是这样啊。”

    周礼行话音刚落,没有任何的预兆,金木水火土五行之力瞬间流转于其体表。

    自其双眸中交错而生的璀璨五芒星图案令还是第一次看到这场面的成道惊讶万分。

    作为一名炼气士,他能够清晰感受到周礼行此刻体内那已经形成闭环的五行之力在流动。

    这对一个处于炼精期的修行初学者来说毫无疑问是不可思议的。

    最关键是,周礼行就这么毫无保留的在他面前表现出了这份天赋。

    “以后在学宫,如果有什么可以直接去找苏湄。如果她解决不了,让她带你来找我。”

    成道微笑着,伸手拍了拍周礼行的肩膀,以一个长辈的身份鼓励道。

    自炼精期的入门级修为就能够掌握在炼气期才能够接触到的五行之力,还能够保证它们完美在体内形成了一个力量闭环。

    成道已经可以想象到这个名为周礼行的少年背后到底站了一个多么强大的势力了。

    要培养这种不世出的天才,从小到大所要耗费的资源堪称天文数字。

    而眼下既然这个天才对他表现出了善意,那他自然不会置之不理。

    “不过,那你既然不缺钱,为什么还要接下这个任务?”

    在场几人中,心中最为震惊的莫过于姚莉了。

    本以为自己是拉了一个贫穷吃土少年过来做实验,但转头发现自己拉的这个人居然是个深藏不露的富二代?

    “反正最近还没正式开学,闲着没事就帮帮姚老师你啊。”

    “我都听苏湄学姐说了,扶贫指标完不成的话,你是会被扣绩效的吧。”

    周礼行笑着,将一直站在一侧旁听的苏湄给拖下了水。

    “你帮我,就只是为了不让我被扣绩效???”姚莉的目光中充满了难以置信。

    这都什么破理由?

    这么多组织的外围成员都是因为她的错误情报才死的,这回去之后还不得被上司骂死???

    万一稷下学宫的人从这些尸体上看出了什么端倪呢?

    “啊,当然。姚老师你这么好的人,不应该因为这个什么指标而被扣绩效工资。”

    周礼行的右手下意识举起,朝姚莉翘起了大拇指,咧嘴一笑。

    看着眼前这张笑容灿烂的朝气脸庞,姚莉一时间竟感觉有些气闷,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我真是谢谢你全家!】

    “不错的性格。”

    “不过,接下来的事情就不适合你来插手了。”

    “姚老师,带他们回咸阳吧。”

    成道向周礼行投去了欣赏的目光,这种朝气蓬勃的少年,才会是这个国家未来的希望。

    “我需要再去排查一遍十里山。”

    “看看有没有半妖一族驻地的痕迹。”

    言及事关重大的半妖一族,成道的脸色也随即转为凝重。

    作为学宫的教师,作为大秦皇朝的修行者,他有必要查清楚这一切,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之内。

    “但是,成老师,就只有你一个人?”

    “这样吧。”

    “我跟你一起去。”

    “礼行同学就跟着苏湄与庞士真同学一起回学宫,怎么样?”

    闻言的姚莉心中一惊,右手下意识捏了一下挂在胸前的纯银吊坠,提议道。

    “这件事说到底也有我疏忽的责任,我也有义务负责。”

    “更何况,我们两人走在一起的话,万一遇到危险也能够相互照应一下。”

    成道:“…………”

    “如果你执意要一起的话,也可以。”

    迟疑了半晌,成道还是选择了同意。

    在如今这个时代活跃的半妖已经吸取了昔日战争失败的教训,一个个能力愈发诡异。

    去十里山内查这群半妖,如果有一个同为炼气期修士的自己人,多少还是会更让他心安。

    “诶?”

    “不是,就这么,就这么说定了?”

    “那个,老师——”

    当满地的半妖尸体在成道挥手之间消失不见后,周礼行再抬眸,眼前已经失去了两位老师的踪影。

    “好了,知道你急公好义热心肠。”

    “但是这件事,不是你我这种小人物能够插手的了。”

    等到了两位老师离开后,此前一直沉默的苏湄方才走上前,笑眯眯地伸手拍了拍周礼行肩膀,道。

    “没看到我们这位庞家贵公子都被勒令回学宫了吗?”

    不知道为什么,周礼行总感觉在提到庞士真的时候,苏湄的语气里多少有点带刺的意味。

    “哦,小人物?”

    “看起来你还挺有自知之明的。”

    “也是,毕竟只是一个为了元晶什么都愿意卖的人。”

    转身朝着自己轿子走去的庞士真闻言,停下了脚步。侧身抿嘴,嗤笑道。

    其眉眼间的嘲弄令苏湄瞬间变脸:“庞士真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你非要我在这个一年级的新生面前说清楚吗?”庞士真瞥了一眼突然间一脸懵逼的周礼行,扬了扬手中的褐色书籍,讥讽道。

    “庞士真,你今天最好给我把话说清楚。”苏湄美眸微眯,名为危险的凶光于其中闪烁。

    没了庞家的债务压力,没了各大债主的债务压力,此刻的苏湄显然重新挺直了腰杆。

    “那个,我说学——”

    “这不关你的事情,周礼行,不要插嘴。”苏湄与庞士真对视着,头也不回道。

    “不,我想说的是,我们好像碰到拦路的人了。”

    周礼行话音刚落,空旷地界上便扬起了一阵风。

    不远处的灌木丛于风中簌簌作响,一道黑白分明的身影随即出现在了周礼行右手所指的方向。

    黑白对半分的颜色占据了这个男人身上长衫的全部区域,甚至于就连他背后翅膀上的羽毛,都是黑白两色的。

    “哦,被发现了吗?”

    “看起来,那条冷血蛇这次的确是遇上了不小的麻烦。”

    于虚空之中现出真身的男人嘴角噙着一抹笑意,温文尔雅的模样令周礼行三人心里发毛。

    “做好准备了吗,初出茅庐的孩子们。”

    “准备好,来到大人的世界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