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 > 我在三国觅登天 > 第五十七章 霍海的修炼
    霍海每天都很忙,因为,这几个月来黑山寨的人口还在不断的增加,需要管理的事务也更加的繁琐。

    而且,指点他学习太平清领上面的武艺的张宁,每天都在给他的训练加码,现在每天光是锻炼打熬身体的时间,都达已经到了三个时辰,至于睡觉,他大多都是在药浴的过程中进行的。

    因为,整个药浴的过程中,需要有人不断的帮他揉捏放松身体,这让他很是舒坦。

    宝儿和从涿郡返回的褚玉现在亲自负担起了帮霍海揉捏放松身体的工作,所以,霍海沐浴的地方,已经不是最初的一个小浴桶,而是黑山寨一处山泉旁,用青石砌成的一个小池。

    至于太平圣女张宁,则是在霍海还没有被揉捏的睡着之前,尽可能的多念一些外面的情报给他听。

    刘关张,典韦,许褚,赵云,吕布的消息,就是张宁这几天陆续念给他听的,当然,这些猛人越是强,对于霍海来说,就越不是什么好消息。

    因为,他们很有可能成为天选之子的阻力,成为霍海今后的敌人,至少,目前霍海没有发现有谁是自己可以招揽的。

    让他比较欣慰的是,春上的时候王当组织人在藻苲淀和白洋淀周边种植的近百万亩的田地里,各种庄稼的长势都很不错,至于周边水源稍微少一些的那些成田里,庄稼的长势也只是比风调雨顺的年景稍差一点,多少能出一些收成,总体粮食产出,应该能在八月份的时候接济上山寨一百多万人口的一半所需。

    “先生,波才,彭脱被孙坚斩于西华县城,朝廷大军在城内斩首我黄巾军数万级,荆豫一带现在只有赵弘占据的宛城还在坚守,朝廷留了朱儁继续攻宛城,调了皇甫嵩和曹操北上支援卢植。”

    张宁每次念到这些战报消息的时候,语气中都有少许的期待,他希望霍海开口说点什么。

    因为她觉得,以霍海的聪明才智,一定能改变点什么。

    然而,霍海最多问一句这场战役的死亡人数,祸及当地多少户百姓,然之后,便是一声叹息。

    到了现在,他连死亡的人数都懒得问明白了,只是感叹一句道,“这么多人,种田吃粮难道不香么?”

    “先生既然对战争如此深恶痛绝,为何不思索一良策,助我父击败朝廷大军,至少,至少与朝廷隔河而治,暂熄兵戈,帮助百姓们渡过了眼下的灾年。”张宁有些天真的道。

    “隔河而治?洛阳距离黄河有多近你不会不知道吧!刘宏会睡的安稳么?你父亲和叔父们连胜了卢植三场,他们属下的统领和头目们会甘心么?

    然而,这些都不是问题的关键点,关键点在于,我无法弄出养活数千万人的粮食,所以,他们是打仗被杀死,还是被活活饿死,其实没有多大的区别。

    我们现在能做的,只是多种地,多产出粮食,多用一些不能吃不能喝的东西,从草原上交换一些牛羊回来,把黑山寨的这一百多万人养活下来再说。”霍海被张宁天真的想法激的多说了几句话道。

    他的这个观点,已经不止一次的给张宁等人说过,张宁她们也知道这是事实,所以,无法与霍海争辩。

    看到张宁憋屈的样子,让褚玉和宝儿换个了个地方揉捏的霍海转移话题道,“我这都练了快半年了,什么时候才能练出内劲啊!”

    “你这句话千万不要拿到外面去说,容易被人唾弃,半年就修炼出内劲,哪怕是枪神童贯,剑神王越也做不到,不过,以你现在的身体条件,距离修炼出内劲,应该只差一个契机了,毕竟,内劲不是光靠练,就能练出来的,还得需要一些外部环境来激发。”张宁白了一眼霍海之后道。

    霍海从她的这个白眼里面,看到了满满的嫉妒,因为,自认为是天之骄女的张宁,是从五岁开始修炼,到十岁的时候,才成为拥有内劲高手的,整个过程历时五年。

    而褚玉,则是在六岁的时候修炼,到十二岁的时候,才成为拥有内劲的高手,历时六年。

    最差的宝儿丫头,则是五岁的时候开始修炼,到了十二岁时,才成为拥有内劲的高手,用了整整七年的时间。

    当然,她们这些从小开始修炼的例子,与成年之后才开始修炼太平清领中的武篇的霍海不好比,真正能和他比出差距来的,是张角他们三兄弟。

    同样是在成年了之后开始修炼太平清领上的武篇,他们三兄弟都是用了三年以上的时间才修炼出内劲,然之后,他们又练了十多年,才达到如今的境界。

    只是,他们现在的年岁都不小了,各方面机能很难再进步,像张角这样五六十岁的老头,反而在退步,因为,岁月不会饶过谁。

    此外,他们三兄弟在修炼出内劲之前,身体的爆发力,耐力,以及筋骨强度,都比现在的霍海差远了,似乎,霍海的身体比他们更加能吸收药池里的药力一般,搞的现在霍海明明没有修炼出内劲,反而有了初通内劲的练家子的实力。

    当然,这与霍海科学的营养补充,和所使用的药材更加上等,更加齐全,有一定的关系。

    毕竟,当时张角他们三人修炼的时候,不过是几个穷光蛋,吃不到好的滋补品,药浴的药材也找不齐全,大多数药材,都不够年份,不能帮助他们很好的恢复调理身体。

    可霍海不同,有甄郭苏张四家的库房提供,以及海量的钱财收购,他用的药材,都已经是这个世界最顶级的东西了。

    穷文富武这句古话是非常有道理的,瞧瞧之前张宁所念出来的情报上的那些猛将,哪一个不是出身小地主家庭,吃喝不愁的,家里条件太差的,可达不到他们的程度。

    所以,现在霍海也是一个能够单手举起三百汉斤,一跃能够达到一丈三高度的练家子了,用霍海自己的标准来衡量的话,他现在的武力,应该至少达到了六十以上,接近七十点的样子。

    当然,实际战斗力嘛!还有待提高。

    因为在张宁看来,霍海的技击套路走上了歪路子,总是追求好看,不追求简单实用,虽然他偶有妙招打出来,确实能发人深省,但是,实战经验几乎为零,出手不够心狠,完全没有上过战场见过血的他,真正到了战场上与人生死搏杀,差不多实力的人,都有可能会秒杀他。

    她是无法理解霍海发现自己的力量可以轻松的做到前空翻,后空翻,侧空翻,腾空后摆,回旋踢等后世只能在武打电影里面看到的那些动作之后,内心里有多么的兴奋的,模仿挑战那些漂亮帅气的武打动作来耍酷,让后霍海乐此不彼了好一阵子。

    “什么契机?”想要快些结束这痛苦的训练的霍海在张宁说出了这句话之后,挑眉问道。

    “去藻苲淀,杀了淀子里那条大鱼,用它的肉和骨,补你的筋骨皮。”张宁答道。

    “吃了那条鱼,就能让我身体里面产生内劲?”霍海有些意外的道。

    在湖心岛生活过一段时间的他,可是见过那条大鱼浮头的,所以,现在藻苲淀用来捕鱼的渔船,都必须要两米多宽,十米多长,而且要用结实的好木打造,因为修建的太小或不扎实的话,这些渔船很容易被那条大鱼顶翻或者一尾巴拍烂。

    “不是吃了那条鱼你就有内劲了,而是让你在与它生死搏斗的过程中领悟到什么是内劲,吃它的肉和骨,是在你的筋骨爆发出内劲之后,帮你快速稳固这股难以捉摸的劲力的滋补品。”张宁摇头道。

    所谓的内劲,也可以理解为,人体在被激发出潜能之后,爆发出来的一股力量,随时随地的能激发自身潜能的人,便是内劲高手。

    而这些高手在成为高手的最初,内劲使用起来都是时灵时不灵的,需要大补的食物,以及大强度的陪练,搏斗,来稳固境界,使其能更大程度开发自己的身体潜能,更畅通无阻,习惯成自然的使用内劲。

    “我,一个人,徒手去一个方圆好几十里的湖里,找一条比我的身体还重好几倍的大鱼去搏斗,你确定我有能力与它搏斗?而不是成为它的食物?”霍海有些难以置信的看向张宁道。

    “也不是叫你一次就杀死它,现在的你,肯定是很难在湖里杀死它的,不过,打不赢你可以想办法逃命,挨打,是每一个武人最应该要学会的本事,让你一直处在危险的环境中,用所有可能用到的办法活命,那么你的内劲很快就能爆发出来,因为,悟不到的话,你就有可能死。”张宁难得的笑着跟霍海说了一句话道。

    他的笑容落在霍海的眼里,就是幸灾乐祸了,于是,霍海将求救的目光看向了正在给自己捏大腿的褚玉和宝儿。

    可谁知,褚玉一脸支持张宁的模样道,“公子,圣女说的没错,我和宝儿在爆发出内劲以前,也是经历过好几场恶战的。”

    “恶战?对,找几个人给我练手不就完了,何必去跟一条没有灵智,可能真的会吃了我的鱼较劲呢?”霍海内心里有些怕道。

    “所谓的恶战,也同样是拼命,可并不比跟那条大鱼搏斗轻松,而且,和别人拼命之后,要么就是你杀了别人,要么就是别人杀了你,其结果都不好,可跟鱼拼命却不同,你能获得那条鱼的肉身,吃了它,或许能得到一些你想象不到的好处。”张宁循序渐诱道。

    “那个,其实我就没想过拿着刀剑跟别人拼命,所以,这内劲有没有,对我来说,所谓也不大,所以,你还是跟我讲讲枪神童贯和剑神王越的事情吧!我爱听这些狠人的故事。”心里很怕死的霍海故意岔开话题道。

    “枪神童贯是一个已经年逾古稀的老人,据南华老仙说,他很可能是这个世上,少有的懂得使用气劲的人,现在么,他应该是在太行山中寻找取出玄武巨龟之血的办法。

    至于剑神王越,或许没有枪神那么厉害,但他此时正值壮年,在朝廷任虎贲中郎将,宿卫皇宫,同时,也是天子的剑术老师,门下弟子众多,单单是一个史阿,在洛阳城内,就没有敌手。

    说来,这两人可都是你的竞争对手,所以,你最好还是早些练出内劲,否则,指不定哪天他们杀上门来,我们谁都保不住你。”张宁吓唬霍海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