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 > 穿梭诸天的军火狂人 > 第十章 悲催的欧阳锋
    杨翼飞大大方方的走出大石,对倒立在十数丈外洞口的欧阳锋道:“欧阳锋,你想练成九阴真经,可是想争夺天下第一?”

    欧阳锋大惊,双手一挺,一个筋斗身子已然站立,抛下手中圆石,看向杨翼飞道:“你是谁?”

    杨翼飞笑道:“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想告诉你,就算你练成了九阴真经,也决然做不了天下第一。”

    欧阳锋瞪眼道:“为何?”

    杨翼飞道:“因为想做天下第一,你就得打败我,而想要打败我,就算是练成九阴真经也没用。”

    欧阳锋大怒喝道:“哪里来的狂徒,大言不惭,且让我看看你究竟有什么本事。”

    欧阳锋说完脚下一蹬地,便挟着狂猛之势向杨翼飞冲将上来,而在他距离杨翼飞还有三丈距离时,杨翼飞施施然举起右手对向了他。

    原本使用念力无须做什么动作,但做出动作会让大脑下达的指令更加清晰明确,念力凝聚速度更快,效率更高。

    欧阳锋只觉浑身一紧,便似被一股无形之力缚住了全身般,竟瞬间动弹不得。

    杨翼飞右手缓缓抬高,欧阳锋的身子便就这么凭空飘飞了起来,他心下大骇,惊问道:“你这是什么妖法?”

    杨翼飞微微一笑,道:“或许,你该称之为仙法才对。”

    丘处机与郭靖看得两眼神光湛湛,想不到屡屡对他们有致命威胁的欧阳锋,在这位杨公子面前竟连丝毫反抗之力都没有。

    欧阳锋牙一咬,猛然爆发出一股真气,竟将念力的束缚挣脱了那么一瞬,然而也仅仅只是一瞬罢了。

    下一刻杨翼飞的念力又如附骨之疽般缠了上去,且这次他的念力输出更大,欧阳锋连一个手指头都再也无法动弹。

    念力并非无法被抵消,毕竟无论念力还是真气,都是一种无形有质的能量,皆属于生命能的一种。

    但是念力可以说是所有生命能中,质量最高的一种能量,只要能开发出一丝丝,便能实现控物。

    念力的多寡则是决定能控制的物体大小、重量及飞行速度,而真气若没达到一定的精纯度,显然是做不到的。

    像天龙世界的萧峰、段誉和逍遥三老之类,能够使出擒龙功、白虹掌力、六脉剑气这类真气外放武功的高手,或许能与杨翼飞的念力抗衡一二。

    要想完完全全与念力抗衡,除非是将真气凝炼到真元的程度,或是直接吸收天地灵气炼化成灵力,方能与念力旗鼓相当。

    以欧阳锋的功力,要挣脱杨翼飞的束缚,显然是远远不够的。

    最简单的一点,杨翼飞可以依靠念力控制器物,甚至是控制自身以极快速度飞行,那么理论上要抗衡他的念力,至少也要能做到这一点才行,哪怕只是很短的时间。

    欧阳锋自然做不到,所以他挣脱不了念力束缚。

    但是念力的开发相对于修炼内功积攒真气来说,要困难得多,大脑是人体最为神秘的部分,若无什么有效手段,根本无法想象。

    在武侠世界更是千难万难,因为武侠世界基本上没有开发念力的方法和手段,至少也要到修仙类世界才有。

    而在科幻世界,没有内功和修真之类的东西,人类无法依靠这类能量实现飞檐走壁,乃至飞天遁地,却偏偏有开发念力或精神力的方法。

    这就是神秘侧和科技侧的差异之处了,当然,哪怕是在科幻世界,对于涉及大脑开发之类的能力,也并不是十分常见,但是一旦得到了开发,拥有了类似念力的能力,就会十分强大。

    “放开我,你这个怪物,有种跟我大战三百回合,使这些旁门左道的手段算什么本事?”

    欧阳锋大声叫嚷,声音中却有明显的颤音,因为杨翼飞此时控制着他,飞到了悬崖之外,下面就是万丈深谷,哪怕是欧阳锋,此时也怕了。

    杨翼飞偏头看着他,道:“你确定要我放开你?我现在一放,你可就粉身碎骨了。”

    欧阳锋叫道:“我是说把我放到地上,不是在这放。”

    杨翼飞莫名的想笑,摇摇头,道:“我劝你还是安静一些的好,该放你时我自然会放,你若再吵吵嚷嚷,要是我心神一个放松,除非你会飞,否则到时候我就算想把你拼凑回来恐怕都不容易。”

    “……”

    欧阳锋果然不敢再叫嚷,只是带着惊惧之色看着杨翼飞。

    “你是谁?这是什么手段?”便在此时,只听得洞口处传来一道娇脆的声音。

    杨翼飞回头一看,却是黄蓉听到山洞外的动静,出来查看情况,然后她就看到了这不可思议的一幕,不由惊讶的出声问道。

    杨翼飞心下暗赞,不愧是传说中的“本子王”,长得果然艳绝天下,娇美无匹。

    “蓉儿。”看到黄蓉现身,郭靖哪里还按捺得住,欢喜如狂的大步冲了过来,甚至使开了九阴真经上的轻功。

    “蓉儿,我好想你。”郭靖冲到黄蓉面前,一把握住她双手,激动得全身发颤。

    谁知黄蓉竟两手一甩,冷冷道:“你是谁?拉我干什么?”

    郭靖一怔,呐呐道:“我……我是郭靖啊!你……你没有死,我……我……”

    黄蓉扭头道:“我不认识你。”

    说完便径自走出山洞,往杨翼飞那边行去,郭靖急忙赶上去连连作揖,急道:“蓉儿,蓉儿,你听我说。”

    黄蓉哼了一声,道:“蓉儿这个名字是你叫得的么?你是我什么人?”

    郭靖张大了嘴,却答不出话来,只满目惶然焦急之色。

    黄蓉看了他一眼,见他身形枯槁,容色憔悴,心中忽有不忍之意,但随即便想起他屡次背弃自己,恨恨啐了一口,转身便要走开。

    郭靖大急,拉住她的衣袖道:“你听我说句话。”

    黄蓉看也不看他,道:“说吧!”

    郭靖道:“我在流沙中见到你的金环貂裘,只道你……”

    郭靖说到这一顿,黄蓉便道:“你要我听一句活,我已经听到了。”

    衣袖往里一夺,转身便走,郭靖又窘又急,见她决绝异常,生怕从此再也见不着她,但实不知该说些什么话方能表明自己心意。

    黄蓉乍与郭靖相遇,心情也是激荡之极,回想自己在流沙中抛弃金环貂裘,引开欧阳锋的追踪,从西域东归,万念俱灰,一个人孤苦伶仃,只想回桃花岛去和父亲相聚。

    走到鲁中却又生了场大病,病中无人照料,更是凄苦,病榻上想到郭靖的薄情负义,真恨父母不该将自己生在世上,以致受尽这许多苦楚煎熬。

    待得病好,在鲁南却又给欧阳锋追到,被逼着来华山,译解经文,回首前尘,尽是恨事,此时忿忿难平,郭靖又嘴笨,两人竟是僵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