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 > 阴阳怪气的驱魔人 > 第三十七章 看似时来运转,实则在顶风作案
    在夏悯看来,他总算是混进了释靈协会,能够接触到一些有趣的东西,也能够进一步摸索自己和常人的不同之处。

    无论是遇见韩琳还是在荒村的经历,无一不显露出夏悯的特殊。

    普通人在幻境中碰不到那些幻境里的人物,普通人不能对靈动手,但夏悯都可以做到。

    当然,夏悯并不觉得这是什么上天给予的赠礼,在他眼中,这是能够看到更多这个世界上奇妙事情的资本。

    尽管他并不认同释靈协会所谓的责任,他还是想要让自己的存在有一些价值。

    庸碌地混日子混到死不是不可以,但是谁从小没有一个英雄梦呢?

    哪怕是向生活低了头的中年社畜,曾经也是渴望能够改变世界的青年孩童。

    另外,虽然他神经很大条,对于许多事情都是漠不关心,最多是抱着看热闹的态度去观望,可这并不代表他对于自己的特殊就没有任何疑惑。

    相反,他十分在意这一点。

    他能够很快的接受一样事物,与他对其的原理产生浓烈的好奇,这并不冲突。

    现在,平台已经有了,自己或许能够了解更多,懂得更多,对自己身上的秘密更加了解,这就是让他感到满意的点。

    不过他还是有些疑虑,因为这些看起来太顺利了。

    从几天前那个叫做秋逸的人出现开始,原本平静的生活突然接二连三地出现许多事情,而自己也顺理成章地加入了几天前才刚刚听说的释靈协会。

    如果换了一个人,可能会觉得自己顶上了主角光环,一次意外抓到了走上人生巅峰的契机。

    不过夏悯不这么认为,世界上从来没有不劳而获的事情,所谓奇遇只不过是渴求不劳而获者的美丽梦想。

    冥冥中,夏悯感觉自己好像放弃了什么东西,让他的心里突然盖上一层阴霾。

    不过好在,他目前并不引人注意,或许在对方眼中,自己只不过是一个偶然进入到光怪陆离世界的不知道是幸运儿还是倒霉蛋的普通人。

    夏悯自然不会傻到什么都和盘托出,他如果把自己的特殊之处和盘托出,换来的或许不是释靈协会的帮助,而是小白鼠似的研究。

    试想,一个存在了数百年的神秘组织,为了和恶靈对抗而努力多年,开发出不少手段来让普通人有能力对抗恶靈,突然有一天,他们看到有人居然能赤手空拳把恶靈按在地上锤,他们会怎么想?

    哇,这就是救世主,他就是带领释靈协会走向巅峰的上天宠儿,我们要誓死追随他!

    什么沙雕小说才会有这种智障情节?

    须知,一个存在多年的组织必定有他庞大的利益网和关系网,里边的弯弯绕绕多了去了,真当这些人都是白痴吗?

    他们第一时间想到的肯定是获得这种能力。

    就好比一个国家拥有了核武器,其他国家会跪下来舔着脚叫爹吗?当然是想办法拥有自己的核武器,掌权者是不可能因为这种力量的出现就全心全意放弃自己的利益来提供帮助的,人都是有私心的。

    就算有一天世界上真的出现了奥特曼,相信人们第一时间想到的并不是打开所有的灯深情地说“请接受光的力量”,而是想着怎么给他戴上项圈。

    虽然夏悯的秘密可能早晚都会暴露,可至少在暴露之前,夏悯需要足够的力量自保,他并没有膨胀到凭着这种克制靈的力量就天老大他老二,光是释靈协会掌握的关于靈的信息就是几百年的底蕴,就像那“靈域”,这样的夏悯从来没听过的信息不知道还有多少。

    更不用说夏悯根本不知道,能够让靈几乎从不出现在常人眼前的组织,手中有多么庞大的力量。

    总之夏悯需要做的就是尽快摸清楚自己这些特殊能力,然后让自己能更好地利用起来,然后拥有在驱靈的同时也能够保护自己的力量。

    在这之前,就是一个字,苟!

    “看来韩琳那边也要旁敲侧击一下了,看看她怎么知道释靈协会的,再看看能不能挖出一些靈与靈之间的关系网。”

    夏悯还未找到绿帽主任王明亮,却在走廊上碰到了端着一壶茶的国字脸男人赵真嗣。

    两人相向而过,却只是微微点头致意,没有多说什么。

    “奇怪…总感觉这人是不是对我有什么意见,还是说这人就是这么高冷?”

    夏悯走出一段后回头看着远去的赵真嗣的背影,若有所思。

    “算了,对我有意见的多了去了,他算个吉尔。”

    夏悯摇摇头,没有多想,往之前自己醒来那个房间走去。

    果然,王明亮就在那里等着他。

    “怎么样,冯老都跟你说了吗?”

    王明亮笑着问。

    “嗯。”夏悯点点头,有些惊讶地看着王明亮,好像第一天认识他,调侃道:“主任,没想到你这么牛逼啊,白天在殡仪馆和尸体打交道,晚上还要和靈打交道,你真就不和活人打交道呗。”

    “害,这不也是,每个人都有一点小秘密嘛?”王明亮显得有些不好意思。

    “这么说。”夏悯有些好奇:“你和你前妻离婚也是因为你知道你做这些事很危险,不想有一天连累她,或者说你想一心一意为世界做贡献?”

    “不。”王明亮感慨地摇摇头:“她的确是因为我浇花晚了和其他人走的,听说那人是个花匠。”

    “哦…”夏悯点点头,识趣地没再多问。

    “不说这个了,冯老有说让你也加入我们吗?”

    “说了。”

    “那你答应了吗?”王明亮好像有些期待。

    夏悯苦笑了一下:“不答应能行吗,他说不答应的话就洗脑,让我忘掉这些事情,给我洗成傻逼怎么办?”

    王明亮哈哈大笑,拍着夏悯的肩膀道:“我早就觉得你很适合做这事儿了,反正你现在孑然一身,也没有亲朋好友,你这样的人就算除靈的时候死掉了也不会有太多麻烦的。”

    夏悯听见这话,笑容凝固,面色一下子黑了下来。

    “不会说话就别说,你老婆为什么跑,你为什么秃顶心里没点逼数吗?不就是你嘴太臭恶心了老天爷吗?”

    王明亮的笑容一下子僵住,突然觉得不该把这小子从井里捞上来。

    “对了。”夏悯大爷似的坐到床上:“冯老说了,让我找你了解一些基本的情况,你给我介绍介绍咱们的业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