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 > 我在聊斋写小说 > 第二十七章 再遇知秋一叶!
    要提起这个董生,在郭北县也算小有名气。

    特别是在读书人的圈子,以及一些风月场所,其名头更是响亮。

    此人原名董升,十四岁便考上了秀上,不少人都认为他中举应该不是难事。

    哪知,这家伙却痴迷于绘画,最终荒废了学业。

    没曾想,画着画着竟画出了名气。

    他最擅长的乃是白描,特别是人物图更是堪称一绝。

    因其在画上落款皆以董生为名,故而大家也就称之为董生。

    之所以在风月场所也颇有名气,是因为他的不务正业。

    正应了一句老话:自古文人多风流。

    董生,可谓是其中一个典型。

    喜酒、喜画、喜美人。

    郭北县大大小小的风月场所皆被他给逛了个遍。

    当然,这笔开销真不小。

    为了多赚点钱,竟画起了就那种大家都知道的小图册。

    再配上些煽情的文字,图文并茂,更让人欲罢不能。

    不仅男人喜欢看,园子里的姑娘们也喜欢。

    有时候,姑娘们还会让他给画幅画像,完事了,还要倒贴一点钱给他。

    对于董生来说,这简直是一箭双雕的好事。

    两年前,也不会何故突然离开县城,搬回清源镇老家居住。

    “嗯,董生画的人物图的确不错……”

    顾鸣认同地点了点头。

    随之又好奇地问:“乐平,好好的他怎么突然搬回老家?”

    贺永良苦笑着摇了摇头:“说来你可能不信,他是为情所困,心灰意冷之下才搬走的。”

    “他这种人还会为情所困?不是应该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道理上是这样,偏偏却迷上了一个花魁。

    没好上几天,那花魁却被一个金华府来的富商给赎了身,并纳为小妾。

    董生大醉了一场,之后便说要离开这伤心地……”

    顾鸣不由笑了:“有个性,要不,咱俩现在去清源镇找他?”

    “行,去找辆马车,马上出发。”

    清源镇也不算远,几十里地,中午时分便赶到了镇上。

    此镇属于两县交界地,水陆相通,故而来来往往的客商不少,不仅规模比一般小镇大,而且也热闹的多。

    来到镇东一家小院敲了半天门,却无人应答。

    贺永良不由苦笑:“看样子不是去了酒馆,就是去了青楼。”

    “那咋办?要不一家一家找?”

    “走吧,先去酒馆问问看。”

    结果运气还好,董生就在附近不远的一家酒馆里喝酒。

    “董生,你一个人也喝的这般来劲?”

    听到声音,董生不由侧过头:“原来是乐平兄,稀客稀客,这位是?”

    “这是我同窗顾鸣,字文星。”

    “原来是文星兄,久仰久仰……”

    又是一番客套话。

    “伙计,拿酒来,再炒几个菜。”

    伙计远远应了一声。

    “咦?董生,怎么你看起来如此……憔悴?不会是……”

    贺永良的眼中露出一种男人都懂的眼神。

    “没有,你别瞎说,真没有……”

    这时候,顾鸣却微微皱眉,不时冲着董生打量一眼。

    其实在第一眼看到董生之时,他便隐隐感觉不对。

    直观上讲,对方面色隐隐泛青,眼圈泛黑,像极了一个营养不良偏又连续熬夜的人。

    说病态又不像,莫不会是……

    “对了董生,今天我和文星过来,主要是想找你画一些人物插画。”

    没料,董生却一口回绝:“没心情。”

    “咱俩可算是老朋友了,这点面子都不给?”

    “不是不给你面子,而是没心情。”

    这不是废话,还不是一个意思。

    “文星,你先别说话,让我慢慢劝他。”

    贺永良似乎不服气,冲着顾鸣说了一句,随之端起酒杯:“行,先不说插画的事,来,喝酒。”

    酒喝的差不多了,贺永良大大方方付了帐,随之冲着顾鸣小声道:“这样,我陪着这家伙去逛逛,你懂的。

    当然,你要是想一起去最好不过。”

    “不必,我一个人在镇子里随意逛逛。”

    “好吧,到时你要找不到人就去之前那个小院。”

    顾鸣当然知道贺永良想做什么,无非就是投其所好,同时也不排除假公济私的可能。

    一路慢悠悠走着,倒也算是一种难得的清闲。

    街上风景不错,远可观山,近可观水,不时还能见到几个赏心悦目的女子。

    走到码头附近时,正好有一艘渡船靠岸。

    顾鸣下意识瞟过去,却发现一道熟悉的身影从船上走了下来。

    当下里眼睛一亮,紧走几步迎了上去。

    “知秋大侠!”

    “嗯?你……啊,想起来了,你是兰若寺见过那个书生,顾鸣。”

    “没错,知秋大侠好记忆。”

    “哈,这才几天的事,也不能忘。对了,你在这里做甚?”

    “过来拜访一个朋友……知秋大侠你呢?莫不是到这里来抓鬼捉妖?”

    知秋笑了笑:“也不算,闯荡江湖嘛,四处走走。”

    “原来是这样……正所谓相请不如偶遇,不如由在下作东,喝上几杯如何?”

    知秋倒也爽快:“行,那就喝上几杯!”

    反正他也没什么事,既然有人主动相邀,不喝白不喝。

    于是,二人来到附近一家酒馆,随意点了一些酒菜便开始饮了起来。

    几杯酒下肚,顾鸣不由凑过头,压低声音道:“对了知秋大侠,之前我见到一个朋友,总感觉他有点不对劲。”

    “哦?不会是中邪了吧?”

    “这个我倒是说不准,他的状态看起来颇有些不正常,所以,我怀疑是不是被鬼给缠上了。”

    “小意思,一会你带我去一看便知。”

    “那就多谢了,来,在下再敬你一杯!”

    算着时间差不多了,顾鸣便唤过伙计结帐,然后带着知秋一起走向镇东头小院。

    这时,院门已经开了。

    贺永良神清气爽,正与董生坐在院中喝茶聊天。

    一见顾鸣带着个陌生男子进院,二人疑惑地瞟向知秋。

    “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知秋大侠……”

    没等介绍完,知秋却皱眉瞟了董生一眼,随之又冲着顾鸣道:“你的眼力不错,你朋友还真是阴气入体。再晚几天,怕是命不久矣!”

    “你说什么?”

    董生大吃一惊,茶碗失手打翻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