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 > 崇祯八年 > 第一百零七章 大胜
    倒在地上的尸体越来越多,贼兵的鲜血已形成了一片血洼。贼兵不断的从云梯上登城,然后连续不断的向两侧冲锋。

    一丈青看到手下登上城头时,认为大事已定。

    城头的铳声响过三轮再无动静,看来守城的官军虽然是精兵,但人数太少了。

    只要在城上站稳脚跟,官军再勇悍,也经不起人命来堆。

    随着一波一波的手下不断登城,一丈青觉得应该向两侧突击,策应一下东面的友军了。

    他转头大声下令:“胡老三!带着老营上去,朝东面打!”

    满脸凶悍之气的胡老三随即招呼一声,手持长柄狼牙棒,带领数百名老营精锐奔向长梯。

    随着时间的流逝,一丈青感觉到不对了。

    先后上去了一千余人,老营精卒也有数百,胡老三更是以勇猛著称,怎地没听见儿郎们惯有的欢呼叫嚷?

    就在流贼们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城头之时,寿州南门悄悄的打开了。城门洞里发出持续不断的轰轰巨响,一匹黑色的高头大马率先从城门处窜出,身后紧跟着一队队骑兵。趁着流贼疏忽,黄得功决定亲率马队出城冲杀。

    数千准备登城的流贼毫无防备,在高速冲锋的战马面前没有任何还手之力。黄得功率队来回冲杀数次,在马力将竭时从容的回到城内,城门随即紧紧关闭。

    城墙下的流贼伤亡惨重,数千人的队伍只剩千余,弓手正在坐地歇息,成了第一波被屠杀的对象,八百余人几乎全军覆没。一丈青因为骑马指挥,目标过于明显。当他发现官军马队冲出后,想要打马而逃,但因为距离太近,官军的马队早在城内便已加速,冲出来时马速已至巅峰。他拨马起速逃之不及,被黄得功一刀砍死。

    等高迎祥闻讯带着两千马队赶来时,看到的只是满地的尸体和哀嚎的伤兵。

    他第一次感到了浓浓的挫败感。

    起兵造反以来,他一直是顺风顺水,队伍不断壮大,名声越来越响。对上官军,从最早的望风而逃,到后来的连战连捷,让他的野心也逐渐膨胀起来。

    虽然被卢象升击败过,但高迎祥并不服气。认为只是自己的大意,才让官军占了便宜。

    但这次攻打寿州,让他的心里感到了一丝迷茫。

    先是献营受挫,然后是被官军夜袭,现在是攻城惨败,伤亡无数。

    难道就不该打寿州不成?自己破府灭县几十座,向来没有碰到如此难啃的骨头,这寿州的将领是谁?怎地这么能打?

    看着城上将手下的尸体一具具被抛下,高迎祥的心在滴血。他面无表情的吩咐道:“去知会老韩,暂且停下!来俺大帐议事!派人掩埋尸体!”

    就在流贼对寿州发动攻击的时候,经过几百里的急行军,天雄军和川军终于抵达寿州。

    一万多人的营地扎在城东南方十里左右的地方,探马分别向西面和南面撒了出去。

    卢象升和陈奇瑜赶到天雄军营地,经过一番商议以后决定:留一百人看护中了暑热的数百伤病员;士卒抓紧歇息,一个时辰后用饭,之后全军拔营向西南进发。

    下令黄得功派两千人出东门列阵迎战,卢象升遣李重进部五百骑兵从侧翼突袭,陈奇瑜率徐州和凤阳军从流贼背后压上。

    一直在流贼后面的祖宽部继续拖住流贼马队,然后相机而动。

    黄得功亲率三千人官军出南门列阵,待到流贼派兵迎战,李重进率一千骑兵从东南突袭贼军侧翼,天雄军和川军跟随进攻。黄得功五百马队游击,寻找贼军薄弱处冲杀。

    高迎祥和过天星、混十万等人正在帐中议事。

    在得知过天星攻击东城也是损失不小后,高迎祥皱眉道:“不行这寿州俺们不打也成,折了些许人马算的甚!这块肥肉变成骨头了!再啃下去牙就崩了!”

    过天星点头道:“这城里的官军不知是哪一路,人不多,可硬气的很!俺也派了数百老卒上去,回来的就没几个!真他娘的邪气!上了城还能被打下来,这是啥他娘的官军?天兵天将不成?!”

    混十万不服道:“俺觉着再加把劲就能打下来!都打到这样了再退兵,俺不舒爽!”

    另一个手令马天狼道:“要打也得想好咋打。这午时太阳太毒,儿郎们也撑不住。俺看等申时太阳小了再打!”

    高迎祥犹豫起来,要说最不甘心的就是他。马队折损近千,老营精卒也是千余,其余的贼兵也有数千人。在明知道城内官军人数不多的情况下撤兵,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

    但不撤吧,又真是没有好办法破城。

    他问道:“黄虎那边有无攻城?”

    高迎恩歪着屁股坐在椅子上回道:“俺手下人回报,献营派了千人做了做样子,没打!”

    高迎祥哼了一声:“看来黄虎回来了,他光想着占便宜,不想着吃亏!不管他!”

    过天星问道:“闯王,到底打还是不打了?俺觉着撤兵也不是丢人的事,天下府县多得是,俺们不用非在这耗着。依俺说,直接往西去打霍邱,再打颍上,总比在这啃骨头强!”

    高迎祥沉吟一会,毅然道:“打!申时再打一场!南面俺带三千马队压阵!老韩,东面给你一千马队,防备着城门!要是再打不下来,俺们明日就走!粮草紧着老营和马队嚼用!那些泥腿子不去管他!”

    未时末,高迎祥突然接报,数千官军出城列阵了!

    他哈哈大笑起来:有城墙挡着俺打不过恁也就罢了,看来是赢了两场忘了姓啥啊!哈哈!只要恁出了城,俺的马队就派上用场了!今日定教你好看!

    他丝毫没有意识到有何不对:为何官军放着坚城不守,突然出城野战?事若反常必为妖!

    半个时辰后,高迎祥亲率三千马队来至南门外,远远就看到城门外的官军方阵。

    原来只有不到五千人!

    方阵前面六十步左右摆放着百十个拒马,这是为防备战马正面冲击而架设,官军的姿态显是用来防守的。

    方阵东侧是一只数百人的马队,用以遮蔽步卒的侧翼。

    高迎祥吩咐马队向东移动,防止官军马队冲击己方步卒,并择机冲击官军步卒。然后下令五千步卒进攻,破除官军拒马,然后马队从正面冲一次离场。之后的五千步卒,待官军败退便涌上去厮杀。

    五千贼兵也不分阵型,一声号令之后便呐喊着冲向官军。

    数百名贼人率先到达拒马前。这些贼兵手持盾牌和斧子,准备砍削拒马,给后队扫清障碍。

    一声哨响,弓弦嗡嗡作响声中,一片箭雨飞来。

    六十步可破棉甲的八百只三棱箭倾泻到了贼人阵中。前排贼人虽然举盾防备,所以受创不大。但后面的贼人可无盾牌遮挡,数百人中箭倒地。

    就在前排贼人一边庆幸一边开始毁坏拒马时,一阵爆豆般的声音响过,随着大片白色的硝烟升起。数十名持盾的贼人,被急速而至的铳子击破盾牌后射进体内,巨大的痛苦使他们扔掉盾牌后倒地惨叫。

    三百名铳手分作三组打了一轮后退开,百余名持盾的贼人已经或伤或死。

    八百弓手射过三轮后停下,不是因为力竭,而是拒马前二十步左右已经无人站立。火铳和弓箭的持续打击下,上千名贼兵或伤或死倒在地上,后面的贼人已经被吓得停止了冲锋。

    高迎祥铁青着脸看着眼前的一幕,立刻下令步卒继续向前,敢后退者斩!然后分出一千马队,迂回到官军西侧后冲阵,与官军马队对峙的两千骑兵准备强行冲锋。

    之所以没上来就这样做,实在是他不舍得用马队和官军硬杠,步卒无所谓,死一个能招一百个。可马队折损一个就少一个,很难补充。

    但这次必须下血本,对面的官军实在是太扎手了。

    在高迎祥几十名亲兵的督阵下,剩余的数千贼兵畏畏缩缩的继续前行,被弓箭再次杀伤近千人后,终于毁坏了数十座拒马,使得自己和官军之间再无障碍,第一阵五千贼兵已是损失过半,退向两边。

    一千马队还没绕到西边,高迎祥下令第二阵五千人立刻发起进攻。

    五千人呐喊着冲向前去,官军不退反进,也开始向前缓慢的移动,阵型始终不乱。

    片刻之后双方迎头撞上,结果如同上午的城头之战一样。

    官军五百人一排,号令声中整齐的刺出长枪,流贼还是没能靠近便被刺死刺伤,片刻之后第二波贼兵死伤枕籍。

    流贼见正面不敌,遂分头转向两侧,准备从侧面攻击。

    官军早已训练过,一声令下,方阵两边纵向一排转向,让侧击的贼兵同样无功而返。

    由于闯营弓手已被黄得功屠杀殆尽,所以面对如刺猬般的官军毫无办法,绝望的气氛迅速蔓延开来,大部分贼兵已经准备逃了。

    高迎祥不等西侧的流贼马队到位了,他果断下令两千马队开始冲锋。眼前的态势已经非常清晰,步卒坚持不住了,必须用马队不计伤亡的去撕开官军的方阵,不然又是一场大败。

    黄得功发现贼军马队开始动作起来后,便催动坐骑开始往前小跑。虽然对方马队是自己的数倍,但必须要拼死对冲,要是撤离的话,步卒绝挡不住数千骑兵的冲杀。

    双方马队相距数百步,此时不约而同的开始向前运动,等到马速起来,数十息之后便能撞在一起。

    高迎祥和他的马队注意力全部集中在前方,他侧后方数里之外,李重进的一千马队已经悄悄向这边扑来。

    因为闯营分兵东门攻城,所以东南角有一个空档处。包括高迎祥在内的所有人都不会想到,还会有官军从这边杀来。

    几十息之后,闯营的两千骑兵和官军的五百骑兵狠狠的撞在一起,一片人仰马翻之后,双方交换了位置。

    黄得功单手提着犹在滴血的长刀,兜转马头绕了个圈子后转身,眼前的地面上铺满战马和士卒的尸体。

    他回头扫视,五百人的马队剩了三百骑左右。

    黄得功登时心如刀割,这五百人从勇卫营便跟着他,一年多来如同亲兄弟一般。每个人的名字他都叫的上来,没想到一个冲锋便不见了许多熟悉的面孔。

    他转过头来,瞪着血红的双眼,举刀大吼道:“今日死战!”随即催动战马再次向前冲去,三百官军催马紧跟,无人出声。

    双方再次对撞交换了位置,高迎祥勒住战马,望向对面仅剩百人的官军马队,心中既得意又佩服。

    五百骑敢和两千骑对冲,现在虽然仅剩百人,但还是正面相向,而不是转身逃跑!好吧,那今日就成全恁!只需再冲一次,就会将官军马队彻底歼灭,剩下的步卒面对骑兵如同羔羊一般。

    就在他准备下令再次冲锋时,身后传来闷雷般的响声,随着大地的震动,他胯下的战马不安的摇头摆尾打着响鼻。

    高迎祥对这种异象太熟悉了,这是大股的骑兵冲锋的动静!

    若是自己的马队,绝不会从背后冲锋,来的只能是官军!虽然不知道是哪来的官军,但一定是!

    他嘶声喊道:“向西!跑!”然后猛地一磕马腹,这匹价值千金的黄骠马陡然加速冲了出去。

    剩余的一千多流贼骑兵没有高迎祥反应快,坐骑也没有他的好。看到闯王突然向西疾驰而去,还未明白他的话什么意思时,李重进的一千骑兵已经到了他们数百步外。

    这个节点刚刚好。流贼们冲了两次,正在住马歇息,等待再次冲锋。

    战马从静止到冲起来至少需要数百步的距离,而辽东马队这时已将马速提至最快,还是自他们的背后冲来。

    等流贼们醒过神来,慌乱的打马向前时,官军的马队已经从背后狠狠的撞了上来。

    结果毫无悬念,和黄得功对冲后剩余的一千多贼兵马队,被蓄力已久的辽东骑兵绞杀殆尽,只有不到两百骑向西逃走,想要包抄黄得功部的一千马队早就跟着高迎祥逃命而去。

    东面的过天星和混十万遇到的情形和高迎祥基本相同。

    在和城内的列阵官军交锋时,一千流贼马队被官军从侧后突袭,猝不及防下损失过半,过天星和混十万见势不妙,带着剩余的马队向南奔逃。

    之后陈奇瑜率部从背后掩杀,城东数万流贼大败,四处都是逃散的贼兵。

    随着卢象升一万多部下的加入,十余万流贼彻底溃散,寿州城内的卫所兵和民壮也出城加入到追杀的行列。十余万流贼伤亡八万多,投降六万多人。

    献营的刘文秀看事不好,和艾能奇带着剩余的老卒早早的就向逃去,剩余的数万流贼或死或降。

    李重进所部折损轻微,在卢象升的带领下,向南面与祖宽对峙的流贼马队发动进攻。

    在毫不知情的状况下,五千人的流贼马队被打了个措手不及,被官军两面夹击,五千人折损大半,其余的四散而逃。

    至此,横行大明数年,势力最为雄厚的高闯精骑损失殆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