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 > 重生之先声夺人 > 第八百八十九章 民营巨无霸
    圆寒眼睛一闭一睁,醒来已经是下午三点半,不但成功迟到,而且还错过了两个姑娘和他老板打来的28个传呼。圆寒惊得一个鲤鱼打挺,匆匆忙忙套上裤子,披上外套,袜子也不穿,光脚套上鞋,不刷牙不洗脸,火速飞奔到楼下的公用电话亭里,一边胡子拉碴地搓着眼屎,一边顶着冷风给两个姑娘打了电话。

    把两个姑娘安抚下来后,圆寒这才稍微缩了缩脖子,踩着快冻成冰棍的脚,又给汽修厂的老板打过去,向老板解释昨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神奇的是,电话那头的海龟老板听完圆师傅的解释,竟根据圆师傅一贯以来放纵不羁的尿性,对圆师傅的旷工行为表示了理解。十分钟后,圆寒放下电话,松口气的事情,连打了三个喷嚏。

    大冷的天,他只穿了外套,里面却只有薄薄的一件,顶着大风在外面打了将近20分钟的电话,不感冒简直对不起上帝。圆寒昏昏沉沉地回到家里,倒头歇了片刻。屋里安静了大概十来分钟后,他突然又像触电一样跳起来,精神莫名抖擞地打开了电脑……

    而同样的情况,也在京沪两地不少真正的富一代家里中,密集上演。

    哇咔咔的炒作,加上央视的广告,外加小可爱游戏大厅领先时代的游戏体验,所有这一切加到一起,全国网络麻将大赛的十万块奖金,已然不再是什么诱惑,而仅仅是一个借口。沉迷游戏大厅的人,根本不再是奔着钱去的,那种“有钱就能变强”的开着外挂碾压其他人的感觉,才是促使他们不断地把时间投入进来的最重要原因。

    花十块钱就能称王称霸,这么高性价比的快乐,哪里去找?

    这年头就算去舞厅跳个舞,门票都得两块钱,再随便倒两杯茶,十块钱就出去了。而且跟别人老婆隔着衣服蹭来蹭去也没什么意思,低级趣味不说,还有被别人老公爆锤的风险。

    反观眼下这个活动,绝对就是环保、舒适又安全。大冷的天,裹着被子坐在屏幕前,屋里暖烘烘的,家里又有吃有喝,还能正大光明地恃强凌弱,明火执仗地欺男霸女,从此摆脱原始的生理追求,在高级的精神层面上获得快乐与成就的相统一。

    有钱人的快乐,其实也就是这么简单。

    哇咔咔科技游戏公司的广告在央视播出后,短短一周时间,东瓯市农行银行的全国办卡人数陡然激增了二十来万,存的钱虽然不多,最多也就千把块,显然就是拿银行卡当小可爱科技的充值卡来用,但在林淼眼里,这些用户的意义却远非那么简单。

    如果不是担心引发哄抢,林淼甚至都恨不能自己掏腰包,送这些人每人千把块,把他们捆绑在招财猫的消费体系内。这些人使用招财猫的行为,可比存钱这件事宝贵多了。

    毕竟,这都还没过完98年啊……

    眼下家里能买得起电脑,用得起网络,并且有功夫专门办卡充值的,在种种这些门槛条件的删选下,林淼所得到的每一个用户,显然无一不是有钱又有闲的存在。等这批人养成在招财猫上消费的习惯,那他们势必就将成为林淼实行下一步计划的主力先锋军。

    接下来全社会消费模式的转变,必然是要有这群人来带领完成的。

    林淼初步估计,这批人理论上的总人数,应该能到1500万左右,依据就是《寻仙》单册的销售量,始终维持在550万左右,这就说明全国眼下有能力且有消费意愿的家庭,大概也就是这么多户——毕竟《寻仙》三部曲,分开单册的总数就有足足34册,每册20元,要买到全套书籍,总价就高达680块钱。而这年头月平均收入只有1500块左右的普通城市家庭,是绝无可能拿出年收入的将近二十分之一干这种事情的。

    能干得出这种事,而且还是稳定持久地干了三年,并且在买了“单册版”后还追够“上下册精装版”甚至“全本合集版”的,只能是那种完全不缺钱的人家。

    鉴于每户家庭理论上应该只会买一次,所有550万册的销量背影,按一家三口人数来算,所代表的差不多就应该是1500万上下的富裕群体。

    接下来二十年,排除极少数运气不佳阶层跌落的,这个群体中的绝大多数人,阶层优势和与之相匹配的经济优势只会越来越巩固,越来越明显。

    所以林淼根据这些粗略的大数据分析出来的结果就是,如果招财猫的用户能在2000年前达到500万,那么这就基本等同于,小可爱科技已经具备了为全中国所有有钱人服务的能力。

    “小可爱游戏大厅注册用户上周突破了60万,搜喵贴吧注册用户现在是78万,博客注册用户31万,上上个星期招财猫全国消费加起来,只有860块钱,上星期小可爱游戏大厅的麻将比赛活动推出后,全国客户充值了22万多,同比增长了大概260倍,不过郭总说服务器又有压力了,您刚打给他的2000万,又买了服务器,不然怕过年吃不消。”

    淼爷想都不想:“花,该花就花!”

    林婉如提醒道:“林总,这笔钱再投下去,小可爱科技今年就亏损4500万了。”

    淼爷豪气地一摆手:“该花的钱不能省!”

    林婉如继续提醒道:“林总,这不光是花钱的问题啊。您公开表态过的,说了集团财报要对社会公布,小可爱科技现在这个营收,财报一出来,很有可能会影响集团的信誉。万一又有人像前几个月那样散布谣言,吓得一大群人去农商银行排队取钱,那我们就太被动了。”

    “嗯?”林淼转头看看林婉如。这么漂亮的姑娘,年纪轻轻就把公司当成自己的家,这么设身处地为老板着想,你莫不是真想当老板娘?淼爷内心很阴暗地想着,安静片刻,又摇了摇头,“没关系,该说什么,就说什么。真要有人敢动手动脚,我们的律师团队也不是吃白饭的,我可是年薪十万养着他们。实在情况被动,我也不是没有后招。”

    林婉如跟林淼独处久了,态度上也有点放松了,立马好奇问道:“什么后招啊?”

    林淼呵呵一笑:“我告诉你,还能叫后招吗?”

    林婉如脸上的笑容立马僵住,心里又气又怕,低下头,露出一副犯了错的样子。

    “行了,你先下楼休息吧。”林淼端起面前的热牛奶。

    “好,您也早点休息。”林婉如轻声说着,匆匆退出书房,下了楼。

    林淼双手捧着杯子,吹着热气,看着林婉如的背影,心里微微一叹。

    当领导也挺难的,跟底下人太随意,就没了威严,有损组织力和领导力,可要是总板着脸,底下人都怕你,又容易漏掉很多声音,对下面的情况把握不到位,有损团队凝聚力。

    山水集团,眼下已经大到一定的规模了。

    江海房开有正式合同的员工超过400人,算上临时工,人数已经破千;小可爱科技也在最近两年内,扩充到了300多人的研发团队,天源文化虽然人不多,但是握有东瓯市文化出版社60%的股份,丁少仪那边每天嗷嗷待遇的员工,也足有400号,接下来小可爱中文网势必要跟天源文化靠拢,没个300人的团队,根本搞不定那么多的事情。

    至于农商银行,总部、技术部门、各城市分行、各网点人员,将来没有万把人,绝对玩不转。同样的,等到江海广场扩充开去,集团还需要为江海房开配备一个专业的物业总公司,不然外包给全国各地的小公司去做,根本无法让人放心。江海房开以后的员工,人数过万也是迟早的事情。而小可爱科技的业务,所需要的信息工程师数量,比这个数字会只多不少。

    十年之后,山水集团的员工总数,林淼保守估计,最少也是十万之数,算上五险一金,哪怕每人每年的平均薪金支出只有十万,光是工资压力,就是十亿以上,到时候为了节省成本,江海房开的写字楼,估计就真的只能自产自销了,还有日常运营、科研投入、设备更新的费用,这些全都是没办法节省的,也就只有企业宣传这块,倒是能自己处理一下。

    现在最赚钱的天源文化,今后将不再担负赚钱的任务,我希望每年能保本就行,而眼下狂烧钱的小可爱科技,将来如果做不到日入过亿,整个山水集团的流水可能就要出问题。因为江海房开的运营,必然是要长期负债维持的,而农商银行作为一个商业投资银行,却又不可能把钱全都借给江海房开还债——道理很简单,农商银行的钱如果放给其他企业,利润收益显然更高,而且十年之后,林淼铁定不可能再把持70%的农商银行股份,能维持在40%到50%之间,就算奇迹中的奇迹了,更大可能性是,他的股份连20%都不到。

    毕竟是社会主义国家,金融工具,收归国有才是历史的正确发展方向。

    林淼想得入神,对将来这一摊子事情,纠结得眉头紧皱。

    为了处理这些多事情,他的秘书办公室还不知道得配备多少人。光是现在,除了跟山水集团对接,跟各地项目对接,黄清清、林婉如和端木蓉三个秘书就已经忙得团团打转了,往后秘书办公室内部,说不定还得设一个类似秘书长的职务,主持秘书办公室的日常工作,统筹协调,这个位置,林淼心里倒是有极好的人选,可惜,还要等很久啊。

    这么想着,他不由得拿出纸笔,又把手头掌握的机构资源画了一遍。

    一张图表下来,林淼半晌才呼出一口气。

    狗日的,这实力,放在非洲都能建国了吧……

    而像山水集团这样的民营巨无霸,在真正的牛逼国企面前,又能算什么?

    能管住十几亿人国家的执政党,组织力,绝对是超神级别了。

    话说我是不是也该在集团内部设立一个员工等级制度了?

    明天早上没课,夜里十点多,林淼越想越精神,一手支着脸颊,歪着头看着面前的“林氏产业”结构图,手里拿着铅笔,思绪飘散地在上面涂来涂去。

    林淼私人秘书办公室下面,现在挂靠的机构,已经不比山水集团要少。

    除了秘书室和安全室,还有一个助学基金办公室,一个从天源文化公司拉出来的律师事务所,一个从山水集团董事局下来拉过来的天河投资有限公司,而天河投资公司下面,又下辖掌握着10%的阿里股份,50%的QQ股份,以及全资控股的哇咔咔游戏……

    这三家公司要是能做起来,林淼的私人财富,估计能和整个山水集团都有得一拼。而且更让他省心的是,这些产业的具体工作,全都是别人在做。

    他只用坐等收割而已……

    回想自己刚重生回来那会儿,对阿里和QQ还是充满敬意的。

    但现在再看,那种敬意,或许才是真正束缚自己的东西吧?

    “嗯?”林淼拿着笔在纸上画了半天,突然间却眉头微微一皱。

    笔尖在QQ上画了两圈,又转到哇咔咔上面,画了两圈。

    “狗日的,如果游戏产业全都让哇咔咔包圆了,那QQ的存在,还剩多少意义?我特么干嘛要那么客气?”林淼自言自语,突然放下笔,拿起手机,给林婉如打了个电话。

    刚在楼下洗完澡,要躺下来休息的林婉如,一接到林淼的电话,还以为小豆丁是有什么特殊需要,心里一阵期待地赶紧拿起来问道:“林总?”

    却听林淼沉声道:“你给小马哥和tony老师打个电话,让他们明天晚上到这里来开个会。”

    “好……我马上联系他们。”林婉如弱弱回道。

    林淼嗯了一声,就挂了电话。林婉如拿着手机,听着忙音,一阵茫然后,自嘲地笑着摇了摇头。心想自己也是想上位想疯了,居然打起了11岁小孩的主意,真是臭不要脸……

    楼上,林淼挂断手机,又打开了一条在一个多小时前发来,这会儿才发现的短信。

    “水水,晚安~”

    林淼笑了笑,回道:“晚安,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