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 > 谍踪 > 第0186章 夜皇帝
        这时候,赤尾和磨的声音响了起来,“我可以唱歌了吗?”

    虽然林江北知道,在一号药剂的作用下,每个人的兴奋和发狂的表现形式各不相同。但是像赤尾和磨如此执着于想放声歌唱的却并不多见。也许在和平年代,这个家伙有可能成为一个真正的灵魂歌者,但是在现在,他却是一个手上不知道沾满了多少中国人鲜血的日本间谍!

    “不可以!”林江北凶巴巴地对赤尾和磨说道,“图解虽然你写对了,但是如果你不知道那两个从新疆迪化过来的接头人究竟是什么身份,依旧是一个无用的窝囊废!”

    “谁说我不知道?”赤尾和磨嚷嚷了起来,“他们两个,是甘粕正彦大人派往苏俄刺探军情的使者!”

    什么?

    林江北一下子惊呆了!

    他根本没有想到,从迪化飞过来的那两个人,竟然是甘粕正彦派往苏联刺探军情的探子。

    关于甘粕正彦,林江北上一世在电影《末代皇帝》之中,就见过这个日本特务头子的身影,知道这个军衔最高只做到日本陆军宪兵大尉日本特务,在伪满洲国有着“夜皇帝”的称号,甚至连日本关东军参谋长东条英机也亲自向部下承认,说“统治满洲国的,白天是关东军,夜里是甘粕正彦”。在伪满洲国高层之中,更是直接把甘粕正彦看做为伪满洲国的“幕后皇帝”。

    林江北在杭训班的时候,因为听说有风声要把他派到伪满洲国的新京的情报站去执行潜伏任务,他还专程收集了很多关于甘粕正彦的资料,以了解这位伪满洲国“夜皇帝”的真实面目。

    却没有想到,他现在竟然有机会亲手逮捕甘粕正彦派往苏联的密探。

    这个时候,林江北也在暗自责怪自己后知后觉,其实在一开始看到这封用自由石匠变种密码写的密信的时候,他就应该第一时间联想到甘粕正彦的。

    因为他当初杭训班教官给他提供的有关甘粕正彦的资料中就提到过,一九二二年的时候,甘粕正彦以大尉军衔担任了东京鞫町宪兵分队长的时候,正好发生了关东大地震。而甘粕正彦就趁着大地震机会,杀死了日本无政府主义者大衫荣和他的妻子伊藤野枝,连他的孩子也被裹上棉被投入井内。

    后来这件惨案被揭发了出来,甘粕正彦被日本军法会议判处甘粕有期徒刑10年,但日本军方却认为甘粕正彦此举源自于忠君爱国,倾全力暗中营救,甘粕仅服刑两年零10个月,于1926年提前保释出狱。

    出狱之后甘粕正彦就选择远赴法国学习绘画,以遮人耳目,在法国期间,他和法国共济会成员来往密切,并疑似加入了这个组织,直到1929年2月末他从法国回到日本……

    所以说,如果说日本特务机关当中如果有谁能够对共济会密码也就是自由石匠密码进行熟练运用的话,也只有这位伪满洲国的夜皇帝甘粕正彦了。

    趁着药效没有过去,林江北又问了赤尾和磨很多问题。鉴于赤尾和磨的状态,林江北也不去追究赤尾和磨的回答的真假问题,哪怕只是把赤尾和磨的回答当做一种侧面参考,也有助于他对甘粕正彦的进一步的了解。

    最后看着赤尾和磨回答的也差不多了,林江北走到赤尾和磨身后,一个狠狠地手刀,把他打晕了过去。然后把他重新捆好,用棉布塞住嘴巴。

    对林江北来说,完全不担心赤尾和磨完全清醒了之后泄露一号药剂的秘密。因为一号药剂还有一个特点,就是使用对象药劲儿过去之后,对自己的行为会完全失去记忆。

    如果硬要类比的话,就好比是那些喝酒喝断片的人,在酒醒了之后,完全不记得自己断片之后究竟发生了什么。而一号药剂的效果,却不知道比喝酒断片要厉害多少倍,即使最厉害的催眠师过来,也休想从使用过一号药剂的对象的脑海里找出一丝记忆。

    把赤尾和磨打晕了之后,林江北把勤务营的士兵叫进来,让他们把赤尾和磨带下去关好。

    这个时候,胡德胜率领着人从金谷园机场赶了回来。

    “报告林长官,下官无能,没有能够抓捕到保坂梅村!”

    原来,保坂梅村今天晚上不知道何故没有回到欧亚航空公司金谷园机场留守点去睡觉,胡德胜带人过去自然是扑了一个空。

    “无妨,”林江北劝慰胡德胜道,“只要他还在洛城,就飞不出我们的手心!”

    随后林江北又让人把吴文军提了过来,根据吴文军的描述,现场画了一张小川香梨的肖像,又交给胡德胜到天华照相馆去冲印出来。

    这样明天大搜捕的时候有着照片比对,小川香梨和保坂梅村都无处藏身。

    等胡德胜把小川香梨的肖像照片也拿回来,钟英才也从外面返回了勤务营驻地。他趁着这几个小时的时间,已经把勤务营士兵和洛城警察局下面所有分驻所派出所的警力都分配得当,只要明天天一亮,就逐家逐户的进行搜查,搜查对象自然不仅仅是已经暴露了的小川香梨和保坂梅村,还包括一切可以分子。到时候凡是没有做过户口登记的,讲不清自己来历的,都会被带到勤务营来,进行身份甄别。

    林江北对钟英才的安排自然是非常满意,即使换成他来指挥,也只能是采取逐家逐户甄别的这种看似愚笨实际效果却非常好的办法。

    林江北又跟钟英才商量了一下,确定明天一大早他们两个就要赶到老上海裁缝铺,对裁缝铺进行一次彻底的搜查。

    因为按照吴文军的供述,小川香梨是赤尾小组的信鸽,那么她的电台甚至是密码本,肯定来不及带走,还隐藏在老上海裁缝铺。

    同时,林江北相信,裁缝铺里肯定还隐藏着赤尾间谍小组的活动经费,从王龙飞间谍小组的经验来看,这肯定是一笔不菲的数字。钟英才带着勤务营的弟兄们忙碌了这么久的时间,总不能是白忙活一场,林江北决定这笔财富搜出来之后,他分文不取,都留给钟英才来分配。

    一切商量停当,钟英才亲自把林江北送到勤务营旁边的金台旅馆。这个旅馆里面所有的人员都是勤务营安排的,实际上是中央军校洛城分校的内部旅馆,把林江北安排在这里,安全问题自然是不用担心。

    交代服务员给林江北安排上最好的房间,钟英才这才安心回去休息。

    林江北拿着钥匙开了房间,推门进去,甚至连衣服都没有脱,就直接躺在床上。

    基本上他早上从上海出发,就没有休息过,一直折腾的现在,即使他身体素质再好,这时候也有点受不了。就在他准备合眼休息的时候,鼻端忽然间闻到枕头上有着一股似曾相识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