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 > 阴阳怪气的驱魔人 > 第四十六章 熟人相见,分外眼红
    按道理来说,项链动了意味着出现了靈,出现了靈对于巡查者来说就是一个麻烦。

    所以一般地巡查者宁愿刷一晚上的微信步数,也不愿意遇上靈。

    不过对于夏悯来说,这靈来得却是十分及时,用久逢甘露的喜悦来形容他一点也不为过。

    “抓一只回去就有交代了,还巡个吉尔。”夏悯顺着项链指引的方向,准备赶紧搞定。

    “要联系秋渃么…”夏悯微微犹豫,便做下了决定:“算了,不管她了,万一被发现身上的秘密就完犊子了,又不能把她灭口。”

    只是稍稍停顿一下,项链的反应就弱了许多。

    “看来是离我远了,不行,得赶快跟上。”

    夏悯平举左手,跟着项链所指的方向狂奔,不知道跨过多少大道,越过多少商圈,几乎要横跨半个东城区,快要到东郊交接处的地方。

    最终,夏悯停留在一栋老旧的居民楼前,这居民楼就像是星爷电影功夫里出现的那栋楼一样,多是租金低廉的廉租房,住在这里的人也大都是外地来安城打拼,暂时没有出人头地的人。

    夏悯双手撑着膝盖,躬着背,喘着粗气。

    跑得远就不说了,好几次夏悯稍微慢了一点,项链的反应就大大减弱,几乎要跟丢,这迫使夏悯一路上不敢停下来休息,到现在,明明是寒冷的冬夜,夏悯的衣服里却满是热汗,稍稍敞开一些便冒出蒸腾的热气。

    “我…我他妈…必把你关起来在你…在你旁边二十四…小时放…放大悲咒…跑这么快…狗东西。”

    夏悯缓了老半天,终于把那种要把肺吐出来的感觉压了下去。

    “应该就是这里了。”夏悯手里的项链自从他到了这里以后就维持着最大反应的模样。

    夏悯看着这居民楼最外面破旧的铁门,一字一句地读着门上斑驳的字迹:“阳光公寓?”

    “是挺阳光的,我寻思都透风。”

    周围都是还未开发的荒地,这栋自称公寓的建筑孤零零地立在这里,面前是高楼大厦,背后则是一片荒山野岭。

    夏悯没有多想,直接走进了形同虚设的铁门。

    门口的保安室里亮着灯,但是里边并没有保安的影子,夏悯从窗户往里边看了看。

    一边是堆着的未领取的快递,一边是保安歇息的床,床上被子掀开,保安室中间的炉子上烧着水。

    “奇怪了,人呢?上厕所去了这是?”

    保安室里看起来像是有人刚刚离开,夏悯一时之间不知道是该等保安回来跟他解释一下他不是小偷,这里有脏东西,还是直接进去干了就跑,深藏功与名。

    “啧…这大晚上的,人去哪了啊?”夏悯等了几分钟,并没有等到保安回来。

    “嘶,会不会是保安也发现了那靈,然后跟了出去,被靈给害了?”

    夏悯冷静分析:“那这就是恶靈啊,这就是恶性事件啊,如果解决了我应该就可以凭借这件事再摸几天的鱼了。”

    想到这里,他决定不再等了,不管保安有没有被害,他都要进去看看。

    从外边看,公寓只是孤零零的一栋楼,外边围了一圈围墙,可是走进围墙,夏悯却发现这里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也许是离市区不近不远,附近又都是荒地,不大方便的缘故,围墙里边便利店,药店,书店竟然一应俱全。

    这让夏悯想起了曾经在逸闻中看过的靠近北极的有些地区的人民,一个市区住在一栋大楼,大楼里什么都有,每年只有几个月的时间可以出来,其他时候都会被大雪封住路。

    而公寓的背面是一片公园里那种全民健身器材,骑马机上坐着一道看起来很孤单的身影。

    夏悯手中的项链,正指着那道影子。

    “能指着,应该能抓,先上去问问保安去哪了。”

    将上衣兜里的捕靈盒紧紧握住,夏悯上前,做到了那道身影身边。

    身影看起来很瘦小,也不高,跟个小孩子似的,也让夏悯感到有些奇怪:为什么自己遇到的靈大都是小孩子模样,自己看起来很像是喜欢小孩子的人?

    就算夏悯已经坐到了身边,那影子还是一动不动。

    一人一靈大概坐了一分钟,夏悯终于受不了这尴尬的气氛,开口搭讪:

    “你跑那么快,是着急给你妈奔丧吗?”

    那道身影依旧不说话。

    月光之下,夏悯看不见那身影的样貌,它好像笼罩在一层阴影之下,这一团油墨似的人形身影,让人不由自主地对其产生畏惧的情绪。

    当然,这里的人不包括夏悯。

    “你妈没告诉你别人问话要回答吗?这是基本的礼貌。”夏悯掏出手机,打开手电筒,对着那道身影就照了下去。

    这一照不要紧,可看清了那身影的模样,却着实让夏悯大吃一惊。

    一瞬间,夏悯想起了当初在韩家村外鬼打墙时遇上的那小孩子靈。

    在夏悯扫荡和最后扬骨灰的时候,都没有看到那只靈,夏悯以为它消散了,可现在想来,那和其他有些呆板的孩靈有很大区别,它更灵动,表情更丰富。

    而那只消失的靈,此时正挂着与把夏悯和韩琳带到村子后消失前同样的诡异笑容,瞳孔就算是对着手机手电筒强光的照射,也没有丝毫变化。

    那记忆中的笑容和眼前的笑容重合,让夏悯一下子呆在原地。

    他设想过这靈的模样有多么丑陋,多么惊悚,甚至多么恶心,可是他却没有想到,那是一张绝对正常可绝对不该出现在这里的脸。

    这只靈根本不是那村子里的靈,他只是把夏悯带入了那村子!

    “惊喜吗,叔…哦不,哥哥。”那靈冲夏悯笑了笑,趁着夏悯没有反应过来的瞬间,转身就跑。

    一样的场面,一样的剧情,一样的没有逮到他。

    反应过来的夏悯沉下脸,顺着那孩靈逃走的方向跑去,咬了咬牙:今天必须把你逮到。

    可是刚拐过一个拐角,夏悯就和一个提着手电穿着保安制服的干瘦老头撞到一起。

    “你干什么的?是不是小偷?”

    夏悯一时间没想起寻常人看不到靈,情急之下脱口而出:“刚刚跑过去那小孩,我找他有事。”

    “你说铁柱?你找他干什么?”

    这下子轮到夏悯傻眼了。

    这是什么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