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 > 剑道第一仙 > 第二百六十六章 冥焰魔雀
    苏奕又想起一件事。

    “武灵侯,你在修炼‘混斗炼灵诀’时,且莫操之过急,否则,反倒极容易遭受反噬,切记要徐徐图之。”

    苏奕目光看向陈征,道,“若我预料不错,不出三个月时间,凭借此法,足可以让你把那一股神魂力量彻底炼化。”

    “到那时,那一股神魂力量中的一些记忆,也会被你所得,这些记忆对我有大用,别忘了告诉我。”

    那一股神魂力量,来自一个不属于苍青大陆的异界修士。

    若能得到其记忆,便可了解到,这异界修士所来的那个世界的一些事情!

    陈征肃然答应下来。

    没多久,镇岳王木晞等人陆续离去。

    庭院中,只剩下了宁姒婳、文灵雪、茶锦、郑沐夭。

    嗯……在见到文灵雪、茶锦后,郑沐夭心中莫名生出一股强烈的危机感,坚持留了下来。

    苏奕没有反对,郑天合自然也不会说什么。

    以郑天合的人生阅历,哪会看不出,自己女儿对苏奕有了一些想法?

    不过,他并不看好这桩注定无疾而终的感情。

    之所以没有反对,也是想着女儿毕竟长大了,感情上的事情由她自己争取便可。

    毕竟是少年人,在感情上磕磕绊绊,倒也并非坏事。

    更何况,多和苏奕亲近一些,哪怕最终无法在一起,也算结下了善缘,以苏奕的为人,自不会亏待她。

    苏奕可没心思揣测这些微妙的事情,他目光看向宁姒婳,道:“你今日此来,当不是闲得无聊来做客的吧。”

    宁姒婳犹豫了一下,低声道:“就知道瞒不过道友,我此次前来,的确是有事相求。”

    苏奕道:“何事?”

    宁姒婳飞快道:“一个月前,我一个朋友前往万蛊妖山深处探寻机缘,可当她返回后,身上却出了问题,疑似中了某种诡异的邪术,陷入昏迷中久久不醒,且肌肤上出现了许多古怪妖异的黑色花纹,仿似刺青般。”

    “我用了各种办法去帮她疗伤,可却无济于事,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在她体内,多出了一股疑似‘活着’的诡异力量,正在不断侵袭和吞噬她的生机。”

    说到最后,她眉宇间已浮现一抹深深的忧色。

    苏奕不由产生兴趣,道:“这么说,你这位朋友身上的诡异伤势,来自万蛊妖山深处?”

    他曾听宁姒婳谈起过万蛊妖山。

    此妖山位于大周西疆,此山深处有一座血色沼泽,其内白骨浮沉,煞雾雷电交织。

    宁姒婳就曾闯入其中,偶然见到一座雕琢着奇异鸟兽图腾的祭坛,祭坛之上,供奉着一个雪白头骨。

    当时,宁姒婳仅仅只远远看一眼,心神就差点被一种无形的诡异力量震慑,也是施展了某种秘密手段,才勉强保持一线清醒,第一时间从那地方撤离。

    这一切,早就引起了苏奕注意,如今又听到宁姒婳谈起她那位朋友在万蛊妖山深处的遭遇,不由也被勾起好奇心。

    宁姒婳点头道:“定然如此。”

    苏奕问:“你朋友如今在哪里?”

    宁姒婳道:“就在天元学宫。”

    苏奕道:“你把她带来,容我亲眼看看。”

    宁姒婳顿时松了口气般,笑道:“我这就去。”

    说罢,已骑乘青鳞鹰破空而去。

    苏奕则长吐一口浊气,躺在藤椅中闭目养神起来。

    他向来不喜热闹,也没心思理会人情往来,相较于这些,他更喜欢无人打扰的清宁生活。

    可他也清楚,这就是入世修行,世事纷攘,红尘羁绊无数。

    就如这两天,他这漱石居就变得很热闹。

    谈不上好,也谈不上坏,只要自己的心境不被这些个羁绊所累,无论在哪里,也可淡看云卷云舒,怡然自得。

    没多久,宁姒婳骑乘青鳞鹰返回,其怀中还抱着一个灰衣女子,肤色惨白,双眸紧闭,呼吸微弱。

    这灰衣女子模样极为不俗,五官轮廓如刀凿斧刻般,眉如远山,睫毛如扇,鼻梁挺翘,容貌精致绝美。

    只是,她脸色苍白透明,躯体蜷缩,浑身气机衰弱,陷入昏迷之中,不省人事。

    宁姒婳说道:“道友,这就是我那朋友,名叫兰娑,来自大秦南华剑宗……”

    不等说完,苏奕就摆手道:“救人要紧,先把她抱进我房间。”

    说着,已折身朝楼阁内行去。

    宁姒婳紧随其后。

    看到这一幕,坐在湖畔小板凳上,正在聊天的文灵雪、茶锦、郑沐夭彼此对视一眼,神色各异。

    “灵雪,你看清宁宫主带来的那女子的容貌了么,长得可真漂亮啊,哪怕是昏迷着的,都美丽极了,若是苏醒过来,还不知有多好看哩。”

    郑沐夭眨巴着深邃妩媚的大眼睛,赞叹道。

    “看到了,的确是个一等一的大美人。”

    文灵雪点头道。

    一侧茶锦笑吟吟道:“再好看,也没灵雪好看,并且我知道,在公子心中,这天下女子,哪个也比不了灵雪。”

    文灵雪不禁赧然,声音清脆道:“可在我看来,茶锦姐姐你才是最好看的。”

    郑沐夭有些苦恼道:“我说你们两个,就不担心宁宫主带来的女人吗?”

    文灵雪疑惑道:“为何要担心?”

    郑沐夭认真分析道:“以苏叔叔的手段,肯定能把那女人的伤势治好,这可是救命之恩,万一那女人感动之下,喜欢上苏叔叔怎么办?说不准为了报恩,还要以身相许呢。”

    “还会发生这种事?”

    文灵雪一呆。

    茶锦瞥了郑沐夭一眼,调侃道:“哪怕发生这种事,和小夭你也没关系,又担心什么,难道还怕你苏叔叔被吃了不成?”

    “我……”

    郑沐夭被顶的胸口一阵发闷,忍不住道:“那女人会不会把苏叔叔吃了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你每次看苏叔叔的时候,那眼神直似恨不得把苏叔叔吃了!”

    声音已带着一丝丝醋意。

    茶锦呆了一下,雪白娇艳俏脸涨红,美眸泛起羞恼之色。

    文灵雪见此,连忙当和事老,安抚两人。

    她冰雪聪明,在刚才交谈中,就看出郑沐夭和茶锦一直在暗暗较劲,针锋相对,似乎都想压对方一头。

    她也看出,茶锦和郑沐夭的较量,皆是因苏奕而起,这让她又是好笑,又涌起一丝说不出的担忧。

    姐夫……不,苏奕哥哥身边的女人似乎越来越多了……这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这一刻,三女各怀心思。

    而楼阁二层。

    被称作兰娑的女人,被放在了床榻上。

    “道友你看。”

    宁姒婳撩起兰娑的衣袖,就见她那原本欺霜赛雪般的一对玉臂肌肤上,浮现着密密麻麻的黑色妖异花纹,彼此纠缠交错,仿似扭曲的蚯蚓似的,触目惊心。

    苏奕端详片刻,眸子微微一凝,似看出了一些端倪,道:“你把她衣服脱了。”

    “啊?”

    宁姒婳被这个过分的请求惊到,睁大清灵的星眸,有些结巴道,“有必要这么做么?”

    “当然。”

    苏奕目光一直盯着那些黑色妖异花纹,道,“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意男女之别?或者说,你认为我苏某人这时候有心思占她的便宜?”

    声音中,已带着一丝不悦。

    听到如此理直气壮的质问,宁姒婳顿时有些羞愧,连忙道:“是我想多了,道友莫要误会。”

    说着,她已连忙行动起来,手脚利索地把兰娑身上的衣衫一一褪去,很快,就只剩下了贴身的肚兜和亵裤。

    当看清兰娑那凹凸有致,曲线惊心动魄般的美丽娇躯时,苏奕也不禁微微怔了一下。

    没了衣服遮掩,才让人发现,这女人的身材竟是极为出色,肩若刀削,腰如束素,增之一分则肥,减之一分则瘦,匀称极了,或许是常年修炼的缘故,一对玉腿修长笔直,透发着一股柔韧如玉的紧实感。

    而其胸部更是……

    苏奕没有再看下去,事实上,他也很难动什么杂念,此刻兰娑那雪白的躯体上,浮现着一层如若蛛网般的黑色花纹,密密麻麻,一直从其秀颈蔓延到双足脚踝处。

    很快,苏奕目光就落在兰娑的腹部,这里同样浮现着繁密妖异的黑色花纹,只是和其他地方不同,这里的黑色花纹隐隐交织成一幅神秘的图案。

    形似一只翩跹起舞的黑色凶禽,昂首曲颈,羽翼如刀般展开,双足利爪收拢,那繁密的黑色花纹就如燃烧的黑色火焰光雨。

    一眼看去,惊心动魄。

    “果然如此。”

    苏奕一对瞳孔不由泛起一抹异彩,“你这位朋友,当是中了一种名唤‘宿灵’的魔蛊。”

    “宿灵魔蛊?”

    宁姒婳有些懵,她还是头一次听说。

    “简而言之,就是一种寄宿着灵体的蛊虫。”

    苏奕随口道,“就像你朋友体内的宿灵魔蛊内,便寄宿着一缕‘冥焰魔雀’的精魂。”

    “当此蛊受到血肉生机的浸润时,寄宿其中的‘冥焰魔雀’精魂力量,就会一点点复苏过来,而当你朋友一身生机全部被汲取一空,这宿灵魔蛊就会去寻觅下一个猎物。”

    “直至冥焰魔雀的精魂力量彻底苏醒,就会从魔蛊中脱壳而出,如若浴火重生般,拥有完整的生命。”

    听完,宁姒婳悚然一惊,这世上竟还有如此诡异可怕的东西?

    ——

    ps:诸君别慌,欠下的5更金鱼都还记得~最迟后天,就会先补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