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 > 我在聊斋写小说 > 第三十章 你竟然瞒着本夫人做那种事(二更)
    一顿酒,喝到几近拂晓。

    等到顾鸣醒来时,已经日上三竿。

    抬眼一看,只有知秋不在,董生与贺永良竟然搂在一起睡的正香。

    emmmmm

    还好二人穿着衣服。

    也不知这两个家伙睡梦中有没有打过啵?

    顾鸣不无恶趣味地幻想了一下那种场面……

    顿感一阵寒意,摇摇头走到院中。

    知秋正坐在院中打坐,听到动静不由回过头:“酒醒了?”

    “呵呵,醒了。”

    “嗯,那我就准备走了。”

    “这么急?要不与我们一起回郭北县,大家再聚一聚?”

    知秋摇了摇头:“下次吧,我准备再四处逛逛,然后再去兰若寺一趟。届时有空的话,再到县城找你们喝酒。”

    “也好……”

    聊了几句,知秋便起身告辞而去。

    过了一会。

    屋子里突然传来一阵吵闹:

    “有辱斯文,简直是有辱斯文……”

    “呸,你个无耻之徒……”

    “明明是你搂着小生,还好意思说小生无耻?”

    “胡说八道……”

    顾鸣忍在是憋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贺永良当即气急败坏跑了出来:“笑啥?不就是喝多了么?你没酒后失态过是不?”

    “就是,谁还没喝醉过啊……”董生也随之争辩。

    “行行行,这醉也醉过了,鬼也收了,该谈谈插画的事了吧?”

    “对,董生,你别不知好歹,我俩这次来是救了你的命。你要敢不答应,就是忘恩负义,将被天下人所唾弃!”

    一顶大帽子扣下去,董生赶紧拱手:“二位,二位,我应了,应了还不成?”

    “哈哈哈,这才对嘛。”

    经历了这件事,董生貌似大彻大悟,主动提出一起去县城。

    如此更好,更利于双方交流与修改,省得跑来跑去浪费时间。

    于是,三人一起出去随意吃了点东西,随后叫了一辆马车。

    董生收拾了一番,带了一些随身衣物与用具,坐上马车一起回到县城。

    安置妥当后,三人坐下来商议插画的事。

    “董生,你先大略看一段,回头我再给你讲一下人物形象。”

    顾鸣将书稿递了过去。

    “行!”

    董生应了一声,接过书稿潜心看了一段,不由拍案叫绝:“好,开篇便引人入胜,令人不忍释卷。”

    “呵呵,所以想锦上添花,在书封以及书页加上一些插画,相信效果会更好。同时,价格也能提高一些。”

    “那是肯定的,不是小生自吹,到时候保证画得活灵活现……”

    顾鸣欣慰点了点头:“那好,我给你讲下我的看法。

    首先,崔莺莺乃是贵族千金,所以,你一定要画出她的温婉、高贵、优雅形象。

    至于张生,虽是个落魄书生,但家世也算不错,且有一定的江湖气质……”

    董生颇有些骄傲地说:“放心,回头我再仔细看看书稿,一定让你满意。”

    “行,不过你要尽快,早点画完也好早些拿去制版印刷。”

    “这就要看你需要加入多少幅插画。”

    顾鸣沉吟片刻道:“也不需要太多,我认为,最重要的是封面。书页的话,通篇加上十余张插画应该够了。”

    “嗯,差不多!”贺永良认同地点了点头。

    随后又笑了笑道:“等搞定这本书,以后还可以把杜十娘那篇故事绘制成画册,保证更受欢迎。”

    “对啊!”顾鸣眼睛一亮。

    文字版普通百姓看不懂,那就搞成连环画,就算不识字也能欣赏一下画中的人儿。

    当然,这不算独创。

    连环画起源相当早,甚至还早于文字。

    比如一些古老的石刻与壁画,便构成了一组一组的小故事,可以算作连环画的起源。

    董生之前画的那种小册子,其实也是一类特殊的连环画。

    杜十娘这个故事篇幅相对较短,更适合绘制成连环画。

    这是一个赚钱的商机。

    接下来,三人便分头忙碌起来。

    董生负责绘图、贺永良负责找人清扫院子、顾鸣负责摆摊……

    当然,这时候摆摊已经不是贪图赚几个小钱,主要是宣传《西厢记》。

    未发行,先造势。

    同时也没忘记抽空做日常任务赚经验。

    ……

    “秀才,你真的把董生给请回来画插画了?”

    “当然是真的!”

    “太好了,好久没看他画的画了……”

    大叔一脸意味深长,恐怕以为书中会出现一些不可描述的插画。

    顾鸣也懒的去多解释。

    只要人气起来了,这本书绝会不愁销路。

    “顾秀才,你行啊,竟然瞒着本夫人做那种事……”

    中午过后,顾鸣刚吃过饭回到摊前,苏夫人便风风火火跑了过来,惊得顾鸣一头冷汗。

    “夫人,我没有,你别瞎说……”

    “诶,我哪有瞎说?你这又是写新书,又是开书斋的,这么大的事都不通知一下,枉本夫人这般照顾你生意。”

    原来这就是她说的那种事……

    “罢了,跟你开个玩笑,其实本夫人今天来是想问你两件事。”

    “夫人但问无妨。”

    苏灵下意识望了望四周,压低声音问:“听说,你与周家那只母老虎杠上了?”

    这也不算什么秘密,当时不少围观者在场。

    所以,顾鸣干脆地点了点头:“没错,是发生了一些冲突。”

    “那我可要提醒你,虽说有聂小姐在前面顶着,但……

    总之我听到传闻,说那姓余的女人放了狠话,说一定不会放过你。”

    顾鸣一脸无所谓地笑了笑:“这个不用说都能猜到。”

    “你千万别大意,毕竟周家与秦大人……你很清楚的。”

    一听此话,顾鸣不由沉下脸来:“我当然清楚,否则,当初我也不会一文不名。”

    苏灵不由叹了口气:“唉,我还以为你忘了……罢了,不提这个破事。

    再问你第二件事,听说书斋是你与聂小姐一起合伙经营?”

    “呵呵,真的是什么都瞒不过夫人。”

    “看,我就知道……不过我听说你租下的那个院子……好像不太干净?”

    这个问题必须要澄清,反正院子已经租下来了,五年的租金也付了。

    “的确是有那么一回事,不过,已经找高人解决了。”

    “那就好……对了,投入会不会很大?我没有别的意思啊,就是顺口一问。

    假如说银子不够的话,本夫人也可以出一分力……”

    说了这么半天,顾鸣终于明白了她的意思。

    敢情,她也想要掺上一脚。

    或许她的目的不是为了赚钱,而是想借此机会与聂小倩攀个交情。

    那样,也就算是与县丞大人攀上了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