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 > 阴阳怪气的驱魔人 > 第四十九章 2020一切都好!!(三千多字,这就不短小了吧?)
    夏悯真的才知道,女孩子总是会因为一些看似不重要的小事而感动。

    ……

    上一次和王子规在街边撸串已经是大半年以前的事情了,那个时候王子规准备当警察,正在积极准备,两人抽空见了个面,吃了顿饭。

    当然,这里的抽空主要是指王子规,对于夏悯来说,每天都是空。

    “最近咋样啊,是不是像电视上一样专门负责调解街坊邻居的那些纠纷啊。”

    夏悯啃着肉串,随意地问着。

    王子规扶额叹息:“那是片儿警,我是刑警,能一样吗?”

    “害,不都是为人民服务吗,有什么好区分的。”夏悯不以为意。

    “是,是为人民服务,但是工作还是不太一样的。”王子规无奈。

    “得了,废话少说,拿出来。”夏悯一只手倒着啤酒,一只手伸出来掌心向上勾了勾。

    “拿什么?”王子规有些不明所以。

    “你不是说有奖金吗?装什么傻拿出来啊。”

    “你别瞎几把扯好不好,我特么下午叫了你多久,嗯?电话也不接微信也不回,叫领又不来领,这些都是要凭本人领取的知不知道。而且我跟你说…”

    王子规稍稍凑近了些,小声说:“就这事儿,说不定还能采访你一下。”

    “我靠。”夏悯松鼠似的咀嚼在听到这句话后速度放满了下来,有些不太敢相信:“这么严重呢?采访?检举人不会被报复吧?要不那钱我不要了,我觉得命最重要。”

    “我去你想什么呢?这是个法治社会,他还敢报复?再说了,这个张部长一审是死刑,在上诉呢,最多也就改个无期,这辈子应该是出不来了。”王子规慢悠悠地咀嚼着一串大腰子。

    “不过我倒是有些好奇,这些消息你是怎么知道的?”

    夏悯的表情僵住,目光下移,盯着桌子说不出话来。

    “喂,你怎么了?”王子规看夏悯的状态不对,有些奇怪。

    “我…其实,当时我在车上。”良久,夏悯吐出了这句话。

    “什么?”王子规的目光一下子锐利起来:“什么情况?”

    夏悯深吸了一口气。

    “我也就不瞒你了…”

    王子规放下了手中的烤串,不由自主地正了正身子。

    “其实…”

    “其实我是那个方向盘,目睹了整个过程。”

    夏悯说完后,面不改色地把王子规面前的牛肉抓过来开始啃。

    王子规愣了足足有十秒,深吸一口气:

    “法律保护了你。”

    夏悯赞同地点点头:“所以我爱我的国家。”

    “好啦好啦。”见王子规想要弄死自己的眼神,夏悯心里叹了口气:“不逗你了,不过说起来这事儿的确挺怪的。”

    “你知道的,我大学毕业就去殡仪馆混吃等死了,碰过的尸体没有几千也有几百了,偶尔有些怪事发生也是很正常的。”

    “这种事儿见多了,其实我多多少少也有点相信那些事情。”

    “那天送来了一具新鲜的尸体,出了车祸,惨不忍睹,对,就是韩琳。”

    “我修复尸体就修复了一整天,当天晚上回家以后就做了个怪梦,就梦见那韩琳了。”

    “其实我之前也偶尔梦到过这类东西,我也不知道这是托梦有遗愿未了,还是说单纯是我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有的梦醒来以后我就忘了,有些还记得,如果还记得梦到的人对我说了什么,我也就转达给他们的家人,不管他们怎么想,这些话有什么意义,反正与我无关。”

    “不过通常来说,这些梦都很模糊,可能只有个只言片语能记下来。”

    “可是那天…韩琳的梦,真的很清晰…不,应该说很真实!”

    夏悯倒了杯啤酒,一饮而尽,好像是在压抑自己的恐惧,显得心有余悸。

    “我看到她被人撞,出了车祸以后被人撞,本来她可以活的,但是,她就这么被一直撞,撞到车头变形。”

    “我知道,她这是想要我帮她,然后我找了一天的新闻,总算是在晚间新闻里找到了关于这件事的报道,晚上下了班我就循着地点去那个地方看。”

    “然后我…”

    说到这里,夏悯的手微微颤抖,举起了啤酒杯:

    “然后我看到她了,她就这么孤零零地靠在路边,垂着脑袋。”

    说完,将杯中的啤酒饮尽:

    “我当时扭头就跑,反正当时太害怕了,什么都不记得了。”

    “晚上我又梦到她了,她告诉我,我很帅,而且十分善良,心灵手巧,我的手艺她也很满意。”

    “所以她想要把这件事告诉我,希望我能帮助她,她还告诉我,杀死她的人是谁。”

    明明是在闹市区的大排档,周围人潮涌动,可听着夏悯的叙说,王子规还是有些不寒而栗。

    他是不信鬼神之说的,可是夏悯一副煞有介事的模样,他也不好全盘否定。

    可他不知道的是,夏悯此时心里也苦。

    他能怎么办,报了警之后他就后悔了,警察要是问这些消息哪来的,自己怎么办?可不报警,怎么把张部长绳之以法?

    不管怎么说,如果没有亲眼见到,不可能把事件描述得那么清楚。

    夏悯当时也是看到韩琳他妈居然被张部长收买,一时间上了头,没考虑后果直接把这件事捅出去了。

    还好王子规是夏悯的死党,换个人,恐怕都要怀疑夏悯也是嫌疑人了。

    总而言之,这已经是夏悯能想到的所有不合理解释中最合理的一个了,尽管还是很离谱,不过相比其他的解释,几乎一查就知道夏悯在说谎。

    “不能吧…那人会不会正好路过那里,不一定就是韩琳啊…”王子规咧了咧嘴,牙痛似的模样。

    “也许吧。”夏悯耸耸肩:“不过事情的确是这样,除非你能找出更合理的解释,能够让我在不认识韩琳的情况下知道这些。”

    是的,比甩锅更高深的就是把别人提的问题拧巴一下再踢回去。

    “我很想劝你去医院看看,也许你这是很严重的臆想症,不过,我也找不到更好的解释。”王子规叹了口气:“算了…这些我都给压下来吧,反正局里都知道我有关系,信息渠道多,没人会联系到你的。”

    夏悯感激地点点头:“好兄弟。”

    王子规话锋一转,似乎想冲破刚刚沉闷的气氛:

    “话说回来,这韩琳家属和张部长也都是有意思。”

    “哦?”夏悯接过话茬:“这事儿你给我详细说说,我还不知道究竟怎么回事呢。”

    “这张部长自以为计划天衣无缝,又是伪造现场,又是花钱收买韩琳家属的,其实那现场就很粗糙,如果报警一查,就知道不正常,但是家属收了钱,相当于当车祸私了了,若不是你提供情报,这受害人肯定就冤死了。”

    王子规忍不住轻蔑地笑了笑:“这张部长其实也不太正常,其实他也是从农村出来的,一开始想着凭双手闯一片天地,但是可能现实太残酷了,他也开始行贿受贿,反正就是一些我也搞不清楚的操作,他爬了上去。”

    “但是这种人穷惯了,又是靠这种手段,人自卑得不得了,总是觉得别人盯着他的地位钱财,反正他驭下十分严格,而且容不得第二种声音。”

    “我们去公司调查的时候,本来是当做刑事案件处理的,结果他那些部下一听说他成了命案的嫌疑人,全都不经意间给我们提供了一些情报,你懂吗,不经意,哈哈,没想到他除了杀人,其他坏事也没少干。”

    “甚至最好笑的是什么你知道吗?”

    王子规在笑,可是,他其实并不想笑。

    “他其实并没有包二奶的主观想法,他想要包二奶,完全是因为,在他的心目中,包二奶是成功人士的象征,你说说,这什么人啊。”

    夏悯一直面无表情地听着,抿了口啤酒。

    王子规继续道:“那受害人家属更有意思,受害人的弟弟自作聪明,他在发现姐姐的死并非意外后,想到的并非是报警,而是敲诈张部长,我们抓到张部长的时候,他正准备买凶杀了受害人的弟弟,因为他觉得这些人会一直找他要钱,跟狗皮膏药一样。”

    “这下好了,钱没赚到,名声毁了,还因为包庇罪得去改造,等他出来他这辈子多半也就毁了。”

    “真不明白,那可是他亲姐姐啊。”

    看着怒其不争的王子规,夏悯拍了拍他的肩膀叹息道:“这个世界太大了,你永远不知道和你生活在同一时间同一空间的,究竟是不是人。”

    “然后呢?这些是怎么调查出来的?”

    “说来好笑。”王子规笑了笑:“我们检查车辆的时候,在角落里发现了受害人的一枚戒指,本来是想要当做遗物归还给家属的,结果他家人一见到那戒指,一下子跟精神失常了一样,什么都主动招了。”

    夏悯双目一凝:“戒指?什么戒指,在你那?”

    王子规点点头:“家属死活不要,案子破了以后本来准备处理了,怎么了?”

    “给我吧。”

    ……

    韩琳正躺在夏悯不算太宽的床上大字型追剧,门突然开了。

    “回来了?”

    “嗯。”夏悯脱去厚厚的外套,坐到了韩琳身边。

    “怎么了?”看着夏悯没有一进屋就嘴臭,韩琳感到有些奇怪。

    可接下来,韩琳就呆住了。

    夏悯从钱包里拿出一枚精致熟悉的戒指,递到了韩琳面前。

    “你的事情,算是告一段落了。”

    韩琳呆呆地看着面带温暖微笑的夏悯,眼泪一下子流了出来。

    “谢…谢谢…”

    夏悯温柔地摸摸韩琳抽泣的脑袋:

    “你跟你爹客气你妈呢?”

    不知道为什么,韩琳的眼泪止住了,她欲言又止,最后只得一声叹息:

    “……唉,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