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 > 谍影仙途 > 第四章 不靠谱的搭档
    朝府。

    喜鹊叽叽喳喳的叫着,说不出的欢喜。

    朝鲁打了一个哈欠,将两条长腿在柔软的貂皮上尽量伸直,房间里已经点起了暖炉,温暖又舒适,他竟觉得有几分困意上涌。

    林素云将门关上,转身问朝鲁:“你真让锦儿去给陆洲做蝎尾?”

    朝鲁皱眉:“不然呢?”

    “锦儿从小就没离开过我们身边,突然要去做这么危险的事情,我这心里总不是滋味,再说她怎么就非要去呢……”林素云眼睛里充斥着担忧与不解。

    一开始以为朝锦儿只是闷的慌想找点事做,等回过味来才觉得不对劲,很明显问题出在陆洲这里。

    “别担心了,不是还有曲七娘吗?”

    朝鲁晃了晃头,看着林素云的后背,突然觉得林素云今天的身段竟然柔美了许多。

    林素云不知道该怎么说。

    作为女人的直觉告诉她,女儿可能是奔着陆洲去的。

    自从女儿登上青云榜以后,她就一直担心朝锦儿的脾气。

    今儿劈劈这个,明儿劈劈那个。

    这样下去,以后还怎么找道侣啊?

    可是今天发现朝锦儿似乎对陆洲的态度不一般,她顿时有种养了多年的白菜被猪拱了的感觉。

    “你说,咱女儿是不是喜欢上陆洲了?”林素云喃喃问道。

    “你说什么?”

    朝鲁的喉结微微颤动,努力将视线从林素云柔软的腰肢上挪开,心底暗暗叫苦,陆洲这小子的酒里到底放了多少补药,劲儿怎么这么大?

    “我是说,咱女儿和陆洲……”

    “他们俩啊,要是成了正好,就咱那闺女动不动就把人给劈了的性子,我头发都愁白了好几根。”

    “有你这样当爹的嘛!”

    “前几日你不是还愁着女儿以后嫁不出去吗?女人啊,翻脸比翻书还快。”

    “今晚你自己睡。”

    林素云心里气闷,直接站了起来,打开门径直走了出去。

    朝鲁怔了怔,似乎,说错话了?

    还有,

    你走了,我怎么办……

    ……

    ……

    丽春院的后院是老板娘曲七娘的院子。

    曲七娘正是陆洲进门时见到的女人,丽春院的姑娘都叫她七姐儿。

    而现在,陆洲和朝锦儿就被曲七娘一路带到了后院的一个房间内,房间内有着粉色的流苏,梳妆台上的胭脂粉用鼻子一闻便知道是卿云斋的上等货。

    曲七娘的唇角含着一丝笑意,凝目看向面前的一男一女。

    男的背脊挺的笔直,眉很浓,眼睛很大,薄薄的嘴唇抿成一条线,挺直的鼻梁使他整张脸看上去更加削瘦。

    女的她很熟悉,青云榜排行第七的朝锦儿,朝都统的女儿,想不认识都难。

    只是她很意外,朝锦儿竟然会是她的蝎尾。

    确切的说,是面前这个叫陆洲的蝎尾。

    因为,陆洲才是蝎首。

    “最后我再确认一遍,你确定要开启这个情报点?”曲七娘问道。

    她问的人自然是陆洲,因为只有蝎首才有开启蝎子窝的资格。

    陆洲梳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说道:“原本我很确定,现在看到了蝎尾,我反而不确定了。”

    朝锦儿怔了怔。

    本就清冷的面孔泛起了一丝红润,可能是被气的。

    曲七娘笑道:“你不觉得被嫌弃的应该是你这个蝎首吗?”

    朝锦儿位居青云榜第七位,无论怎么看,实力都比陆洲高上许多。

    作为千牛卫的情报机构,除了收集情报归纳信息之外,也经常会执行一些特殊的任务,而这种特殊的任务一般来说实力越高越容易成功。

    陆洲作为蝎首,修为一般,竟然看不上青云榜第七的蝎尾,让曲七娘不由觉得好笑。

    陆洲摇摇头,说道:“我不是对她实力的怀疑,只是因为她太过耀眼了,整个沈州城怕是没几个人不知道她的名字,这样的蝎尾,恐怕我们都不用出门,全沈州城都知道我们这儿是千牛卫的地盘。”

    陆洲比任何人更了解卧底的残酷,稍有不慎,便是万劫不复,带着这样一个定时炸弹,他实在不放心。

    朝锦儿面无表情的看了陆洲一眼,然后掏出一件物事,往脸上一覆,转眼之间就变成一个容貌普通的女子。

    “这下陆师兄可以放心了?”

    看来这姑娘也不是全无准备。

    陆洲却摇摇头:“还不够放心。”

    朝锦儿眉头轻皱:“还有哪里不放心?”

    陆洲叹了口气:“你叫我陆师兄,我能放心吗?另外,若是你的身段能变臃肿点,就更好了。”

    朝锦儿吐气如兰,隔了许久方才说道:“我知道了,我会改过来。”

    曲七娘见二人已经谈妥,他们都有千牛卫的印鉴,也都对上了所有的暗号,没什么好怀疑的,再加上朝锦儿的身份在这摆着,她叫陆洲为陆师兄,陆洲的身份也自然做不得假。

    也就是说,丽春院这个情报点,正式启动了。

    “好了,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曲七娘,是这座蝎子窝的养蝎人。”

    “你们也把各自的情况互相说一下,以后行动的时候多一分了解,便多一分活下来的机会。”

    “朝锦儿,蝎尾,返虚境九品。”

    “陆洲,蝎首,归元境三品。”

    修炼一途道阻且坚,炼气、筑基、结丹之后,方是归元,陆洲显露出来的便是归元境。

    归元之后还有化神、凝道、返虚三大境界,每一个境界又分九品。

    朝锦儿如今便是返虚九品,距离渡劫境只差临门一脚。

    曲七娘对他们的修为不感兴趣,她只是养蝎人,行动与她无关。

    “从今天起,你们便是搭档了,你不再叫朝锦儿,你的名字叫曲锦儿,是我曲七娘的远房侄女,回头我把资料拿给你,你也不叫陆洲,你现在的名字叫陆川,我刚聘请的账房先生。”

    作为一个职业的养蝎人,曲七娘早就准备好了蝎子的身份。

    陆洲的嘴角不经意的抽了一下。

    敢情一直以为自己应聘的是杀手组织的CEO,其实只不过是东管洗浴城的会计?

    还带着一个不靠谱的搭档……

    丽春院的所有姑娘都知道,新来了一个模样清秀的账房先生。

    姑娘们顿时来了精神。

    春花秋菊总爱围在账房先生沏茶聊天。

    冬梅夏荷没事就和账房先生谈诗赏赋。

    唯独曲七娘的远房侄女总是冰着一张脸,好似丽春院的姑娘都欠她几吊钱。

    万花从中过,片叶不沾身。

    天地良心,陆洲只是为了从这些姑娘口中套出一些情报而已。

    比如——

    黄山书院的院主和清风书院的大弟子为了花魁大打出手。

    金狮镖局的黄镖头只坚持了三分钟。

    金刚寺的枯叶禅师对着姑娘讲了一夜的佛经,把姑娘讲的痛哭流涕。

    朝锦儿看到这些情报的时候,内心是崩溃的,这些也算是情报?

    曲七娘好像对陆洲的表现很满意。

    “你觉得这些都是废话?”陆洲似乎看出了她的疑惑。

    “难道不是吗?”朝锦儿瞥瞥嘴。

    “你说是就是吧。”陆洲觉得对于这个没有经过社会毒打的姑娘,还是不要讲太多道理。

    因为懂的人不需要,不懂的人讲了也不会懂。

    “我还有一个问题。”朝锦儿看着他,嘴角忽然微微翘起。

    “陆账房还记得,大明湖畔的夏雨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