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 > 谍踪 > 第0194章 中国妖孽(第一更)
        林江北又把其他二十几种用来掩人耳目的药剂都打开,每样都往水池里倒了一点,然后打开水龙头直接冲走。随后又把氢氧化钠、乙醚和无水酒精这三样药剂跟其余二十几种药剂混放在一起,这才拿着自己配好的磺胺注射针剂,走了出去。

    “成功了吗,江北?”正在门外踱步的钟英才看见林江北从里面走出来,就迫不及待地迎了上来。

    “当然成功了!”林江北把手中的药剂瓶展示给钟英才看,“五十毫升的容量,正好够宫底永辉用一次。”

    “啊?真的成功了啊?”钟英才惊喜地看着林江北手中的药剂瓶子,瓶子里面装的哪里是药啊?简直就是液体小黄鱼!

    “难道还有假的成功不成?”林江北笑吟吟地回了钟英才一句,然后问道:“对了,福克斯大夫那边的手术进展情况怎么样?”

    “已经做完了,就等着你送药过去呢!他刚才还派护士过来催呢!”钟英才说道。

    “好,咱们过去!”

    林江北点了点头,拿着药剂瓶子就跟钟英才来到了急救室。

    福克斯大夫正在洗手池旁用肥皂洗手,看到林江北进来,张口就问道:“林长官,我的手术做完了,你的磺胺注射针剂呢?”

    他本来以为林江北是要到洛城内某个隐秘的地方把隐藏有磺胺注射针剂取出来,所以才答应给宫底永辉手术的。却没有想到,等他这边手术做完,拍护士去催问的时候,才知道原来林长官竟然拿了一堆药剂躲到化验室,准备用磺胺粉自己配制磺胺注射针剂。

    这不是开玩笑嘛!

    磺胺注射针剂如果那么容易配制出来,还要那些大型现代化制药厂干什么?即使他这个在加拿大多伦多大学医学院受过严格现代化医学训练的医生都不知道怎么样用磺胺粉去配制磺胺注射针剂,他一个中国军队的军官,又凭什么会用磺胺粉配制磺胺注射针剂?

    莫非他以为配制磺胺注射针剂就跟拿葡萄糖冲葡萄糖水一样,只要把蒸馏水加进磺胺粉里,就变成了磺胺注射针剂吗?

    听了护士的回话,福克斯大夫真的是又气又恼,这时候见林江北进来,自然是没有什么好气。

    “喏,在这里!”林江北把手里药剂瓶子递给福克斯大夫,“我先配制了五十毫升的剂量,正好够宫底永辉使用一次。”

    “林长官!”福克斯大夫愤怒地盯着林江北,“谁给你的自信,让你有胆量去配制磺胺注射针剂?你这是拿人命在开玩笑,懂不懂?”

    “福克斯大夫,”林江北平静地看着福克斯大夫,“你根本就没有问我是怎么配制出来的磺胺注射针剂,又怎么知道我是拿人命在开玩笑?”

    “那你说,你是怎么配制出来的?”福克斯大夫高声问道。

    “对不起,这是秘密,我不能告诉你!”林江北摊了摊手,说道。

    “你!”福克斯大夫气得都想把手里的肥皂摔到林江北的脸上。

    “不过呢,在你心中,肯定是认为我是直接拿蒸馏水把磺胺粉溶解,配制出来的吧?”林江北说道。

    “难道不是?”福克斯大夫看着林江北。

    “当然不是!”林江北说道,“如果是用蒸馏水把磺胺粉直接溶解的话,那么由于蒸馏水是中性的,并不会改变磺胺粉的酸碱性质。”

    “根据今年最新版的中华药典,可以知道磺胺粉的PH值在4.0到6.0之间,呈酸性;而磺胺注射针剂的PH值在9.5到11.0之间,呈碱性。”

    “所以福克斯大夫,你只要让护士取一点酚酞指示剂,来测试一下我手中这一瓶药剂的酸碱度,不就知道我这一瓶磺胺注射针剂是不是用磺胺粉兑蒸馏水配制出来的吗?”

    林江北说这些不是无的放矢。既然他打上了用磺胺粉配制磺胺注射针剂的注意,自然是要熟悉最新版中华药典上对磺胺粉和磺胺注射针剂的药物性能和机理描述。这时候正好拿来应对福克斯大夫的质疑。

    听到林江北嘴里竟然吐出如此专业的医学名词,福克斯大夫禁不住楞了一下。心中暗自疑惑道,难道眼前这个中国军队的林长官,竟然是搞医药出身吗?不然怎么会对磺胺粉和磺胺注射针剂的性质如此熟稔?

    可是即使这个林长官是搞医药出身的,福克斯大夫也坚决不相信林江北能够用磺胺粉配制出磺胺注射针剂。这么高端的技术,连他这个加拿大多伦多大学医学院的高材生都不曾掌握,一个不知道从什么渠道学了点三脚猫的医学知识的中国军官,难道还能掌握不成?

    “非常好,林长官,你这个提议非常好!”福克斯大夫冲着林江北伸出了大拇指,然后回头吩咐护士道,“你马上到化验室,取一瓶酚酞指示剂和比色条过来!”

    护士应了一声,快步走了出去,很快就从化验室取了一瓶酚酞指示剂回来。

    福克斯大夫从林江北手里拿过药剂瓶子,往一根试管里倒了两毫升,然后又用吸管吸了一点酚酞指示液,滴了一滴到试管里面,很快,试管里液体的颜色变成了鲜红色。

    酚酞指示剂本身是弱酸性,遇到酸性溶液或者中性溶液不变色,遇到碱性溶液才会变成红色,并且碱性越高,颜色越红。

    现在是试管里的液体变成了鲜红色,说明里面溶液是碱性,根本不可能是用磺胺粉加蒸馏水配制出来的。

    福克斯大夫脸色顿时变了,对护士说道:“把比色条拿过来!”

    护士把比色条递给福克斯大夫,福克斯大夫把比色条放在试管旁边,经过比对,测试出试管里溶液的PH值大约是10.0,也就是说,正好是中华药典中所标注的磺胺注射针剂的PH值的范围之内!

    “噢,我的上帝,这怎么可能!”福克斯大夫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的结果。纵使他再感觉不可置信,但是眼前的这一切都告诉他,这个他认为只懂得一点三脚猫医学知识的中国军官很可能真地用磺胺粉配制出来了磺胺注射针剂。

    “什么可能不可能的!”钟英才在一旁早就等得不耐烦了,此时看着福克斯大夫的表情,又哪里不知道酚酞指示剂的试验结果证明林江北没错啊,他对福克斯大夫里不客气地说道:“你哪来那名多废话啊?病人是我们送过来的,即使出什么问题,也是我们来承担,操那么多闲心干什么?我命令你立刻把这注射剂给病人用上去!”

    “你,你,你太粗鲁了,我回头一定要向你们朱主任控告你!”福克斯大夫气得浑身发抖。

    “那也是回头的事情了!”钟英才说道,“福克斯大夫,你现在先把注射剂给病人打上!”

    “简直是不可理喻!”福克斯大夫明白自己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了。他倒不是真的在意宫底永辉的死活,只是觉得自己洋专家的尊严受到了挑战。

    “用就用,等出了问题,我看你怎么交代!”他气哼哼地对护士交代道,“把注射液立刻给病人静脉滴注。”然后迈步就要走。

    “且慢!”林江北伸手拦住了福克斯大夫。

    “又怎么了?”福克斯大夫怒视着林江北,“我已经交代护士把你的磺胺注射剂给用上了,你还不满意吗?”

    “福克斯大夫,”林江北依旧是不怒不愠,平静地看着福克斯大夫,“我只是想提醒你一点,那就是我配制出来的磺胺注射针剂比常规的磺胺注射针剂碱性要强一些,如果加入葡萄糖注射液中对病人进行滴注的话,由于葡萄糖注射液通常呈现弱酸性,有可能跟我配制的磺胺注射针剂发生酸碱反应,从而析出结晶,进入病人的血液当中造成静脉栓塞。”

    “因此,我建议最好是采取百分之零点九的氯化钠注射液与我配制的磺胺注射针剂进行混合滴注,这样就可以避免因为酸碱反应析出结晶造成病人静脉栓塞的危险!”

    听到林江北能够如此明确的把他配制的磺胺注射针剂的禁忌症讲出来,福克斯大夫就知道自己这次真的是低估了眼前这位中国军队的军官,他恐怕是真的掌握了用磺胺粉配制磺胺注射针剂的技术,而且还在现实中使用过。否则的话,是不可能如此明确的把这种磺胺注射针剂的禁忌症也讲得如此明白。

    想通了这些东西,福克斯大夫心中的恼怒反而去掉了不少。不是自己固执,实在是眼前这个年轻的中国军官太妖孽了。

    “谢谢你的提醒!”福克斯转身对护士交代道,“就按照林长官的吩咐,把葡萄糖注射液换成百分之零点九的氯化钠注射液,立刻对病人进行静脉滴注!”

    半个小时后,宫底永辉从全麻状态中清醒了过来,他吃力地睁开了双眼,只看到一个吊瓶正挂在床头,往自己体内的静脉里输液。

    “宫底永辉,你的运气不错,小命算是保住了!”中国那个年轻的林特派员的脸出现在他的面前,笑吟吟地看着他说道:“但是能保住多久,就看你在彻底清醒之后,能够交代出多少东西了!”

    ---

    感谢书友剑南东道节度使、20191122202855294、啊大象无形的慷慨打赏!感谢书友们的月票和推荐票的支持!

    第一更三千字送到,第二更大约在凌晨十二点十分左右,求月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