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 > 开局签到一个财神 > 第176章 能软能硬才能混
    第176章能软能硬才能混

    “你们都跑来干什么?”

    李敬修把脸拉下来,对着“轰轰”摩托车成员以及过来表忠心的小包工头喝道。

    警笛声越来越近,再不作出表态的话?他更没有理了。

    虽然表面上黑拉着脸对着手下人,可他的心里还是满意的。

    要的就是这样忠诚的手下,跟狗一样忠诚。

    等事情摆平了,回头我请你们吃饭!

    虽然理亏,但在气势上并没有输给叶晨、姚大财。

    要是输给叶晨、姚大财了,输给板桥镇人了,以后还怎么在板桥镇这个地方混?

    不!是赚钱!

    虽然板桥镇才刚刚开始搞建设,可只要你做下去了,以后会有大发展。

    只要八建一直在这里承认大工程,下面的农民工基本上都由他承包。

    现在就有五千多人,以后五万人都说不来!

    一个人给老子一天挣十块钱,老子一天下来就是五十万!

    日进斗金!发财也不带这样地!

    何况!他还不止板桥镇一个地方有工地。其他地方!以前的工地上面,他还有五六千农民工在给他挣钱。

    “走走走!都给老子走!”

    在李敬修的驱赶下,小包工头只得带着他带来的人离开。

    “轰轰”摩托车车队成员,也都骑上摩托车,一副走人的样子。

    “不能走!”

    “不能让他们走!”

    “警察来了!等到警察来了再放他们走!”

    “对对对!他们走了就什么事都没有了!他李敬修这个包工头就没有责任了!”

    “对对对!让警察来了看了完整的现场,再决定吧!”

    在一个人的提醒下,板桥镇的人顿时明白过来了。

    是啊!要是放李敬修的人走了,那么!李敬修就可以一推二六五,也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所以!不能放他们走人!

    你们不是牛比么?

    一下子能叫来几百几千人!你们想造反么?

    无法无天了!你把我们板桥镇当成什么地方了?当成你耍威风的地方?

    你把我们板桥镇本地人当什么了?当傻子啊?

    不能让他们走!

    板桥镇人顿时横起手中的木棍、铁锹,把李敬修的人硬是给拦了下来。

    李敬修的人想走已经走不了!

    先动手打架?

    他们才没有那么傻呢!

    他们只是来讨好主子李敬修的,只是来助威的,并不是来打架的。

    李敬修见双方没有打起来,也就放心了。

    他上前几步来到叶晨面前,一把抓住叶晨的胳膊。

    “来来来!我们里面说话……”

    叶晨以为他是来打架的,自然是一抖胳膊把他给抖开了。

    “你想干什么?”姚大财上前,一把就把李敬修给抓住了。

    想打架是么?

    我捶死你!

    “姚大财!我们里面说话!里面说话!”李敬修定了定神,陪着笑脸说道。

    就刚才!他差点被叶晨和姚大财给打了。

    人家误会他了,以为他要打架。

    就刚才那么一下,李敬修已经领教了:叶晨与姚大财的力气。

    这两人!不仅个子大,力气也大。

    力大占三分,你就算会武功都很难占到便宜。

    力气大的人虽然不会武功,但是!他可以跟你拼。

    人家只要抓住你了,你就挣脱不了。

    除非你一招KO把他打死,不然他就拼死也能把你打残!

    李敬修再次张开手臂,一手拉住姚大财一手拉住叶晨,硬是往“战地餐馆”里面拖。

    这个李敬修!果然是混社会出身!

    能来软的,也能来硬的。能装比,也能装孙子!

    先前态度那么强硬,现在却又换了一副嘴脸!

    要不是警察快要到了,他可能还不会如此变化。

    要是没有听到警笛声,说不定他还要耍一耍威风。

    这不?他的手下人也来了?

    黑压压一片,至少也有上千人吧?

    而板桥镇本地人,并没有多少。

    他的工地都在这一带,人员集中。

    而板桥镇的本地人,都散在各地,距离这里很远。

    尼玛地!老子在人数上就占优势。

    打架?那是不可能的!

    但是!能够在气势上赢你一把。

    “我们谈什么?”叶晨问。

    “我们有什么好谈的?”姚大财应道。

    在李敬修的拉扯下,两人只得跟进“战地餐馆”,在原来的席位上坐下。

    “老板!给我一瓶高度白、一个酒杯、一双筷子!另外!来盘热乎的下酒菜!”

    李敬修反客为主,招呼道。

    混社会的人,转变就有这么快。

    叶晨和姚大财两人都朝着李敬修看着,不得不佩服:人家的镇定!

    警察马上就要到了,他还淡定自如。

    还有心思喝酒?

    老板拿来一瓶高度白、一个酒杯、一双筷子。

    李敬修打开酒瓶,给叶晨和姚大财的酒瓶倒满酒。然后!给自己倒满酒。

    “先干为敬!我干了!”

    说着!李敬修把酒一口猛喝下去了。

    一口菜都没有吃!

    “一切都在酒中!”李敬修把酒杯顿到桌面上,看着叶晨、姚大财说道。

    “你?”姚大财不服气,端起酒杯也把酒给喝了下去。

    这酒杯,大概能装三两多。

    “我给你们认错了!是我李敬修教子无方,才养出这么一个畜生儿子!我对不住你们!我对不住容秘书!还请二位给个面子,劝说一下容秘书!这种事!只要我们私了了,警察那边也拿我们没有办法!……”

    “二位!要不?我李敬修给你们下跪?”

    说着!李敬修站了起来,就要给叶晨、姚大财下跪!

    “别别别!起来!起来!”

    叶晨这才阻止道:“这事已经进了警察局,私了?是不是晚了?”

    “没事!没事?”李敬修保证道:“只要我们私了了,警局那边也就不好再怎样。这就变成人民内部矛盾、治安事件,就不是刑事案件,罚款就了事。”

    “这?可我们也说了不算啊?”叶晨道。

    “不瞒你们二位!这事要是不能私了,定性为刑事案件。那么!我儿子是要坐牢的。这样地话?他以后的人生就完蛋了……”

    “……”

    “我求你们二位了!给我这个面子。不管容秘书那边什么态度,你们肯出面,一定对我有利!算我求你了!”

    说着!李敬修又要下跪。

    “起来!起来!我答应你!劝说一下容秘书。容秘书是什么态度,我不能保证!”叶晨表态道。

    “我也跟过去!当面向她求情!行么?”

    姚大财坐在一边没有动,看着李敬修表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