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 > 阴阳怪气的驱魔人 > 第五十三章 标题标题标题标题不见了
    在察觉到夏悯的发现后,那只眼睛迅速从裂缝中消失了。

    而夏悯猝不及防之下被吓了一跳,也开始怀疑这个人是不是真的疯子,毕竟门上明明有猫眼,她却躲在门缝里看人。

    “门缝里看人会把人看扁的,你这个人有没有礼貌的!”

    夏悯又开始拍门。

    良久,一点反应都没有。

    夏悯皱了皱眉头,将脸凑到猫眼旁,却发现那边一片漆黑,有可能是那边被挡住了,或者猫眼有什么问题,所以女人才从裂缝里往外看。

    想了想,夏悯蹲下来,将眼睛凑近了那条裂缝,往里边看去。

    屋子很小,卧室和客厅是挤在一起的,十分类似于宾馆大床房的格局,估计也就十来平。

    可是让夏悯疑惑的是,他并没有在这不大甚至可以说是狭窄的屋子里见到疯女人。

    “妈,的。”反应过来的夏悯猛地朝后退了退。

    果然,下一刻,疯女人的半张脸出现在了裂缝那边,一只毫无感情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夏悯。

    她从裂缝中收回目光后竟然一直靠着门站着,离夏悯只有一门之隔。

    正当夏悯以为女人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却发现女人从裂缝里塞出一张纸条,然后深深地看了自己一眼,消失在了裂缝中。

    夏悯盯着那裂缝,见再没有异状发生,这才捡起了纸条,缓缓展开。

    ——离开这里!

    纸条上潦草的字迹似乎是在警告夏悯。

    夏悯感到有些奇怪。

    离开这里四个字其实可以包含许多不同的意思。

    可能是夏悯在这里无意之中冒犯了什么人,那人希望他离开,也有可能是如果夏悯再不离开就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波及到他,还有可能是疯女人的晾衣杆差点砸到人自知理亏装神弄鬼。

    好吧,最后一个可能性不大。

    可说来说去,就是疯女人不希望夏悯再在这里了。

    但是,她说的这里指的是她家门口,还是说……阳光公寓?

    而且从早点铺老板的说法来看,疯女人是会说话的,那她为什么不直接警告自己呢?

    不管目的是什么,可是用纸条就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不想引起某样东西的注意。

    夏悯笑了笑,看来这个女人大概率是没有疯的,外人觉得她奇怪,觉得她变了,大概是因为,从某一时刻开始,她的身边出现了什么东西在监视她,而她出于某种原因,并不能把这事儿说出去。

    现在多半可以确认,疯女人也和某只恶靈有联系,可是这个恶靈是不是铁柱,现在还不好说。

    不过就算不是铁柱,两者之间也一定有联系。

    走肯定是不可能走的,不过夏悯在这里待着确实也是浪费时间,只能晚上再过来。

    走之前,夏悯拿出探灵项链,并没有发现项链有什么反应。

    “看来暂时不在,晚上再过来吧。”

    夏悯原路返回阳光公寓的大门口,下到一楼时,夏悯才感觉到冬日的暖阳照在身上的温暖感觉。

    他回头看了看四楼和五楼,若有所思的样子。

    夏悯走出阳光公寓时,保安大爷正一边吃着包子一边听着收音机,见夏悯离开,随口问着:“找到人了吗?”

    夏悯笑了笑:“没找到呢,不过认识了几个朋友,约我晚上过来喝酒,所以晚点可能还要来一趟。”

    “没事没事。”保安大爷呵呵直乐:“欢迎欢迎,我们这什么都好,就是太封闭了,来点人活跃活跃也不错。”

    “封闭?”夏悯捕捉到一个有些违和的词。

    “是啊,这里很多都是一家人只靠一个人工作,剩下的人就留在家里干干活,或者找邻居串串门,一天就这么过去了。”保安大爷有些感叹。

    “也就是说,大部分人几乎每天就待在这里不出去,跟外界接触也不多?”夏悯顺着话问。

    保安点点头:“可以这么说,反正有闯劲儿的年轻人很少选择在这里住的,这里多的是老人和小孩,生活圈子也就这么大。”

    “挺好的,跟原来大院或者胡同差不多,邻居关系好嘛,都是一家人,哪像城里,都可冷漠了。”夏悯笑了笑,安慰道。

    “是啊是啊,所以我儿子叫我去城里我都没去嘛,不就图这里大家都熟嘛。”

    保安大爷也乐了,显然夏悯说到他心坎上了。

    “行了,大爷,那我就先走了,晚点再过来。”

    “行,慢走啊。”大爷挥挥手中的烟斗。

    夏悯的笑脸在转身的一瞬间收敛起来。

    “封闭…”

    想着,夏悯掏出了手机,拨出了一个号码。

    “喂?小王子啊,我想喝奶茶了,你能请我不?”

    ……

    夜幕降临,夏悯又坐着出租车来到了阳光公寓。

    “唉兄弟,要不是你说有急事,现在也不算太晚,我肯定不会送你来。”司机一边接过夏悯递过来的车费,一边有些感叹地说。

    “怎么了,这里闹鬼啊。”夏悯开玩笑似的说。

    “对喽。”司机显得有些神秘:“跑出租的都知道,这一段晚上都不太平,你可得小心点。”

    说完,司机还一本正经地说:“我看你也不像是住在这里的人,不如这样吧,我在这里受累等会你,你一会回市里还坐我的车,多给个二三十当我在这里等的费用,怎么样?”

    “可别怪我没提醒你,这里不少同行都遇到过奇怪的事情,你晚上在这里打车…”他的声音压低下来:“遇到的司机不一定是活人。”

    夏悯从头到尾一直挂着笑容,等司机说完,他凑近看着司机的眼睛,就这么直勾勾地看着,也不说话。

    “你…你看什么?”司机被夏悯看得有些不自在。

    夏悯笑了笑,打开了车门,回头意味深长地幽幽道:“听说有生意人回家后发现白天收的钱里有冥币,才知道白天撞了鬼。”

    “多谢师傅,路,上,小,心。”

    说完,夏悯没有理会还没反应过来的呆呆的司机,关上了车门。

    直到听见身后轮胎极速摩擦地面的声音,夏悯才不屑一笑。

    搞我心态?

    没有人可以从我夏某人这里坑钱,鬼都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