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 > 阴阳怪气的驱魔人 > 第二十六章 荒村的真相
    黑色的雾气从两扇大开的厚实木门后漫出,大门两边诡异的白色布条正扭曲地舞蹈,漆黑的雾气像是能吸进一切生灵的深渊,正对夏悯招手,催促着他拥抱恐惧。

    夏悯只看了一眼,心神就被那黑暗吸了去,下意识地伸出双手想要拥抱那之中若有若无的什么存在,脚步不由自主地朝着大门走去。

    “你怎么了!”

    脑海中突然响起一道清脆的声音,这状态只持续了三秒,夏悯便陡然回过神来,而清醒后的夏悯,却依旧感到一阵后怕。

    冷汗不知何时已经从夏悯的腋下、后背,沾到了衣服上,让他在这夜晚第一次感受到了凉意,不久之前狂奔带来的燥热,在这一瞬间全部不翼而飞。

    “什么东西…”夏悯警惕地看着黑雾,他知道,刚刚若不是韩琳的声音突然传入自己的脑海,自己一定会自动走进那诡异的地方。

    虽然黑雾没有进一步的变化,但是夏悯却发现,自己已经陷入了一个进退维谷的窘境。

    后退,周围恶靈环伺,前进,丝毫不清楚里边的情况,一步踏错就可能万劫不复。

    夏悯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他先是看向周围,寻找着突围的一线生机,哪怕是有半分机会,他也不会选择进入那诡异的大宅院。

    只要能够从这些相框靈之间逃走,哪怕在村外会遇上鬼打墙,也有回旋的余地,躲上几个小时,等天亮了,事情说不定会有转机。

    可是,他注定要失望了。

    此时的夏悯,就像是被狼王踩在脚下的猎物,虽然狼群不敢上前,不代表他就能够突破狼群的包围,它们只是害怕狼王的威严,等待着狼王意兴阑珊后再一拥而上!

    连空隙都没有半分,这种情况,用插翅难逃来形容也丝毫不为过。

    夏悯自知逃不出去,准备在这等着,能拖一会是一会,顺便恢复体力。

    “我夏某人一生坦坦荡荡,以德报怨,以理服人,人如其名,悲天悯人,充满怜悯之心,为什么要让我小小年纪就经历这样的苦楚,唉…”

    夏悯坐在地上,双手撑地,箕踞而坐,仰天长叹,一阵唏嘘。

    不过现在想想,如果一开始就把那呆头呆脑的小男孩物理超度了,是不是就不用来这个村子了。

    想到这里,夏悯先是慢慢眯起眼睛,然后手一拍地,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唉…我他妈怎么就那么善良,面对靈,哪怕是小孩子,怎么能有怜悯之心呢?”

    他似乎丝毫不记得半小时前他还在一间一间屋子除靈的事情了。

    “算了…等天亮吧,看看天亮这些东西会不会消失。”

    夏悯估计还有几个小时就会天亮了,反正韩琳在身上的时候,精力仿佛是永远也用不完的,就这么大眼瞪小眼地盯着这些东西数靈,他也不会感到困倦。

    “说起来…”夏悯掏出手机:“一直没敢用手机,也不知道现在到底几点了。”

    毕竟之前夏悯也不知道这些靈是根据什么来感知外界的,会不会因为手机的亮光注意到自己,夏悯也就一直没敢用手机。

    不过现在无所谓了,反正都已经被围观了,哪怕在这些靈的面前放八哥吃粑粑的视频也无所谓了。

    “还有电…”

    “草?”

    夏悯先是注意到百分之十的电量,惊讶于新手机的持久,正想感叹一句不愧是自己的手机,却发现一件恐怖的事——

    7:47AM。

    现在已经是早上了!

    如果夏悯没有记错的话,位于北方的安城,哪怕是十一月,七点也该天亮了!

    这就意味着…

    “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夏悯突然回想起了之前的一幕幕,发现了许多被自己所忽略的细节:

    如果说曾经有许多人来到这个村子,那么这个村子不可能没有留下痕迹,正常来说,请人做法以后,什么纸钱,香,纸人什么的东西都会留下,但夏悯,并没有在村子里发现丝毫这些东西。

    而且,家家户户都有那样的一个相框,难道就不会引起这些人的注意吗,就任由这些东西留在这里?

    还有就是,虽然村子显得古老破旧,但是除了风雨侵蚀的痕迹,并没有出线大规模的坍塌或者损坏,一个正常废弃半个多世纪的荒村,不可能会是这样的状态。

    更何况,相框靈每晚的进食,为什么没有引起外人的注意?就算是正常人看不见靈,那么井边的深壑就没人注意到吗?

    毕竟这个荒村在韩琳的口中离自家村子并不算太远,只不过在深山之中路难走且偏僻。

    而现在,一切的疑点都有了答案。

    这个荒村,和现实中的荒村,并不是同一个!

    或者说,存在靈的荒村,似乎是在一个独立的空间,与外界有联系,但是不被外界所觉察。

    这或许也是为什么这个地方存在这么久,还依旧活跃的原因。

    在外界看来,这里或许有一些会迷惑小孩子的靈,但是也不过只是孤魂野鬼,偶尔做法或者烧纸安抚就能换来一段时间的平和。

    却绝对想不到,真正的蚁巢般的靈的乐园,在这里盘踞了不知道多少年月。

    但这并不是最主要的问题,夏悯也并没有因为自己的发现而喜悦,相反的,他感到的是突如其来的压抑。

    按照常理,靈不会在白天出现,当然,韩琳除外,那么自己只要安静地等到天亮,一切问题就会迎刃而解,自己到时候就可以大摇大摆地离开,回家睡觉。

    但是,现在的问题是,在这个空间,根本没有天亮!

    也就是说,其实这里的靈,不受任何限制。

    夏悯面色沉重下来,他明白为什么韩琳说的小时玩伴的脚印会在村子中间消失,因为她来到了这个空间,自己想必也早在那小男孩的带领下,误打误撞进入了这里,自己却直到现在才发现这一点。

    想要离开,除非这里崩坏,不然名叫夏悯的男子,就会永远从这个世界上失踪。

    或许绿帽主任会发现,然后报警,警察立案找上几天,最后自己就会被定义为失踪人口,永远躺在档案袋里。

    然后大家忘掉夏悯,继续每天的生活。

    国家每年都有数十上百万的失踪人口,没有家人的夏悯会成为其中一个不起眼的名字,彻底被人遗忘。

    而不待夏悯感到绝望,相框靈和孩靈们又开始了躁动。

    大门…开始一点点的合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