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 > 阴阳怪气的驱魔人 > 第六十七章 后知后觉的家属
    看着夏悯的背影,韩琳突然觉得这座城市很大,有着不同苦楚的人很多,只不过有的人表现了出来,而有的人则是选择埋藏在心底。

    警察很快就到了,警笛声响彻在偌大的院子,在周围寂静无声的一片荒野中显得格外响亮。

    领队的自然是王子规,他穿着便装,顶着个鸡窝头,一脸睡眼惺忪的模样。

    “哈啰!”夏悯站在楼梯口冲着他打了个招呼,颇有礼仪小姐的风采。

    “你哈啰个屁,我们正加班呢,那边的事情还没处理完这边又来了。”

    王子规显得有些疲惫,看上去似乎在夏悯离开后一直连轴转到了现在。

    “最好别夸大案情啊,我们出警很不容易的。”

    夏悯挠挠头,侧出半边身子,伸出右手:“警官里边请。”

    王子规摇摇头,好像没什么心情开玩笑,直接走进了屋子。

    身后的几个警察也跟了进去,其中一个稍微年轻些的冲夏悯点点头,善意地笑了笑。

    夏悯想了半天也不认识这个人,只好也点点头,算作是回应。

    而这个时候,警笛的声音已经吵醒了不少已经熟睡了的居民。

    不少人纷纷从各自家里走了出来,打着哈欠想看看发生了什么事。

    几个和保安孟大爷关系好些的悄悄问:“孟大爷,这是什么情况啊?”

    孟大爷有些羡慕的看着房东门口留下的两个守门警察的警服,高深一笑:“我也不知道。”

    而一群围观的居民中,又有一部分并不像是单纯地看热闹,而是表情有些焦虑,好像在找什么东西似的。

    夏悯注意到这一幕,暗自叹了口气,大概就是这些人家了。

    不过夏悯叹气是为了那些死者的家人,并不代表他同情死者,相反的,看到这些死者的家人为了他们而担心难过,夏悯更觉得他们活该。

    很快,王子规走了出来,脸色明显有些难看。

    “呐,我没夸大吧。”夏悯摊了摊手。

    王子规用一种看怪物的眼神看着夏悯:“这他妈就是你他妈说的他妈的有他妈的几个人看上去他妈的好像他妈的死了?”

    “啊…嗯…那到底死了吗?”夏悯不由自主地退后半步,努力挤出一个无辜的笑容。

    “一共十七个人,全死了!都死成干尸了!”王子规压根无法理解,为什么夏悯对于这种事情一点都不感到震惊,反而是一副我随便在路上捡了一块钱似的平常模样。

    “哦,真可怜。”夏悯甚至忍不住要笑出了声。

    王子规深吸一口气:“你老实交代,这事情和你有没有关系。”

    “艸,你自己都说了是干尸了,还能跟我有关系,我寻思我也没跟我外婆学过熏腊肉啊,这件事你问我也就罢了,不要跟你妈妈提,她老人家一想到生了个笨比可能会很自责的呢。”夏悯愣了一下,很温和地解释道。

    王子规是熟悉夏悯的,所以并没有生气,而是皱起了眉头:“那你是怎么发现的,你跟我详细说说。”

    夏悯作出回忆状,拿出早就准备好的说辞:“我早上不是找过你吗,然后我觉得那玩意儿不够当素材,准备实地考察考察,下午吃过饭打个车就来了。”

    “等等,你为什么晚上来?”王子规很不解。

    “哥,我写的是灵异,不是都市…”

    “…行吧,你继续。”

    “然后我进来准备找当事房东家了解了解情况。”

    “不是我说…”王子规忍不住想要吐槽:“你就直接这么问人家,人家能告诉你吗?”

    “我当时也是想着试试再说,不行我就自个儿再找周围人问问呗,结果,我发现房东家门没关,里边还冒出幽幽的光…”

    “我当时纠结了很久,毕竟人家是单身女性,是吧,我贸然闯进去肯定不好,但是呢,我有担心是她出门了里边煤气灶没关,你懂我意思吧,那光一看就是火光,我怕出意外啊。”

    “我一合计,得,我敲敲门,有人应的话提醒一下,没人应的话就进去帮她关了,再出来等着,到时候跟她解释一下,相信应该没问题的。”

    “结果就在我顺着那摇曳的火光走向一间没有关上的房门时,我突然发现有一个赤身裸体的人影躺在地上,当时我人都傻了。”

    “我乍一看是个男的,当时我就鞠躬道歉关门三连,结果半天,里边一点反应都没有,我好奇心就起来了。”

    “你也知道,我本来就是为了收集素材来的,正好撞上这种怪事,再联系上周围闹鬼的都市怪谈,就有种,怎么说,见猎心喜?”

    “反正鬼使神差地我就又打开了一条门缝,往里边仔细一瞅,卧槽,当时我就头皮发麻,这居然还是一个老人!”

    “不过后来仔细观察以后发现,其实不是老人,就是水分流失以后皮肤干瘪了,起了不少褶皱,我试了试,躯体也很轻,估计内脏已经没有了。”

    “后来我又去其他屋子看了看,结果都是这种类似的场景。”

    “当时我就觉得事情不对了,这已经不仅仅是怪谈了,这压根就是杀人案件了,我寻思以我的能力肯定没办法处理了,当时就想着要报警。”

    “可我当时有一点疏忽了,我背对着房门,打电话时整个身后是正对着房门的…”

    王子规听到这,佩服夏悯混死人圈的就是不一样的同时,也不由得咽了口口水,想到了恐怖电影中主角看到了关键信息时,总有反派会出现在主角身后的转头杀。

    他不知不觉已经被代入了夏悯的视角,有些紧张地问:“然后呢?”

    “然后背光,我把手机拿反了按了半天背面的玻璃没反应。”夏悯无奈地叹了口气:“我真是好笨好笨呢。”

    “……”王子规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可终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这时候,围观的群众中有几个中年妇女凑上前来,对着一看就是管事的王子规焦急地说:“警官,那什么,我们一觉醒来,家里的男人突然都不见了,电话也停机了,什么也没留下,就像失踪了一样!”

    王子规想到了什么,回头看了看正在被拍照画线的尸体,再回过头来时,脸色有些古怪。

    “不会这么巧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