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 > 阴阳怪气的驱魔人 > 第二十五章 我希望大家能起早点早点出门早点吃早点
    屋子里一下子失去了两只靈,让原本有些压抑的氛围减轻了一些,夏悯那种被窥伺的感觉也消除了不少。

    “看来之前是我大意了,并没有每个角落都好好检查。”夏悯叹了口气。

    谁会想到,那看上去高,但是不大的柜子顶上还能藏个人呢?

    如果每个屋子都有至少两只靈,这个村子少说也得有上百只靈。

    虽然对于普通人来说诡秘的靈,在夏悯眼中只不过是可以触碰的正常物体,不过上百只靈,无疑也是巨大的威胁。

    打个简单的比方,哪怕是职业足球运动员,也无法突破上百个小学生组成的防线。

    这些靈就算只是简单地往夏悯身上扑,也能够活活把他给压死。

    夏悯通过韩水的话,大概摸清楚了这个村子的组成。

    最强大的自然是韩水口中的“娘”,这大概也是韩琳所说的村长所惧怕的怨灵,而目前来说,她暂时不会出现。

    往下,应该是这些被拐来的孩子,如果韩水和那呆头呆脑的小孩能够代表绝大多数的话,这些孩子化作的靈也有着基本的神智,不过看起来他们的智商和能力都停留在了他们死去的时候。

    再往下,便是这些相框靈。

    根据夏悯的推测,这些相框靈不可能全部都是像韩水的父亲那样的情况,如果死了那么多成年人,一定会引起注意的。

    最有可能的情况是,有一部分原本的村民,也有少数后来死在了村子里的人。

    这些相框靈没有神智,属于被奴役的工具人,看起来也很好处理的样子,充其量也就是行动缓慢的丧尸。

    不过所有的推测都是基于目前的情况,假如那只恶靈醒来,不排除这些相框靈会像打了鸡血一样得到强化。

    夏悯思考片刻,认为自己能够自然离开村子的可能性并不大,不管怎么说都需要面对恶靈。

    夏悯看了看手中短小的镰刀,顿时感到一阵力不从心:

    “就这东西,防身都嫌寒碜。”

    可惜我,生活这个狗东西不会因为你的弱小无助就放过你,他只会更加肆无忌惮地蹂躏你。

    一句大学时期的标语突然出现在夏悯脑海里,挥之不去:

    请享受你无法回避的痛苦。

    坐以待毙也不是夏悯的风格,只是几分钟的权衡,夏悯便决定来个大清扫——

    在恶靈发难前,能干掉多少相框靈就干掉多少!

    夏悯握紧镰刀,在推门的一瞬间,感觉自己就是当代约翰巴斯隆。

    按照韩水说的,撕碎相片以后相框靈就会死掉,夏悯如法炮制,每进一个屋子就直接先把相框踩碎,然后把照片毁掉,紧接着或从大衣柜顶,或从床底找出躲藏的孩靈。

    夏悯也懒得分辨,反正对自己有敌意的肯定是恶靈那边的,那也是敌人,一刀下去一了百了。

    如果是没有敌意的,反正也没法复活了,被困在这里也不是个事儿,不如帮他们解脱,一刀下去一了百了。

    可就当夏悯以为能够慢慢清理掉所有屋子里的靈,最后和恶靈头子来一场一对一公平的battle时,他之前期待的异变却在他最不想面对的时候出现了。

    或许是夏悯的行动终于引起了其他孩靈的注意,也或许是恶靈头子意识到了他的存在,总之,整个村子在这一瞬间,都醒了过来。

    此时的夏悯,刚刚物理超度完一只面对自己善意的笑容露出不屑冷笑的不友好的孩靈,还没来得及前往隔壁屋,就听见隔壁屋传来了轻微的响动。

    夏悯想也没想,直接翻过窗子,沿着早已经规划好的逃跑路线,贴着墙快速地在阴影中跑动。

    一开始,夏悯就没有挨着挨着地清理相框靈,他是根据村子的布局,有间隔地清理,然后在清理过的屋子门上做下记号。

    如果挨着清理,那么如果在还未清理完成之前,其他的靈就开始攻击自己,那么外围的靈只要朝内包围,安全的范围就会越来越小。

    而如果有间隔,那么自己就总有机会找到漏洞和空隙,和这些呆逼放风筝,逮到机会还可以快刀斩乱麻。

    游击战的精髓,不外如是。

    抓到机会,打一枪换一个地方,靈的数量越来越少,漏洞越来越多,自己的机会也就越来越大。

    也正如同夏悯所想,在他七拐八扭的蛇皮逃跑路线下,并没有正面撞上过靈,离他最近的也有将近二十米的距离,以那些靈的行动速度,夏悯完全可以逃走。

    不过让夏悯感到诧异的是,孩靈会跟随相框靈一起行动,而他们一起行动的方式,就是孩靈骑在相框靈的肩膀上,充当相框靈的大脑,智慧相框靈的行动。

    好几次,夏悯被孩靈所看到,逃跑的路线也被孩靈所猜到,可是由于相框靈的行动太过缓慢,根本来不及对夏悯围追堵截。

    那些孩靈急得抓耳挠腮,但却无计可施。

    于是,本来杀机四伏的追杀,便真被夏悯活生生地带成了黎明杀机,不同的是,逃生者只有他人,而屠夫却有数十个。

    不过,夏悯还是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

    他从村口到村中心的井边,只是搜查了村子的一角,在百靈进食的时候,也不过匆匆一瞥,立刻就藏到了柜子里。

    也就是说,他并不了解所有的相框靈。

    “我操了个DJ,怎么还有奇行种!”

    夏悯一边咬着牙进行着百米冲刺,一边暗骂着自己的粗心。

    本以为个子越大行动越迟钝,可没想到在那个一脸欠揍样的孩靈一阵尖锐叫声后,那个接近两米的大块头脑袋直接一百八十度转向,然后手脚并用朝自己冲了过来。

    近三十米的距离眨眼之间几乎就缩短了一半。

    看着那浑身腱子肉的野兽般冲刺的大汉,夏悯怀疑它撞一下就能把自己送走了,根本升不起对抗的心思,转身拔腿就跑。

    但是夏悯并没有甩掉这奇行种,相反的,越跑动静越大,跟在身后的靈越多,也引来了更多的奇行种。

    一蹦三米高的,翻墙贼吉尔快的,甚至还有舌头一吐差点捆住夏悯双腿的。

    不知不觉,夏悯又冲到了井边,而此时,他已经无路可退,四面八方都被相框靈包围。

    可奇怪的是,这些靈只是包围着夏悯,并没有进一步行动。

    而夏悯扶着大铁链子,弓着背直喘,面色有些发白,感觉嘴里的水分都变得无比粘稠。

    这种久违的感觉,是他大学时每年体测一千米都要经历的。

    “我你妈…不行了…你们干死我吧…我…我反正是跑不动了…”

    夏悯深呼吸,努力地调节着自己的呼吸,然后被不小心咽下去的口水呛得咳嗽起来。

    但是,之前还务必喧闹杂乱的声音,在这一刻却都消失了,所有相框靈驻足不前,为首的那几只奇行种恶狠狠地等着夏悯,发出低沉的嘶吼,却同样不敢上前。

    夏悯抬起跑得潮红的脸庞,顺着它们的目光,看向身后井边之前没来得及进的最气派的那个院落,却发现不知什么时候,之前紧闭的大门,竟然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