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 > 众神之谁与争锋 > 第二章 仙桃石雕
    第二章仙桃石雕

    “咏恒,你丫的跑哪去了,知道文强学长等你多久了吗?”同寝室的吕永岩质问道。

    “还有,你是不是脑子有毛病?我们是去声援文强学长告白的,你倒好,最后关头居然怂恿夏小忧不要和文强学长在一起,你丫的到底是什么意思,还当不当文强学长是兄弟?当不当我们是哥们?”

    方咏恒扫了一眼激动的吕永岩,冷冷道:“干你屁事,你想舔罗文强,你就自己好好舔好了,本人高攀不起。”

    看向罗文强,方咏恒道:“我是希望夏小忧不要接受你的告白,因为不会有好结果。”

    “至于夏小忧怎么选择,那是她的事情,你告白失败,只能说你本身就失败。”

    罗文强站了起来,转动了下脖子,说道:“我一直以为我们不只是同学,更是好兄弟,好哥们,原来并不是。”

    “文强学长,方咏恒这丫的今天真的失心疯了,不配混我们的圈子,我提议将他开革出我们英少会。”

    和方咏恒同寝室的魏天林建议道:“他为什么忽然变了,原因为何也不用去探究了。”

    他们原本还想等方咏恒回来后,质问方咏恒为什么不支持罗文强对夏小忧的告白,紧要关头还搞破坏。

    可方咏恒回来后,语气太冲,对罗文强也不再丝毫尊重,反而口出讥讽之语。

    “咏恒,我不知道谁给你的底气背叛我,不过无所谓,你想玩是吗?明天我们接着玩。”

    罗文强冷笑,推开门,走了出去。

    魏天林也跟了出去,经过方咏恒时,冷笑了一声,眼中满是玩味之色。

    罗文强的真正死党林勇,方南来到方咏恒面前,拍了拍方咏恒的肩膀,笑道:“老弟,以前我们真的将你当做兄弟,可你,不仗义啊,走着瞧吧。”

    几人走后,宿舍就剩下吴炳贤,吴炳德两兄弟。

    他们也是英少会的一员,今天一起声援罗文强的告白。

    不过他们和罗文强的关系,没有魏天林,林勇,方南那样铁。

    “永恒,文强哥真的生气了,明天你还是好好跟文强哥道个歉吧?”吴炳德劝道。

    方咏恒默不作声,时间对他而言,太紧迫了,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处理。

    从自己的床铺下,拉出行旅箱,将一些衣服都打包放了进去。

    “咏恒,你收拾行旅做什么?要走?”吴炳贤讶异的问道。

    方咏恒默不作声,继续收拾东西,连刷牙和洗脸的毛巾都放了进去,电脑,笔记本等贵重的东西,并没有动。

    “咏恒,除非你退学,不然文强哥要针对你,你是无处可躲的。”吴炳德说道,“道个歉有那么难吗?”

    “好好跟文强哥道个歉,解释下为什么忽然破坏文强哥的告白,将事情说开了也就好了,毕竟我们都是英少会的一员,混在一起两年的兄弟了。”吴炳贤也说道。

    方咏恒拉着收拾好的行旅箱,向门口走去,一边说道:“如果相信我,你们也赶紧收拾下几件要穿的衣服,打包好行囊,晚上零点前,都不要撒手,想睡觉,也最好抱着行囊睡觉。”

    方咏恒说完,推开宿舍门,拉着行旅箱走了出去。

    此时,已经是晚上六点五十七分了。

    见方咏恒拉着个行旅箱,校园内遇到方咏恒的人都有点好奇,却也没人上来询问。

    建大的校南门门口,一辆快车已经在等候。

    方咏恒上了车后,快车立即向导航上的目的地驶去。

    这次,方咏恒的目标是旧货市场。

    每个城市都有旧货市场,旧货市场却并非都是卖旧货和古董,方咏恒的目的地,就是一间石雕店。

    这间坐落于旧货市场的石雕店,门口就摆放有各种石雕,包括镇宅的石狮等等。

    让快车司机原地等候,方咏恒下了车,走进了石雕店。

    石雕店里,都是一些雕刻精致的各类摆件,奇石,假山,珊瑚等等。

    方咏恒的目标也是一个摆件。

    不过这个摆件,乃是一块整体的奇石雕刻的摆件,一盘仙桃!

    石盘之中盛着五颗腮红仙桃,如同真的一样,让人口齿生津,垂涎欲滴。

    方咏恒问价之后,也不还价,直接扫码付款完事。

    对他而言,再多的钱,零时过后,再无任何意义。

    抱着重量达57斤的这块仙桃奇石,方咏恒坐上快车,再次向泰康胡同而去。

    泰康胡同是步行街,让快车司机继续在胡同口等候后,方咏恒抱着那块仙桃奇石雕刻,走进了泰康胡同。

    一路经过78号四合院门前的两座镇宅石象,方咏恒没有停留。

    经过第129号四合院门前的那镇宅麒麟,以及第138号四合院的那对镇宅石熊,方咏恒依旧没丝毫停留,抱着那块仙桃石雕,一路来到泰康胡同第328号四合院,来到位于右边的那一尊手拄棍棒的石猴前。

    没错,方咏恒的目标就是这尊石猴。

    此时,已是晚上八点四十八分,泰康胡同比白天分外冷清,已经没有什么客流。

    328号四合院,只有一个看门的老头,主人并不常住这里,只是偶尔过来住上一两天。

    四合院的大门紧闭,看门的老头也早就窝在门房里,听着戏曲入睡。

    方咏恒整个人都缩在石猴的阴影中,就算有人从旁边走过,不仔细看,也难以发现石猴石雕后面藏着人。

    将仙桃石雕放在地上,方咏恒将右手拇指再次咬破,将鲜血涂抹在五颗仙桃石雕上。

    一边涂抹,一边念起拗口的咒文。

    很快,栩栩如生的五颗仙桃石雕就浸染了方咏恒的鲜血。

    原本十分漂亮,价值2800元的仙桃石雕,变得脏脏的,怕是连两百元的价值都没有了。

    方咏恒将仙桃石雕摆在石猴的正面,然后走人。

    夜晚的泰康胡同,哪怕有路人经过,也绝对不会拿走那重达几十斤的仙桃石雕。

    环卫工人,也不会在零点前出现,而零点过后,整个世界的规则都将完全改变!

    泰康胡同的快车司机正等得有些不耐烦,见方咏恒出来,立刻催促着上车走人。

    接下来的目的,则是附近的一家平价连锁酒店。

    开好房,住进去后,时间已经来到了22:18分。

    方咏恒拿出手机,拨出了一个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