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 > 我在聊斋写小说 > 第八章 好好好、妙妙妙……
    一到家,聂小倩便将顾鸣所写的三幅字一齐拿上,并匆匆来到书房。

    “爹爹~”

    “嗯?”

    聂鸿书正在埋首看书,听到女儿的声音不由抬起头来。

    “爹爹,你先看看这三幅字……”

    聂小倩走到书桌前,将字幅一一摊开。

    刚晃了一眼,聂鸿书便笑了笑:“呵呵,这谁写的?可不怎么样……咦?”

    他的本意是字写的并不怎么样,下一刻看清所写的内容,话音嘎然而止。

    “好、好、好!”

    片刻后,竟有些失态地连连拍案,连声呼好。

    “顾鸣……”随之,聂鸿书的眼神落到印章处,喃喃道:“此人是谁?”

    “他便是这郭北县中的一个秀才。”

    “秀才?”聂鸿书似有些不信:“一个秀才竟能写出如此佳句?”

    凭心而论,他乃堂堂举人,也自认写不出这样的诗作。

    “爹爹,他的确是个秀才,只是……有些与众不同。”

    “你认识他?”

    聂小倩点了点头,随之讲起了与顾鸣结识的经历。

    包括顾鸣写的小说、力战两个家丁、所述的梦境……源源本本道了出来。

    当然,梦境中含有少量令人脸红心跳的情节,就自动略过了。

    “爹爹,你自幼教导女儿不要信什么鬼神之说,可是……也不知为何,女儿依然信了几分……”

    听到这话,聂鸿书出奇地没有喝斥,而是皱着眉头来回踱步。

    其实,他的心里隐藏着一个天大的秘密。

    大约二十年前,他无意中遇到了一个女子,一见倾心。

    仅过了几天,二人便成其了好事。

    一年后,女儿降世。

    聂鸿书初为人父,将女儿视若珍宝。当然,内心里也更加疼爱娇妻。

    却万万没想到,女儿不满两岁时,妻子便弃他而去。

    倒也不是背叛他,或是离开人世。

    离开的那一刻,她终于道出实情:她并非人类,而是狐妖,到尘世间渡红尘之劫。

    如今缘分已了,她要回山中继续修炼,以求正果。

    同时还说,女儿并未继承她的血脉,与正常人类一般无二,让聂鸿书不必为此担忧。

    “爹爹,女儿相信顾公子不是普通人,所以才会信他的话。

    如果爹爹要责怪女儿,女儿也没有怨言……”

    “不,爹爹不怪你!”

    聂鸿书摆了摆手,随之叹了口气。

    见状,聂小倩心里一紧,忍不住问:“爹爹,你是不是遇上了什么烦心事?”

    “呵呵,没什么,爹爹会处理……”

    实际上,他是真的有烦心事。

    虽然刚到郭北县不久,但他已然隐隐感觉到一股暗流汹涌。

    百姓怨声载道,县令却花天酒地,与一帮商人沆瀣一气,只顾着搜刮民脂民膏。

    摆在他面前的只有两条路:一条,随大流,睁只眼闭只眼。

    第二条,以一己之力抗争。

    但,如此一来却要冒极大风险,很有可能被对手联手打压,轻则丢官,重则丢命!

    “对了女儿,为父现在便写一封请柬,你回头交给玉儿,让她转交给顾鸣。”

    一听此话,聂小倩眼神一亮:“爹爹,你打算请顾公子到家里来?”

    “嗯,虽然他的字写的不怎么样,但所写的诗却令人惊艳。故而,为父想与之交流一番。”

    ……

    另一边。

    顾鸣早早收了摊,随后来到家附近的一间茶馆。

    也不知是什么原因,茶馆里的人并不多,一个身着青衫的书生坐在角落里,一副无精打彩的样子。

    “乐平兄,今日这么闲?”

    顾鸣微笑着走了过去。

    书生名叫贺永良,字乐平。通常,读书人彼此间喜欢称呼对方的字,以示文雅。

    也可以称对方的姓加上一个兄或是老弟之类,以表亲热。

    二人以前曾同过窗,并一起参加童试,结果顾鸣一次就过,贺永良却落榜了。

    之后,又连续考过两次……还是没考上。

    心灰意冷之下,干脆当了个说书人以谋生计。

    贺永良没好气道:“好你个秀才,你是在取笑我是不?”

    “岂敢岂敢……”

    顾鸣坐了下来,抬手要了碗素茶,并摸出一文钱放到桌上。

    虽说现在腰包里稍微硬扎了一点,但也不能在这种地方显摆不是?

    “乐平兄,其实我今天来是给你送财!”

    “送财?”贺永良眼睛一亮,随之却又一脸鄙夷:“就你?吃了上顿没下顿的,还敢说大话?”

    “差不多得了,你又能好到哪里去?”

    二人相互挤兑了一句,顾鸣这才从身上摸出一本《杜十娘》来。

    “咦?哪来的书?”

    “你看不见封面上的作者名?”

    “嗬,想到你居然也开始写书了,让我看看先。”

    贺永良一把将书抓了过去,随之开始翻阅。

    刚看了一小段便抬起头瞟向顾鸣:“这真是你写的?”

    “废话!”

    “不对啊,你怎么写上白话文了?记得你一向自命清高,说那是什么市井杂记,难登大雅之堂云云。”

    这么一说,顾鸣的脸不由微微发烫。

    没错,的确有这么一说。

    不过说这话的是以前那个酸秀才,并不是他。

    于是乎,只能故作羞恼:“哪来的这么多废话?诶,这天上还一会晴,一会雨的,老天能变,人为什么不能变?”

    “行,你比我这说书的还能掰扯。”

    贺永良揶揄了一句,随之继续低头看书。

    “哟,你断句用的这些个符号还挺别致。”

    “看重点,先别管这些细节。”

    对于当前世界来说,顾鸣所用的标点的确复杂了一点。

    但就前世来讲,也只是几个常规的:逗号、句号、冒号、问号、感叹号、

    只不过,就算没见过这些标点,只要稍有点脑子的人,根据行文也大致能猜出其意思。

    “妙、妙、妙……”

    看了一会,贺永良不由自主赞叹出声。

    “你学猫叫呢?”

    顾鸣趁机夺回书册。

    “喂……”贺永良急了,伸手来夺。

    “乐平兄,你想耍横是不?”

    “不是……你到底啥意思?我正看的起劲你便抢了回去,存心吊胃口是不?”

    没错,就是要吊胃口。

    不然这家伙怎么肯花钱买呢?

    “乐平兄,大家都是明白人。我为什么给你看这本书,你心里有数。”

    毕竟,普通百姓识字的只占少数。

    要想打响书的知名度,最好的方法莫过于交给说书人。

    也因此,顾鸣才会专程跑来找贺永良,想通过他,将杜十娘的故事传遍大街小巷。

    用前世的话讲,这叫轰动效应,或是明星效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