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 > 我在聊斋写小说 > 第十九章 给未来岳父一个面子
    其实对于经商这一行,聂小倩完全不感兴趣。

    甚至,骨子里是排斥的。

    这也是当时的大环境造就的,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

    在不少读书中眼中,商人逐利,浑身沾满铜臭,地位还比不上一个地道的农民。

    朝廷一向也是如此,重农抑商。

    不过,顾鸣经营的乃是书斋,又是个秀才,自己写书写诗什么的,完全可以称作儒商。

    再加上爱屋及乌的心理,聂小倩自然会大力支持。

    “公子,听你这么一说,倒也有些意思。那你有没有盘算过,前期大约要投入多少银子?”

    这也正是顾鸣来此的目的。

    之前卖小说、字画,外加聂小倩给的银子,合计九两左右。

    今天两个夫人又分别给了一两。

    刨去买琴、棋、喝酒、吃鸡等等开销,目前也仅剩六两左右。

    这么丁点钱,别说进货之类,估计连房租都不够。

    故此,才会想到拉聂小倩下水……合伙。

    重要的是,一旦成了合伙人,便能经常见面,耳鬓厮磨,日久生情。

    结果却万万没有料到,即兴弹奏了一首“佳人曲”,竟令二人的关系发生了一个质的飞跃。

    前世一个遥不可及的梦,终变成了现实。

    “小倩,关于书斋的经营方案,我有一个大致的规划。

    书册方面,以寄售为主,也可以以书易书。

    包括字画也是这样,可代人寄售。

    因为一些书生面子薄,缺钱,却又舍不得拉下脸去叫卖字画。

    那么,我们便替他们提供这么一个便捷的平台。

    同时我自己写的书、字画之类也有了一个固定销售的场所。

    如此一来,前期的投入就不会很大,也不会积压太多的资金……”

    滔滔不绝讲解了一通,听得聂小倩眼中异彩连连。

    要说寄售,倒也不算什么新奇的概念,但专业寄售的店铺的确相当稀少。

    至少郭北县一家没有。

    重要的是,对于顾鸣所讲解的一些内容,聂小倩也深以为然。

    比方说她手里便有不少闲置的书籍。

    假如说真有这么一家店铺的话,她肯定也会去换一些书回来。

    不管怎么样,总比买新书划算的多。

    “那么,按照你现在的思路,大约需要投入多少银子?”

    聂小倩重复了一下之前的疑问。

    顾鸣沉吟了一会,道:“目前只是一个初步规划,房租尚不清楚需要多少。

    不过我估计,前期投入节省一些的话,可能需要一百两银子。”

    “一百两么……”聂小倩点了点头:“这些年我也积攒了一些,要不现在给你取来。”

    其实她积攒的银子也不算很多,也就二百多两。

    这一下子,差不多就拿走一半。

    换作别人她是万万不肯的,因为这些银子乃是她积攒的嫁妆。

    但,谁让她一颗芳心,已然系在了这个男人身上?

    别说一百两,就算将积攒的银子全部拿出来也是心甘情愿。

    “不不不,小倩,先不急,等找到店铺再说。”

    “哦……”

    接下来,又是一段沉寂。

    谁也没提起之前的事。

    聂小倩是羞涩,不好意思开口。

    顾鸣倒也不是扮矜持,而是想等待一个合适的时机。

    真要现在提出来,恐怕第一个不答应的就是聂鸿书。

    好歹也是堂堂朝廷命官,怎么可能同意让女儿跟着一个住草棚子,而且还是别人家草棚子的男人?

    嗯,好歹也是未来的岳父,给他一个面子,先不起冲突。

    “对了小倩,最近我又开……咳,写了一本新书。”

    “哦?”

    聂小倩眼睛一亮。

    “这次,不会又是悲惨的结局吧?”

    显然,她对《杜十娘》的结局也是有些不太满意的。

    只不过比苏夫人等见识的多,也不至于要求顾鸣修改结局什么的。

    “不不不,这次保证大团圆。”

    “太好了,能否先讲给我听听?”

    “嗯……说话,有个名叫张君瑞的书生,因多次应举落榜,心灰意冷之下,干脆书剑飘零,游于四方……”

    “这天,张生来到了一间寺庙,却正好遇上了当朝相国的女儿崔莺莺……”

    一听,聂小倩便入了神。

    毕竟她也是官家千金,而且,顾鸣的身份、际遇也类似于张生,故而她很快便沉浸到这个故事中。

    正听的入迷时,顾鸣却停了下来,笑道:“暂时就写到这里,可能还要过几天才能写完。届时,印刷成书,便作为书斋开张时发售。”

    “太好了,等印出来,一定要让我先睹为快。”

    “那必须的,毕竟你也算是书斋的主人……”

    顾鸣故意隐晦地用了书斋主人一词,合伙人,也算是主人对不对?

    其实言下之意是:老板娘!

    聂小倩倒也没往深处想,可能还在念着刚才的故事。

    又聊了一会,顾鸣抬头看了看天色,不由起身道:“好了小倩,我先告辞了。”

    再不走,一会聂大人回来问起之前的事多尴尬?

    “嗯,那你尽快去找店铺。”

    聂小倩似乎猜到了顾鸣的心思,没去挽留。

    “好!”

    还好他溜的快,刚走没一会儿,聂鸿书便匆匆走了回来。

    “咦?那小子走了?”

    一听语气不对,聂小倩赶紧上前应道:“嗯,顾公子走了许久了。”

    “他来找你做什么?”

    “也……没什么,说是新写了一本书。”

    聂小倩犹豫片刻,没说开书斋的事。

    “新书?怕不是这么简单吧?”聂鸿书沉着脸:“之前你俩是怎么回事?”

    “啊?没……没怎么啊?”

    “你当爹爹是瞎的?你俩……

    罢了,你也不小了,普通人家的女儿大多十四五岁就嫁了,你都十九了,应该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话已至此,聂小倩干脆一咬牙:“爹爹,女儿……女儿喜欢顾公子。”

    聂鸿书不由捂额。

    “引狼入室,真的是引狼入室……”

    听到这话,聂小倩不依了:“爹爹,你怎么能这般形容顾公子,他……他可是正人君人。”

    “你才认识他多久?正所谓画虎画皮难画骨,你了解他吗?”

    “就算女儿不了解,从他的诗句、小说也能看的出来,他是一个有才华的人。”

    平日里,聂小倩几乎不会与父亲顶撞。

    但在这件事情上,她却是铁了心一般,寸步不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