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 > 一不小心无敌啦 > 第0012章 别有用意
    行了大约两炷香后,两人翻越了几座小山,中途还击杀了不少野兽,但实力都不强,起不到历练作用。

    故而,夏墨选择速战速决,让慕容婉儿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

    这让慕容婉儿有些不悦,但更多的是惊愕。

    从夏墨所使用的剑招来看,并非流云派剑法。它非常精妙,无论是进攻还是防守,都堪称上乘。

    慕容婉儿断定,要是自己和夏墨对打,且不说修为上的差距,仅仅是这套剑法,她都只能以失败告终。

    同时,也让她对这次历练充满了更大的期待。

    说不定,在某个时候,在某个地方,也能天降机缘,让她得到有助修炼的宝贝,迎头赶上夏墨。

    夏墨上次的大机缘,极有可能就是这里。

    此时此刻,两人跟前景色已然发生了巨变,出现一片广袤的山间平原。

    而在这片平地上,所生长的几乎是三尺高的青草,偶有小片野花在其间绽放,宛若点缀在绿色毯子上的刺绣一般,很是美丽。

    微风拂过,带来阵阵的清清草香,还有甜甜的花香,非常舒适,令人心旷神怡。

    然而,看似平静的秀丽草地,却潜伏者巨大危险。不停有兽吼声从中传出,什么狼嚎、虎啸、狮吼……应有尽有,种类该是不少。

    夏墨和慕容婉儿对视一眼,便迈腿跨入草地,开启这片天地的历练之旅。

    慕容婉儿剑已在手,随时可进入战斗,神识也全部打开,做到眼观四路耳听八方。

    夏墨虽未拔剑,但神识也已打开。方圆一里之内的任何风吹草动,皆逃不过他的感知。

    嗖嗖嗖……

    就在他们刚刚进入草地不到十里时,就见前方远处串起道道身影,定眼看去,乃是一群野兔在狂奔,似在逃命。

    随即,又看到数十匹野马狂奔,踏得花草横飞,泥土四溅。

    “吼~~~”

    “吼~~~”

    在野马身后,一声声兽吼此起彼伏,沉闷的脚步声也紧随而来,大地似乎都在跟着阵阵抖动。

    见前方出现两个人,无论是野兔还是野马,都朝两边分开,继续狂奔,嘶叫声四起。

    如此,也让夏墨他们看到了后面的情形,乃是一队由十几头狮子组成的狮群。领头者是一只硕大雄狮,其余皆为母狮。

    虽为母狮,但块头亦是巨大无比,比地球上的雄狮还要大上不少,宛如黄牛。

    那头雄狮更甚,背高一丈有余,体长一丈五尺,就像是一座小山在动。

    一颗脑袋宛若小桌,高高扬起,尺余长的獠牙在阳光下闪着骇人寒芒。要是被其咬上一口,定会一命呜呼。

    然而,巨大的身躯却丝毫没影响它们的奔跑速度,如同一阵狂风从远处袭来。

    很快,便有几匹落后的野马被狮群追上,扑倒在地。

    被扑倒的野马在垂死挣扎,发出阵阵嘶叫,四蹄乱蹬,想要起身再度逃命。

    但任由它们如何努力,也无法摆脱狮子的控制。

    几头母狮围着一匹野马,锋利的獠牙轻易刺穿野马皮毛,嵌入体内,将其喉咙咬穿,带起喷涌血雾。

    有的甚至直接生生的扯下一块,带血吞入肚中。

    野马在剧痛中继续挣扎,幅度越来越小,最终断气,再无任何声息。

    而狮群,也没继续追赶其他野马,将追上杀死的进行分食,甚至相互吼叫,都想吃到最好的肉。

    “吼~~~”

    雄狮一声大吼,甩了甩长达三尺的鬃毛,好一个威风凛凛。

    如此,让得那些母狮都不敢再吼,纷纷停下退到一边,匍匐在地,乖巧得像是一群小猫。

    然而,雄狮并没有去吞食野马,而是两眼盯着已然不到百丈的夏墨和慕容婉儿,一步步靠近。

    它一边走一边低吼,让身后的十几头母狮跟上。宛如战场上的将军,率部逼向敌人。

    “能看出它们是什么级别吗?”

    夏墨淡淡的问了一句,右手已搭在剑柄上。

    慕容婉儿即刻回答:“母狮全为变异级,雄狮为精英级。”

    “有多大把握?”夏墨再问一句。

    “我可以杀五头母狮。”慕容婉儿说出了自己能够出具的战力,没有什么保留,也没有必要保留。

    作为勇者大陆上的武者,谁都知道猛兽也有级别之分。最低级别的是普通级猛兽,也就是大众所熟悉的那些食肉动物。

    往上是变异级,身体因为某种原因发生变异,块头大增,实力也暴涨,相当于人类武者的武徒境。

    变异级上面是精英级、队长级、统领级、域主级、兽王级。相当于人类武者的武师境、武侯境、武王境、武皇境、武帝境。

    眼前这个狮群,相当于十几个武徒和一个武师,实力不可谓不强。

    被这样强大的狮群盯上,唯有一战,且是全力一战。

    夏墨微微一笑,又道:“雄狮和五头母狮交给我,其余的你来解决。”

    “什么?”

    慕容婉儿脸色一变,不悦道:“你是要我单独对付十头母狮?夏墨,你不会是想借这些狮子将我置于死地吧。”

    两人所属不同的实力,双方之间有着百年恩怨,都希望能够将对方踩在脚下,甚至直接吞并。

    所以,无时不刻想削弱对方实力。而除掉精英弟子,就是一种有效方式。

    慕容婉儿这么想夏墨,也实属正常。

    夏墨淡淡一笑道:“慕容姑娘,要是我想要你死,你觉得自己还能活到现在?还是觉得我杀不了你?”

    这话让慕容婉儿不知道该如何接,满脸尴尬。

    如果夏墨想杀她,应该是很轻松的事情,完全没必要借狮群。

    “但是,他为什么还要让我对独自应对十头母狮呢?”

    慕容婉儿如是想着,很快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夏墨的修为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可怕,一个人无法应对更多的狮子。

    毕竟是剑修,倘若已经达到武师境,一人可灭杀眼前的这队狮群。

    那么,他的修为,只能是九星武徒。

    思于至此,慕容婉儿心里有了一些安慰。两人差距不是很大,还有追赶超越的机会。

    于是,她便硬着头皮答应了下来,独自迎战十头母狮。说不定还能利用这次生死大战,获得突破的契机。

    慕容婉儿哪里知道,夏墨将十头母狮丢给她,并不是实力不足问题,而是想以此来激发她的潜能。

    最好,能够从这次战斗中找到修为的突破口。

    两人身后的势力虽然对立,但也并非死敌,很多时候,也曾经联手抗敌过。

    夏墨听不少人说,猛虎山曾经爆发过几次大规模兽潮,猛兽纷纷出山,见人吃人,见牲口吃牲口,引发极度恐慌。

    在为难关头,流云派和映月宫联手,四处击杀那些猛兽,最终保住了一方安宁。

    也就是说,在大是大非面前,映月宫不像城主府和其他两大势力那样自私,只带着势力之人逃跑,不顾他人死人。

    这样顾及众生的势力,为何要与之为敌?

    尤其是慕容婉儿,听说在五年前的那一次兽潮中,因为要救一家素不相识的五口人,与猛兽苦战一日,身受重伤,险些命陨。

    如此充满爱心之人,夏墨要做的就是尽量帮助,让她快速成长起来。到再遇灾难时,多一份保护大众的力量。

    至于那些心生歹意,一心想闹事的家伙,夏墨也绝不会手软。就像那夜一样,必须杀无赦!

    慕容婉儿看了夏墨一眼,淡淡开口:“希望我们都能活着。”

    语毕,她便提剑前行,战意自体内涌出,气势也在节节攀升。

    而此时,狮群离他们已不足五十丈,大战一触即发。

    可就在慕容婉儿刚刚迈出两步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