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 > 田园重生之衣代天骄 > 第四百九十六章 野丫头
    殿外,听完高公公的话淑妃一张脸冷得几乎能瞬间凝结成冰,皇上宠爱昭华公主人尽皆知,可她毕竟是一品淑妃,六皇子生母,凭什么,要受这样的委屈侮辱,今天御膳房的事情她不信皇上对昭华公主这么在意没有提前知道,那么,如今拒绝她入殿,是摆明了给她一巴掌让她难堪,给昭华公主初七了。

    看着淑妃的表情,高公公弓着身语气恭敬,“娘娘就别为难老奴了,这事儿皇上都发话了……”

    在生气也不能对高公公发,这些年来高公公稳稳立在皇上身边,是皇上最信任的人,没有之一,她就算是一品淑妃也不能对他斥责,不过寒着一张脸,说话也有些冷,“本宫知道了,等午膳后本宫再来。”

    站在原地,看着淑妃远去的身影,高公公嘴角勾出一抹嘲讽的冷笑。

    殿内,午膳的长桌上摆满了美食,宸皇和李琰的胃口绝好,吃得那叫个停不下来,满脸都是享受的笑容。

    朝乐一边吃一边看着两个吃得喷香的父子,眼里露出愉悦的笑容。

    厨艺好是一回事,有人捧着又是另一回事,在这个世界,她的身份是宸皇之女昭华公主,和李琰这位五皇子一母同胞,他们就是一家人,这样和和气气的吃一顿饭,她觉得很满足和开心。

    午膳过后,知道宸皇要午睡,每天公务繁忙,早上又那么早起床,算得上日理万机,尽管宸皇不舍女儿离开,朝乐还是带着李琰离开了。

    如今李琰已经住回皇子殿,出宫就不能太频繁,加上今天还陪着宸皇一起吃了午饭,肯定传入了很多人的耳朵里,如今再和她一起出宫肯定会招来更多嫉妒的目光,所以最后还是朝乐一个人出了宫,李琰回了皇子殿。

    殿门口,迎面碰上了三皇子,仍旧锦衣华服,但一双眼睛里显得呆滞空荡,跟曾经意气风发的三皇子判若两人。

    “三哥——”

    本来打算直接路过,却不想听到了这声“三哥”,李济只感觉浑身不自然,现在的他比李琰的地位还低。

    宫里人都是见风使舵的,高家被灭,母妃被困冷宫,妹妹即将嫁人,他的势力基本被瓦解。

    这种情况,这个曾经备受他打压的五弟还跟他打招呼,不是他阴谋论,而是生活在这个皇宫里的人根本不讲人情,亲情更不存在,真讲,要么实力至上,要么便是傻白甜,稍不注意就会被人坑得粉身碎骨,所以,他更相信面前的五弟不会无缘无故和善和他打招呼,看着面前的弟弟,三皇子心底都是防备。

    能感觉到李济对自己的防备,可李琰又不在乎,呵呵一笑,“三哥这是去哪儿?”

    “怎么,我母妃去了冷宫,我外祖一家被灭,本皇子就不是皇子,不是你三哥了?去哪儿还需要向五弟报备不成?”冷飕飕的目光直直窜向李琰,李济满眼都是恨意看着面前的弟弟,就算再落魄,也比李琰好,先皇后早逝,胞姐即将远嫁,他本人更不受父皇待见,而他的胞姐虽然被父皇仓促嫁给兵部尚书家的二公子,可这位二公子是天生的将才,谁知道未来这位姐夫不会成为他的又一新助力。

    “不,您是三皇子,父皇的亲生儿子,怎么可能还需要向弟弟报备,弟弟只是关心你,毕竟最近三哥身边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弟弟也是担心三哥的身体受不住啊。”露出无辜亲和的笑容,无害得模样看得三皇子牙痒痒却又不能动手,李琰把这一幕看在眼里,心里爽翻天,这些年来,他吃的闷亏受的委屈都只能默默自己吞咽,如今找点儿回来无可厚非吧。

    “哼,别太得意,就算你三哥我如今在落魄,也好过你这个母亲早逝父皇不疼的皇子。”被气得差点儿炸开的三皇子很快收敛心神,露出讥讽笑容丢给李琰这么一句,然后带着人直接离开。

    留在原地的李琰头垂得低低的,周围路过的宫人们刚才目睹了兄弟俩争锋的纷纷垂下头装死,一个个身体紧绷满心恐惧。

    本以为会被五皇子的怒火牵连,可半晌都没听到宣判,有大胆一些的宫人抬头往前看,却见原本站在那里的五皇子早已经没了踪影。

    ……

    朝乐出宫后没有回公主府,而是打算去北门看看老太太,这段时间老太太特别配合,干活也卖力,给他们培养了很多种植红灯笼果的好手出来,种植产量也大大增加,让水乡居如今生意一升再升,可仍旧抵挡不住人们对水乡居的热情。

    本来朝乐打算在西门给老太太安排一处宅子的,可住了没多久老太太就提出要住到北门来,她也没勉强,更没去打探,让人按照老太太的意思照办了。

    宅子住在一条僻静巷子里,算是北门里环境比较好的住房地段了,到了巷口就能闻到一家家里饭菜的香味儿。

    北门居住的很多都是普通人家,大家每天都为生计奔波,一天支持两顿饭,而朝乐此刻来的时间,便是这些人家一日里的第二顿也就是最后一顿晚饭了。

    她今天过来没带护卫,但她知道卫楠暗中肯定有安排人,所以直接往巷子内走去,没走一会儿到达一户院门前,刚伸手打算敲门,就听到了里面的吼声,眉头紧蹙,抬手有些用力的敲响了大门。

    本来里面的吵闹声瞬间停止,过了一会儿,就听到稀稀疏疏的脚步声,然后大门被打开。

    “你是谁?”看着来看门的人,朝乐印象中从未见过,那么刚才里面的吵闹声,也隐约有了猜测。

    没去听对方的回答,朝乐直接往一侧进入了院子里。

    看着院子里的一片狼藉,双眼闪过冷意,时限迅速扫视了一圈,最后目光停留在了一个身材魁梧满脸凶相的男人还有一个穿着锦缎却满脸尖酸刻薄模样的女人的身上。

    “哪儿来的野丫头竟然敢随意私闯别人家宅。”随着朝乐的打量,一道冷喝声也在朝乐耳边炸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