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 > 阴阳怪气的驱魔人 > 第六十五章 反手一个王炸
    铁柱纹丝不动,就像是没有反应过来似的,直到夏悯的腿即将甩到脸上的一瞬间才微微后仰,轻而易举地躲了过去。

    “就我个人而言,我讨厌暴力。”铁柱轻轻地把手上的茶杯放下,为了不让夏悯注意到里面没水,特意放到了离夏悯较远的一侧。

    而听到这句话,夏悯下意识地低头用余光扫视一圈,地上是十多个一动不动的靈。

    “你说是就是,不争论,不过我想知道你为什么几次三番要将我引到危险的地方。”

    夏悯皱着眉头,从刚刚铁柱的反应来看,自己是对付不了他了,而且从头到尾那探灵项链动都不动一下,估计是看到铁柱直接装死了。

    既然打不过,那就只能讲道理。

    “危险?你觉得危险吗?一般人要借助外力才能对付的刀枪不入水火不侵的靈,到了你这里被你按在地上打,你管这叫危险?”

    似是觉得夏悯说的话有些荒唐,铁柱忍俊不禁。

    铁柱只是随便说说,可夏悯却变了脸色,一直以来,他都不希望有活着的其他人知道这件事,因为一旦这件事情暴露出去,无依无靠,暂时没有自保能力的自己可能会因此惹来很多麻烦。

    但是夏悯知道,唯一不被别人抓到软肋的手段就是,不要让别人觉得这是你的软肋,所以夏悯没有对此多说什么,而是说起了其他的话。

    “我想知道你的目的,假如我没有这点手段,那么第一次被你骗到荒村就被玩死了。”

    “目的?没有目的的,就是为了好玩啊。”铁柱笑了笑,月光渲染下的笑容显得那么天真,可说出来的话却很残忍:“对我来说,一个人死不死的又不是什么很重要的事情,你会不会被玩死并不在我的关心范围,而正是因为你没有被玩死,我才会来见你,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

    夏悯感到一阵气愤,明明就是他坑害了自己,可面对自己却还能说出这种话,就该就地枪决。

    “你知不知道,我是释靈协会的人,只要我打个报告,你就会被无数的协会会员追杀。”

    “噗哈哈哈哈哈哈。”听到夏悯的威胁,铁柱忍不住狂笑:“你在开什么玩笑,你身上就没有一样东西是能见得了光的,你报告是小事,且不说能不能抓到我,但是你自己要怎么解释?不管是地上这些东西还是你身上的所有疑点,你根本没法作出合理的解释。”

    夏悯沉默了,虽然不愿意承认,不过铁柱说的是对的,他根本没有办法想出合理的解释。

    而且铁柱也没他想得那么简单,他一开始就知道自己身上这些特殊的地方是不能暴露的,可是他从头到尾提都没有提,也不知道他是不在意还是有什么其他的想法。

    见夏悯不说话,铁柱也不再继续这个话题,而是提起了和刘倩有关的事情。

    “里面那些东西你见过了吗?”铁柱慢悠悠地问。

    “那些尸体?难道那些都是你做的?”

    其实夏悯一开始就很奇怪,刘汐婧杀了人是从哪里学会的这种类似于祭祀的东西,而且大婶也说,刘汐婧似乎很敬畏她身边的铁柱。

    这么一想,难道这小孩子模样迷惑外人的家伙,才是真正的罪魁祸首吗?

    铁柱笑而不语,没有承认,不过也并不否认。

    “其实这些靈,和刘汐婧并没有关系,它们是被人造出来的。”铁柱指了指地上那些家伙。

    “人造?”夏悯有些感到难以置信:“靈还能人造?”

    “有什么不能人造?很快连老婆都能用人造的了,这很奇怪吗?”

    铁柱耸耸肩,对夏悯的大惊小怪有些鄙视。

    “人造靈本身并不是重点,重点是它们被造出来的过程。”

    “你知道吗,其实这栋楼里的人都失去了和这些人相关的记忆,也就是说他们的存在都被抹除了,这并不是什么无用之举。”

    “事实上,这些靈的本体并不算是死了。”

    “一个真正死亡的人,他的意识会消散,而他们的意思并没有随着生理的死亡而消亡,相反的,他们的意识变得更强大了。”

    “因为我们需要他们的意识足够强大,这样,他们才能够感受到被至亲之人遗忘的痛苦,才能感受到,在这个世界上没有留下一丝痕迹的绝望。”

    “这种绝望越强烈,他们的怨气就会越深,自身也会越强大,而产生的怨气,还能有其他的用途,这就是这里的真相。”

    “刘汐婧只不过算是看场子的,死的也正好是跟她有仇的。”

    “仅此而已。”

    夏悯消化着铁柱所说的内容,这么说起来,刘汐婧并不是自己所想象的罪魁祸首?只不过算是在人的挑选上出了一份力,顺便算是给自己报了仇。

    如果是这样,那么的确可以解释为什么她要装成刘倩一直住在阳光公寓,原来她需要在这里守护这个类似于工厂的地方。

    可是,这些人造靈为什么会被造出来,那些怨气又到底有什么用途。

    隐隐约约的,夏悯觉得自己好像被卷进了一盘什么了不得的大棋中,这让他感到有些担忧。

    “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

    夏悯深吸一口气。

    “因为我觉得你是一个拥有者强烈好奇心的人,我想知道,我把谜底告诉你一部分,再留一部分,你会不会忍不住自己去调查,如果你自己调查,又会做到什么程度?”

    铁柱好像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究竟告诉了夏悯多么重要或者惊世骇俗的事情,而只是把这当成有趣的事情。

    夏悯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没有多说什么,径直向着被打开的大门走去。

    直到门口,他才回过头注视着铁柱。

    一直挂着淡笑的铁柱也回头看向夏悯,可是,他挂在脸上的笑容在一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他以为夏悯在看他,可是,当他真正和夏悯对视的时候,却发现夏悯是看向自己的身后。

    “韩琳!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