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 > 阴阳怪气的驱魔人 > 第四章 我就想洗个澡作者都不让
    “那完犊子了,我这身上也没带钱啊…”

    夏悯尴尬地看向司机。

    出租车司机心中吐槽的欲望终于盖过了惊疑与恐惧,忍不住道:“哪有人大晚上披肩散发在这种荒无人烟的地方揽客啊!这怎么看怎么像小说里描述的灵异场面啊!”

    “才不到八点…怎么能叫大晚上呢?”夏悯小声嘟囔。

    “这是重点吗?!”司机气急败坏。

    “好啦好啦,问清楚不就好了吗。”夏悯有些无奈地应付着司机,一边又探出脑袋冲那人喊话:“你有事没事啊,没事往边上挪挪成吗,请不要站在路中间啊。”

    没有回应。

    夏悯皱了皱眉头,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他凭借多年被坑的经验,小声指示出租车司机:“别管她了,待会我拿手机帮你拍着,你慢慢从她旁边蹭过去,离她有点距离,如果她要碰瓷,我这里有视频证据的。”

    “万一…真的是那什么呢?这条路很偏,很少有人经过,要不我们换条路?多出来的路少收你钱你看怎么样?”

    司机心里还是有些犯怵,这条路不宽,也就是双车道老路的样子,哪怕是十字路口,想绕过那女人还是有些难度。

    夏悯敏锐地从司机的话语中捕捉到了关键词,狐疑地看向司机:“少收钱?你不会是想绕远路,专门给我整了个托在这吧?”

    “怎么可能…”

    “那就开。”

    司机心里说不出的委屈,这人怎么这样啊,现在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信任都没有了吗?

    不过迫于夏悯的淫威,司机还是唯唯诺诺地开着车,想要绕过那诡异的身影。

    就在出租车缓缓接近十字路口时,车内广播突然响起,吓了司机一大跳。

    “…车祸…一名年轻女子抢救无…酒后驾车…现…医院观察…”

    广播仿佛受到什么影响,断断续续的,充满了杂音。

    司机害怕广播的声音惊扰到面前的身影,连忙低头,手忙脚乱地拧着音量旋钮,由于控制不住发抖的双手,碰到了雨刷器拉杆,出租车的雨刷器开始工作,以一种近乎疯狂的速度运转。

    “卧槽卧槽卧槽,这到底是做了什么孽啊!!”

    司机带着哭腔去关闭雨刷器,可却发现雨刷器已经失灵了,甚至远光灯都自动开启,似乎要把天空都照亮。

    司机心里一凉,完了,之前从人家身边蹭着开车已经很过分了,现在还开远光灯射人家脸,这已经是在挑衅了吧。

    就在司机准备抬头看看那身影的反应时,整个世界都突然黑了下来,所有声音全部消失。

    灯光,杂音,红绿灯,路灯,一切的一切,仿佛都在一瞬间从这个空间中被剥夺。

    雨刷器愈发缓慢,司机战战兢兢地掏出打火机,借着微弱的光亮看向挡风玻璃。

    “…喂…那…那个,那个人好像不见了。”

    司机不断吞咽口水,双腿止不住地打颤,目光一边直勾勾地盯着挡风玻璃前的一切,一边机械地转头,想要和夏悯说话。

    可就在此时,他好像发现了哪里不对…

    从车载广播失控到现在,近一分钟的时间,为什么后排一点声音都没有?

    司机扭到一半的脑袋不敢再直接转过去,只好保持着这个扭曲的姿势,眼珠斜瞥后视镜,却发现此时的后座,已经空无一人。

    整个世界,仿佛只剩自己一人!

    ……

    夏悯好奇地打量着自己身处的这个房间,当然,更多的是好奇地打量身前的这个镜子。

    “这…什么情况…”

    镜子里的夏悯,完完全全变了一副模样,不,不止模样,性别也变了!

    面前的自己,面容姣好,甜美可人,身材修长,前凸后翘,更重要的是,只穿了睡衣!

    “嘶——”夏悯倒吸一口凉气,这种女孩,他向来只在电视上和电脑里见过,按理来说他一辈子都和这种女孩无缘。

    “这是…传说中的穿越?不应该啊,穿越怎么还穿错性别了呢?”

    夏悯对着全身镜挺挺胸,扭扭屁股,搔首弄姿一番,还是觉得哪里有些不对。

    “别人都是死掉了才穿越,我怎么是开着车就穿越了?不对,坐着车就穿越了!这不合理啊。”

    鲁迅说过,未知带来恐惧,而面对恐惧,最好的办法就是微笑着面对它。

    那么首先要做的,就是确认这身体的身份,顺便搞清楚自己到底是人死了以后接的盘还是直接把人家夺舍了。

    在房间里翻找了一遍,没有找到手机什么的东西,不过却找到了一个记事本,或者说是女孩的日记。

    扉页用娟秀的字体写着女孩的名字:韩琳。

    “韩琳?”夏悯皱起眉头:“怎么感觉这名字在哪里听到过?”

    猛然间,夏悯抬头看向镜子,缓缓地做出了几个怪异扭曲的表情,面色一下子难看起来。

    “韩琳…不就是…下午那具尸体的名字吗?”

    深吸一口气,夏悯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看向了书桌上放着的日历。

    十一月十七日…昨天。

    “现在的时间是昨天,而报告单上写着这个女孩死亡的时间是十八日凌晨,也就是说,如果不出意外,这应该是这个女孩死前的最后一天。”

    闹钟上指针指向了六点二十三分,如果去掉夏悯找寻线索和沉醉自己如今美貌的时间,那么自己醒来的时间大概是六点。

    “也就是说,我现在要经历一遍这个女孩生前最后一天所经历的事情?”

    夏悯不由自主地蹲在凳子上开始啃指甲,满脸的沉思之色,随后又摇摇头。

    “不对,如果只是单纯地经历一遍她生前所经历的事情,那么我应该是被动的,像看电影一样,但我现在可以自主行动,那么按理说事情不可能毫无变化,我的每一个决定和做的事可能都会对原来本该发生的事产生影响,甚至或许结果会和原来截然不同。”

    “那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这果然还是穿越吗?难道我要帮助这个女孩逆天改命?”

    “看来今天要经历的事情会很多啊…也不知道能不能抽空去趟网吧刷点代币。”

    夏悯伸了个懒腰,又看到了镜子里自己现在慵懒妩媚的模样,不知道想到了什么,面色突然有些发红。

    “咳咳,面对未知的挑战,自然是要以最好的精神状态去面对,现在有点小犯困,这样是不行的,干脆去…去洗个澡吧。”

    说服了自己,夏悯点点头,仿佛是在认可自己刚刚的想法。

    “我肯定闭着眼睛洗。”

    推开浴室的门,夏悯满脸笑容,正要打开热水,却听到房间里响起了手机铃声。

    夏悯放下手中精挑细选的换洗衣物,走向了床尾堆放衣物的椅子,从一堆衣物中把手机翻找出来。

    要不是手机响了,夏悯绝对不会想到他找了很久的手机会被藏在这个地方,不过他现在已经没有心情吐槽了,他的注意力已经被来电人的名字吸引了过去。

    吸血鬼…来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