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 > 重生之先声夺人 > 第六百六十九章 爱要不要
    小萝莉和她的水水互诉衷肠了半个小时,就被徐毅光拉走了,大老远从京城回来给家里的长辈们拜个早年,晚上自然不能在酒店里和林淼同床共枕——

    事实上两家的家长,也开始警惕这个操作了。毕竟洛漓是肉眼可见的胆子大、作风胡来,林淼更是人尽皆知的知识面广、主观能动性强,这俩货凑在一起,哪怕客观上硬件条件不允许,可大人们仍然很担心这俩货会做出别的出格举动,想想那场景,放在二十年前流氓罪盛行的时候,搞不好连《未成年人保护法》都保他们两个不住。

    洛漓和徐毅光前脚离开没一会儿,江萍和晓晓后脚就回来了。

    进了屋,江萍照常对老林甩脸子,反正现在理在她身上,只要不是直接动手抽耳光,老林一概得憋着,这一憋,少则三五年,多则一辈子,基本上这辈子是别想在江萍面前翻身了。除了江萍也报复性地来一把,但依林淼对江萍的了解,在这种大是大非的问题上,江萍纵然真的有想法,也绝对没那个胆子,所以老林在家里抬头做人的可能性,已经几乎无限趋于零。

    ——道德层面上有江萍打压,经济层面上又被林淼一脚踩住,他现在真的只能养老了。

    林淼给他的建议是,不如去学钓鱼,因为象棋和书法真的趣味有限,不像钓鱼,扎进去后就容易上瘾,更关键是林淼还有百分一千的信心,可以负担起老林的全套装备,而且保证件件极品,拎着钓鱼工具袋坐到一群老头子中间后,保准分分钟变成河岸边最靓的那个仔。

    地位已经一落千丈的老林,对江萍无话可说,只能跟晓晓说几句话。

    林淼把洛漓跟着徐毅光回来的事情跟江萍提了一嘴,江萍还是习惯性不喜欢洛漓,冷着脸表示无所谓,未来婆媳关系相当堪忧。

    但人与人之间的缘分不能强求,林淼没再信誓旦旦跟江洋下决心,十年之后要跟洛漓双宿双栖,反正只要自己保持现在的势头,到时候人生大事根本轮不到江萍做主——父母之命和媒妁之言,那是建立在自己还不具备掌握一切的能力的前提下的,如果一切尽在掌控之中,一个人一旦要对自己的婚姻做出决定,耳边必然只剩两种声音:不见得发自真心但又不得不政治正确的祝福和溢美之词,以及绝对发自肺腑而且不在乎新人反应的尖酸刻薄之语。

    总而言之,说到底,自身实力决定一切。

    又一个星期翻篇过去,便是东瓯市本学期的最后一周。在距离全市初三统考仅剩不到10天的冲刺阶段,林淼终于放下了一切琐事,全心全意进入了备考状态。

    各种乱七八糟的额外作业,全都停掉了,每天坚持五套试卷,天天都是考试状态——连语文试卷的作文都要写完的那种。早上7点半开始到11点半,连续四个小时,做完语言和英语,然后直接交给朱彤筠和张幼薇批改,下午1点开始到5点,做完数学和自然科学,然后交给华慈杰和教自然科学的三个老师,晚上下课后不回家,继续上楼跟初二的孩子们上晚自习,7点到8点半,写完一套历史和社会与思品,中间连吃饭都要赶时间,上厕所是跑着去的,全程用对待坑父仇人金德吉的态度对待试卷,身边三米之内永远弥漫着生人勿进的气息,别说小孩子,就连老师都不敢轻易跟林淼说话。

    在这种紧张又急迫的生理状态下,林淼感觉时间过得既快又慢,正常来说,五门考试是要分两天半的时间考完的,他这么个玩儿法,相当于是在把时间调快2.5倍后,还一口气就连续爆种了五天,这种强度,纵观整个东瓯市,恐怕也只有东瓯中学的高三学生才能顶得住。

    一口气连续作战了五天,中间可以称得上休息和消遣的,应该只有回家后跟洛漓打十来分钟的电话。小萝莉星期天被徐毅光带走后,就没来找过林淼,估计也是怕林淼分心,可见还是很懂事的。如是这般到了周五下午放学,来自地球的中考圣斗士林淼,突然选择放弃晚上的最后一门垃圾开卷考,背上书包,在全校同学们充满敬佩的目光中,走出了学校。

    冬至过后日渐恢复明亮的天色下,林淼站在校门口,对面是已经迫不及待在蛟龙巷巷子里就位的挖掘机,身旁不远处,是已经被拆成废墟的观音庙巷,放眼望去,短短不到一年时间,湖滨路四周已然面目全非,而在他的前世,这一带经历二十多年,也从未有过什么大的变化。

    “这都是寡人的手笔啊!”林淼对前来接他下班的黄清清大声吹嘘。

    然而新秘书很是有点不上道,居然敷衍老板道:“好啦,好啦,知道你厉害行了吧!赶紧走了,我晚上还要出去吃饭的……”

    林淼拉着她的手问道:“相亲吗?”

    黄清清嘴角微微一扬,满脸又羞涩又期待的样子:“不告诉你。”

    林淼叹口气道:“这方面你比小红姐姐靠谱多了,晓红姐姐现在只想找我这样的,年轻、帅气、有钱、有才华、有名气、有身份、有地位,可惜啊,她等不到我了……”

    这话听得跟在林淼和黄清清前后左右一起放学的孩子们,很是想给他一记闷棍,只有黄清清居然当林淼是在开玩笑,说道:“哇……老板,你怎么这么自恋啊?”

    林淼很不满道:“客观描述事实,怎么能叫自恋呢?!”

    黄清清咯咯大笑,纯粹只当林淼是在说笑话。

    出了蛟龙巷,叫了一辆出租车,两人直奔人民路的出版社大楼而去。

    林淼千躲万躲,还是没躲开所有的事情。

    丁少仪让人在沪旦大学找人代笔的事情,已经有了眉目。学校新闻系某位大二的才子,挺身而出接下了活儿,而且貌似写得相当不错,丁少仪在电话里对其大作赞不绝口。而且对方不但写了续篇,居然还把林淼的序章都给改了,改完之后直斥林淼写得垃圾,这让林淼很是不高兴,当场就决定十年之后如果自己能长到一米八,就果断约他出来单挑。

    文化人之间的战斗,反正说是说不清的,最后还是要靠拳头来比出胜负。

    但如果长高的前提不成立的话,那还是算了。

    君子不立危墙之下,没有绝对的取胜把握,就坚决君子动口不动手!

    就是这么充满人生智慧!

    十几分钟后到了出版社大楼,正好也是出版社的下班时间。

    逆着人群见到江晓红,江晓红先在楼下跟林淼说了个很重要的事情。《红苗》这次征文一等奖的东瓯中学名额,已经被市里正式通过了。但仅此一回,下不为例。与此同时,市教育局又做出了一个正式决定,同意东瓯中学以自主招生的形式,每年最多招20个特长生入校,特招形式涵盖体育、音乐、美术、文学等特长生,文学特长以“市级及市级以上征文比赛一等奖为参考,名额不超过10个”,所以“下不为例”的意思,其实就是下次不许一口气搞30个名额了,太招人恨了,但10个名额还是可以接受的……

    如此以来,可被视为市级比赛的《红苗》征文比赛,相当于就是被彻底洗白了。

    林淼对这个结果毫不奇怪,国内的事情就是这样,很是钻空子的行为,都是先有行为,后有规范,本质就是多方利益的博弈。吃还是要吃的,但是吃相不能太难看,必须吃得优雅,吃得高级,吃得让吃不着的人心悦诚服。这样才能你好我好大家好。

    站在出版社大门口跟江晓红说了十几分钟,说得天色都发黑了,林淼才终于结束谈话,带着黄清清上了出版社的12楼。

    从电梯里出来,楼道里早就亮起了橘黄色的灯。林淼看着那些灯的样式,感觉貌似就是丁少仪从原先的地方拆下来的,也是艰苦朴素得很有技术含量。

    到了办公室门前,推开外间的门,林淼向坐在门对面桌子后的丁少仪的新秘书问了声好,然后径直走到内间门前,打开房门,走了进去。

    “姨姨,哪个家伙啊,那么嚣张?”林淼走到丁少仪跟前,很是张狂地问道。

    丁少仪却难得没站在林淼一边,笑着拿起一份摆在桌上的文稿,递给林淼道:“你自己看。”

    林淼接过来,先扫了眼名字,邱小华,感觉有那么点熟,但一时又想不起这位仁兄是谁。

    然后认认真真把华仔的稿子读了一遍,读完之后,顺着那熟悉的文风,终于回忆起这位是何方神圣。貌似是那位《某某手记》的原作者,这下李鬼遇上李逵,有点心虚啊……

    林淼转头望向丁少仪,丁少仪笑吟吟道:“确实厉害吧?”

    林淼不得不服地点点头,又反问:“价钱怎么算?”

    丁少仪想了想,说道:“在校生不用给太多,我这边开价千字200元,你打算给多少分成?”

    林淼反问道:“小红姐姐跟他谈了多少?”

    丁少仪微微一笑:“他说至少跟你对半分。”

    林淼沉默片刻,水平上心虚,身为甲方的心却一点都不虚,呵呵一笑:“说了5%,就是5%,我还是那句话,写得顶好是卖那么多钱,写得一般好也是卖那么多钱,中国不缺写东西的人,同意就签字,不同意就拉倒,爱要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