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 > 骑驴仗剑 > 第一百一十八章 初露锋芒
    长寿抬头看着肖严。如果不是肖严自称是大楚国官员,长寿一时半会还不会认出他来。

    两个人只在京城外破道观里见过一面。当时是天师张幻陵和长寿两个人对话,肖严只是站在一旁看着而已。

    “哎哟,这不是长寿小师傅吗?听说你奉陛下旨意跟随慕容星石将军到青白王朝乞雨。我听说前一段时间青白王朝天降大雪应该是乞雨成功了。那你怎么在这里?”肖严仿佛刚刚才看见长寿一样惊讶的问道。

    “我随处走走随处修行。”长寿含糊的答道。

    “如果陛下早知道就不应该把您送到他们这里来乞雨!这帮狼心狗肺忘恩负义的东西!”肖严骂道。

    “谁忘恩负义?不是你偷偷跑来想跟乌骨人密谋想对我们青白王朝不利的吗?大楚国从皇帝以下都是一些背信弃义趁火打劫的家伙!”押送肖严的将领反骂道。

    肖严一时无语。皇帝陛下的亲笔信还在他们手上,铁证如山没有办法辩驳。

    那名将领扭头看着长寿:“原来你也是大楚国人。你跑到这里干什么?是不是想替乌骨人打探消息?这个女人是不是你拐来的?”

    一连串的问题让长寿没有办法回答。

    “进去!你也滚进马车里面去!一起押到锦州府等着让齐王发落。”将领吼道。

    肖严和窝阔敦都看着长寿,等着他展露手段把这些官兵都制服,然后他们好逃命。

    他们没有想到的是长寿居然起身乖乖的登上马车钻进车厢里。

    “臭娘们还有你,你也给我进去!”将领喝道。

    窝阔敦现在对“臭”这个字十分敏感。

    她听见将领骂她是臭娘们气得像疯了一样。

    窝阔敦跳下老驴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拔出短刀向将领扑去!

    “臭男人,去死!”窝阔敦喊道。

    游牧部落的女人都很泼辣,但是青白王朝的女人受南面大楚国的影响,一百多年来也逐渐变得柔弱了。

    将领看见明晃晃的短刀向自己捅过来也吓了一跳急忙闪身,短刀在他的链子甲上划过,竟然擦出一道亮痕!

    窝阔敦不依不饶的再一次挥刀扑上直扎他的脖颈。如果得手,即使头不会断,也得喷血而死。

    将领只好抬手用手臂上的铁甲硬挡。

    “噹”的一声,短刀被磕脱手飞了起来。

    “把她按住,乱棒打死!”将领气急败坏的喊道。

    就在这时,那把磕飞的短刀从半空中落下竟一转弯又向将领的面门扎去!

    将领吓得仰面摔倒在雪地上躲过了这要命的一刀。

    短刀没有坠地飞回到窝阔敦身旁绕着她旋转了一圈直直的钉在雪地上。

    “快一点上车吧!他骂你是臭娘们不是那个意思,就是你抹的再香,他也骂你是臭娘们。”长寿在车厢里说道。

    “你这个混蛋!”

    窝阔敦拔起短刀咬牙切齿的登上马车。

    “把驴好好的栓在马车后面,这可是头神驴!”长寿又说了一句。

    爬在地上的将来和士兵们都傻呆呆的不知道如何是好。

    最先反应过来的人是肖严。他神气活现的说道:“别看他年纪小,这可是我们大楚国的仙师!以后都给我规矩一点!”

    说完他也钻进了马车。

    将领爬起来愣了一会对士兵们说道:“启程!一切等到了锦州府听齐王殿下发落!”

    青白王朝的齐王慕容绪原来就负责镇守辽阳府。他是整个辽东方圆上千里的主官。

    萧铁里死守沈州的时候屡次派人冒死杀出重围给他报信,希望他派兵增援。可是他都以各种理由推脱了。

    萧铁里苦守了沈州一个多月实在是坚持不住带着几百人冲出城来到东京辽阳府。

    慕容绪居然要以失城之罪杀了萧铁里。就在这时,从苏州城来了快马急报。

    当慕容绪知道抓住了大楚国与乌骨部谈判的密使后喜出望外,这可是天大的功劳。也是他逃出险地的机会。

    他急忙把押在大牢里的萧铁里放了出来好言安慰。

    慕容绪称赞萧铁里死守沈州城忠勇可嘉。原来那样对他纯属受小人蒙骗。现在他把辽阳府防守的责任交给萧铁里,他要去锦州城处理一件军国大事然后他就会赶回来和萧铁里一起死守辽阳府!

    慕容绪一面写密折向皇帝陛下汇报大楚国派密使与乌骨人勾结的事和自己即将到锦州府替皇帝分忧处理这件军国大事,一面带着一千精锐保护着他南下锦州躲避战祸。

    慕容绪的算盘打的很精。如果萧铁里守不住辽阳府,他就直接逃到苏州城。那里的港口没有结冰,他从苏州上船直接去津口,从津口到南京府只有二百里。

    乌骨人再厉害,打到南京府也应该是两三年以后的事情吧。

    慕容绪在锦州府悠哉悠哉的待了十天接到属下禀报,苏州城游击将军普裕鲁带着大楚国密使到了。

    “让普裕鲁进来。”慕容绪命令道。

    普裕鲁进来给慕容绪磕头行礼然后双手把大楚国皇帝张卯写给乌骨部刹力虎的亲笔信呈上。

    慕容绪接过密信打开看过后也气得破口大骂。

    “没有事的时候乖的像孙子一样!看见我们现在被乌骨人打败了就马上翻脸背后捅刀子!等平定了乌骨人之后,一定好好收拾收拾大楚国这些变脸猴子!”

    “大楚国密使礼宾侍郎肖严就押在外面,齐王殿下是不是要见他一下?”普裕鲁问道。

    “见,当然要见!不过我要先准备一下。”慕容绪说道。

    “不过属下在路上又给殿下带来了另外两个人。”

    普裕鲁接着又把长寿和窝阔敦的事情说了一遍。

    “那个少年看着还真有一些鬼门道。”普裕鲁最后说道。

    “还有这种事?”慕容绪惊讶的说道。他沉思良久说道:“传我的将令,把那个大楚国来的小师傅和那个女人好好安置。只要不让他们跑了,其他的事情对他们好一些。”

    肖严走进慕容绪的大帐的时候心里战战兢兢的。

    当他看见大帐两边站满了手持大刀的刀斧手的时候腿都软了,就差没有跪下了。

    看来自己是要死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