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 > 总裁在上之娇妻万万岁 > 第二百五十章 曝光(九)
    元老院立刻出言反驳了这些莫须有的罪名,并且放出来了一则声明,限这些新闻媒体立刻道歉删除文章,否则他们将要承担洛斯兰家族的怒火。

    洛斯兰家族的地位不言而喻,自然是威慑到了这一部分的人,只是还有那么一两个觉得自己脖子硬的,不仅没有道歉删文,还变本加厉的报道,说洛斯兰家族为了掩盖这桩谋杀案,不惜连威胁人的事情都做出来了。

    就在元老院怒不可遏的之时,沈月绯站出来了,召开记者会的第一句话就是质问这几家媒体有没有证据。

    证据?人家肯定是没有的,不然早就放出来了。

    沈月绯这一句话直接问的这些人心虚不已,想要后悔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沈月绯一纸诉状,将这几家媒体全部告上法院,要求赔偿损失。

    按照洛斯兰家族现在的体量,这一纸诉状下去,这几家媒体不死也残。

    这件事情沈月绯交给了靠谱的律师团队负责,她本人是不必亲自到场的。

    洛斯兰家族的律师团很快就把这件事情处理的十分漂亮,也算是给了这些记者一次警告。

    告诉他们不要为了博人眼球就胡乱编造,否则这几家就是一个下场。

    沈月绯这一手敲山震虎很是厉害,这就间接导致国内一些本来想要借了这个机会搞事的媒体,不得不闭上了自己的嘴巴。

    想要胡乱报道?那也得看看自己有没有那个能耐。

    同时也有不少人觉得沈月绯新官上任三把火,上来就把几家媒体弄的差不多了,还怀疑洛斯兰家族是不是要控制媒体发言之类的。

    对于这些消息,沈月绯选择了一笑置之。

    她又不是什么大奸大恶之人,要扼住所有人的喉咙不让人说话。

    只是这些媒体显然是不安好心,非要趁家族刚刚换人的时候,闹出来这件事情。

    这几件事情就浪费了沈月绯差不多五天的时间,而这五天的时间里,沈月绯压根就想不到的是,她以为已经去世的梅林,居然好端端的在家族一处秘密的疗养院里面养着。

    当时失事的那架飞机,梅林并没有坐上去。

    不过飞机上的人确实是没有一个生还的。

    知道梅林还活着的消息的人,除了凯里,就只有元老院的大长老。

    大长老当时得知梅林的意思很是震惊——元老院不服梅林确实是有一段时间了,可谁也没有想到梅林居然会放弃自己应该得到的权利,拱手给了沈月绯这个养女。

    明明之前他们应该是敌人的。

    梅林当然不可能把消息告诉这些人的。

    一旦沈月绯是他亲生女儿的消息曝光,那么,洛斯兰家族的那件旧事就要被人翻出来了。

    就算是外界不知道亚伦真正的身份,可在外人看来,分明就是他梅林在感情上出轨了。

    到时候,这会给沈月绯带来很大的压力。

    他的女儿刚刚承袭家主之位,就算是他留下来了那些人可以助她一臂之力,可位置依旧不会和他在的时候那么稳定。

    就如同最近发生的事情一样。

    他的女儿刚刚上来没有多久,就遭遇了这件事情,这几家媒体就开始给她扣上杀人犯的帽子。

    要不是他不方便出面——

    哼!

    梅林用力的拍了一下桌子,却浑然不知,一手策划这件事情的人,会是一直在照顾自己的凯里!

    凯里从一开始知道梅林要把家主之位给了沈月绯的时候,就是反对的。

    可他自己又是习惯性的臣服于梅林,只能乖乖的应了。

    但想要他尽心尽力的像是对待梅林一样对待沈月绯,那可真的是一个笑话了!

    他始终臣服的家主只有一个,那就是梅林。

    凯里到了现在这个时候,依旧觉得梅林是昏了头。

    甚至他自己都有了和亚伦一样可怕的想法,觉得梅林对自己的养女有那种心思。

    就像是为了美色拱手让出一切的人一样。

    凯里知道自己没办法现在劝明白梅林,只能自己尽快谋划将沈月绯除掉。

    只要沈月绯一死,洛斯兰家族的家主,依旧是梅林。

    那么家主百年以后,就不会受到后人的责骂。

    凯里今天是趁沈月绯这边不忙的时候偷偷过来的,刚问了梅林的身体情况如何这样的话没几句,梅林就迫不及待的问他沈月绯情况如何。

    凯里心里头那是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

    可再怎么不愿意,他都只能乖乖的回答。

    “小姐很好,您放心,还没有人敢为难她。”

    凯里如此宽慰梅林道。

    “哼,还没有人敢为难?我看最近的事情就是起了个头!”梅林怒喝一声,惊得窗台的猫儿都往外一跑:,转眼就没了影。

    “你好好的照顾她,别让人欺负了。”梅林说到沈月绯的时候,语气就不知不觉的温柔了下来。

    “好的,家主。”

    “对了,这次的事情查出来是谁在后面主使的吗?”梅林咳嗽一声,问。

    “暂时不知道。”这次的事本来就是凯里一手策划的,在洛斯兰家族浸淫多年的他,还是明白如何避开那些调查手段的。

    “看来这幕后的人不可小瞧,你可千万要多多提醒她,让她务必小心。”

    “我记下了,家主放心。”凯里说完这话,立刻就挨了梅林一句轻叱:

    “我已经不是家主了,叫我老爷吧。”

    凯里暗自咬咬牙:“是,老爷。”

    “嗯。”梅林这才满意的点点头,眼神看向窗外。

    春天就要到了呢。

    ——

    沈月绯在洛斯兰家族忙了差不多半个月才算是梳理完那些杂七杂八的事情,然后就把事情托付给了元老院。

    她自己倒是一点也不担心的直接乘坐了私人飞机,趁着夜色飞回了国内。

    沈月绯尽量很是低调的回了国内。

    回来的时候,已经是阳春三月,桃花盛开的好时节了。

    京都大学也刚刚开学不久。

    这回到霍家还没有几天呢,沈月绯就接到了江明唯的电话。

    电话那头的江老爷子,身体依旧很硬朗,说话的语气都是十分的充足:

    “丫头,你什么时候有空过来做个讲座,给新生说些人生大道理。”

    老爷子这话说的直白,电话那头的沈月绯笑着答应了:

    “择日不如撞日,您看明天上午怎么样?”

    “好。”江明唯一点犹豫都没有,挂了电话以后就去安排这件事情了。

    也是因为这个缘故,国内的人才知道沈月绯已经从国外回来了。

    到了沈月绯第二天去京都大学讲座的那天,一群记者蜂拥而至,几乎把整个京都大学的大门口围堵的水泄不通。

    逼得京都大学不得不调用了校内所有的安保力量,加上霍家、沈家、江家、顾家这四家的保镖,总算是压住了这群蠢蠢欲动的记者。

    一开始沈月绯在国外的身份曝光以后,想要去采访她的记者犹如过江之鲫,过犹不及。

    还不是因为沈月绯之前所展示的凌厉手段,把这些人给吓到了。

    所以就拖到了今天。

    沈月绯坐在车里,看着这车窗外面乌泱泱的一大片人,忽然明白了顾夏胤的感觉。

    成天被一群记者围追堵截的,肯定不好受。

    车子很是顺利的穿过人群,到了礼堂外面。

    这个时候,和京都大学商量过的一部分媒体,受邀进入会场。

    等到所有人都落座完毕,江明唯上来说了一些开场话热闹一下气氛以后,就轮到沈月绯出场。

    沈月绯今天穿的是一件青花瓷旗袍,一头乌黑的长发被挽起,上面簪了一只帝王绿的祥云簪子,走出来的时候,一副岁月静好安静温柔的模样。

    一时间,绝大部分的人都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

    生怕惊了她一样。

    沈月绯今天倒不是过来灌心灵鸡汤的,而是灌毒鸡汤的。

    她要告诉这些人,要认清现实,永远不要把希望寄托在虚无的想象力之中。

    一场讲座很快就结束了。

    就在沈月绯要下场的时候,一名男生忽然冲了过来,喊着“女神我喜欢你”之类的话。

    这个突发情况让前排的领导都惊了。

    幸好在一旁的安保眼疾手快的把人拦住。

    沈月绯见人家手里捧一束百合,笑着问了一句:“送给我的吗?”

    男生有些腼腆的点点头:“希望您可以收下。”

    “很漂亮,谢谢你的喜欢,我很高兴。”沈月绯礼节性的拥抱了一下对方,就是一位讲师拥抱一下学生的意思,随后才接过这束花离开。

    在场的人没有一个敢开口说哪里不对的。

    何况这个氛围,这个地点,怎么看都很正常。

    沈月绯拥抱的这一幕很快就被媒体传到了网络上,正在集团办公室里头抽出时间看直播的霍总,觉得手里的钢笔都能硬生生的捏成两截。

    他知道只是个简单的拥抱,并不掺杂其他感情,他就是……

    霍总看着沈月绯下台,掏出了手机。

    沈月绯在后台接的电话。

    傲娇如霍总,怎么可能会承认自己吃醋了。

    只说自己这里有事要沈月绯来一趟。

    沈月绯刚刚忙完,也没有听出来这话哪里不对,答应一声就急急忙忙的出门让司机带她离开了。

    一个多小时以后,沈月绯到了霍氏集团。

    下车的时候,沈月绯披上大衣,急匆匆的步入大厅。

    今天这身衣服还是有些薄的。

    等到沈月绯推开霍前川办公室大门的那一刻,整个人就被一个高大的阴影给压在了门板上。

    男人利落的落了锁。

    沈月绯的心“咯噔”一跳。

    ……

    等她醒过来的时候,床头的闹钟正显示着是夜里七点。

    她的旗袍也不知道被霍前川给丢去哪里了。

    真搞不懂这男人又是哪里抽了。

    没好气的裹了毯子下床去衣柜找了套衣服去洗澡换上,出来的时候,霍前川却不在办公室。

    出门问了一下留在这儿的秘书,得知霍前川下午五点就去开会了,到现在还没有出来。

    沈月绯想着他应该有重要的事情要做,正好自己肚子饿了,索性就让人端了晚饭上来先吃。

    一下午的体力全被这混蛋作没了!!!

    刚吃到一半,开完会的霍前川就回来了。

    沈月绯听见动静,头也没有抬的问了一句:“晚饭想吃什么?”

    “不用了,我跟你一起吃。”霍前川一坐到沈月绯身边,就抱着吃饭的小女人不撒手。

    还悄悄的问她累不累。

    问到后面,沈月绯都差点想要把眼前这一盘子番茄牛腩全扣在某个混蛋头上。

    欺负她就算了,还调戏她。

    呸!老色胚!

    中途沈月绯还有些担心不够霍前川吃,愣是多加了些饭菜,等二人吃完,都双双躺在沙发上不想动了。

    霍前川替沈月绯揉揉小肚子,说了些闲话后,沈月绯舒缓过来了,总算是要问一下霍前川今天下午怎么如此反常。

    她这衣服和妆容都是这混蛋自己看过的啊,没什么问题吧?

    这一……沈月绯想想就有些来气。

    “你抱了别的男生。”

    霍前川说这话的时候,还十分的委屈。

    沈月绯:得,醋坛子翻了。

    沈月绯很明智的知道在这件事情上纠结没有别的意义,索性换了个话题道:

    “我今天下午想了一下,我觉得梅林失事的这件事情,应该还有些事情,是有人没有告诉我的。”

    “比如?”霍前川问了一句。

    “梅林好歹也是这么大个家族的家主,坐的飞机在起飞之前没有人时时刻刻盯着的吗?”

    “而且跟着他的飞行员也不是新手,而是在洛斯兰家族开飞机开了十多年的老手了,按理来说不应该会出现这样的意外。”

    “可这些人送过来的报告里面,倒是很少提及这一方面。”

    “我怀疑不是意外,而是早有预谋。”

    洛斯兰家族势力庞大,想要一口吞并它的人并不在少数。

    梅林这个家主一没了,若是真的如这些人所想的后继无人,那么,整个洛斯兰家族就会陷入群龙无首的地步。

    沈月绯越想越觉得可怕极了。

    她脑子里记起来一个人。

    尚且在霍家住着的亚伦。

    亚伦……明明已经没了任何动手的可能性,真的和他有关系?

    沈月绯皱了一下眉头,觉得事情并不简单。

    在这接踵而来的事情之下,似乎还有更大的阴谋在酝酿。

    沈月绯把脑袋靠在霍前川的肩膀上,慢慢的说了一句话:

    “我想单独找亚伦问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