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 > 何处再生 > 74.你喜欢我什么?
    如果有人制造了增强智能的芯片,并让其成为大脑一部分,却被灌输以可怕的记忆或者目的会怎么样?

    新的大脑演化,也许能够解决医疗领域的精神困扰,但这样的演化真的是我们要的吗,我们真的能接受出自人类之手的大脑增强皮层吗?

    弗利·尤金·索德尔,你正是这场入侵的实验者之一吗?

    弗利在恐惧中进入沉睡,这种恐惧靠他自己永远也挥之不去了。

    他看见约翰举起积木的笑脸,他爱他,毫无杂念的爱,美好而不知所措,像所有年轻的父亲一样。

    他看见艾菲娅,雀斑还是那么明显,但却叫人喜爱。

    他只想要好好活着,还清房贷,公司上市,夜晚读着喜欢的小说入睡,一种平庸、单调甚至无聊的生活。

    他想不了人类,却被推上了舞台。他不是英雄,但也无法坐以待毙。

    睡眠如大海深处,既不黑暗也不光明,却能看清周围发生的一切,视觉皮层曾经保留过这些图案吗?他们来自哪里,在什么时候留在了大脑中。

    还是掉入了别人的梦里,他是谁?

    能做的都做了,醒来前,弗利精疲力尽,梦的终点他四处寻觅神的踪迹,探访岩石,潜入深海,偷听古老生物的声音;翻越座座雪山,未见一人;最后倒在沙漠荒芜的太阳下。

    总好过在热带雨林换上不知名的病。想到这他苏醒过来。

    “你醒了。”

    “是你。”

    “希望你不介意我来看看我的病人。”

    “我介意。”

    何塞露出微笑。弗利只感到身体仿佛躺在时热时冷的水中。

    “手术还顺利吗?”

    “不顺利。”

    “什么?”

    “非常不顺利。”

    “为什么会这样。”

    “医生的手达不到机器人的精准。”

    “谁让你们用人类医生了。”

    何塞没有说话,又笑了起来,这一次弗利明白他是在说别的意思。只有他们彼此能明白的意思。

    “它们怎么样了?”

    “它们?”

    “不要跟我装糊涂啊。”

    何塞摇摇头,右手从额角滑过。

    “总之,享受你的人生吧,肿瘤暂时没有复发的可能。”

    “我到底能不能动?”

    “那要看你自己了,神经康复训练我可帮不了忙。”

    何塞走后,弗利闭上眼睛,没有任何变化,第二种声音?傀儡的感觉?一无所有。

    也许这不代表什么,也可能就是如此。

    但是胶片,当他想到胶片时身边的机器发出急促的响声。机器人护士应声赶到。

    “病人请不要紧张,只是情绪波动。”

    机器人按下开关,转身离开。

    他试着动一下手臂,这一次他似乎能在大脑和手指间画出一条想象的神经通道。

    由神经元到突触像高速公路边亮起的路灯。

    这就是不同吗?是我的想象还是,现在我的大脑中有几个东西存在着?他感到绝望,因为实在没有特别的感受。

    他相信这和自己对人工智能的理解不谋而合,也许当它们觉醒时,既不会有战争也不会有很多人担心的奴役人类,改变不会在一朝一夕到来,也许什么迹象也没有,人类只是慢慢被大自然进化一般进入了更高级智能的时代。

    而对它们究竟怎么发生,究竟是什么,无从得知,人类大脑无法理解真正高级的智慧,理解从来只能在一个有限的范围内,超出范围,大脑无法企及。

    就像对大自然,人类始终无法真正理解一样,若不能达到高级智慧,只能以自己的经验去理解它,如此这般无异于误解。

    平静,像洪水过后。那是麻醉彻底消失前的安宁。

    至少我做了能做的事。

    过去一周,他依然下不了床,医生告诉他神经正在生长,他可以尝试做些运动,弗利却仿佛被绑在了床上,他认为自己不能行动了。

    “这样可不好,你该试着至少用手把身体支撑着坐起来。”机器人护士的声音甜美动人,可惜穿着浅蓝色护士装却没有一个完整的女性样子。

    可以称作脑袋的部分很小,但反应灵活能全角度旋转;手的位置有两条机械臂,伸出后可以分解成四只同时执行工作的手臂;真是影响美观,但是实用。

    “执行多任务会让你疲劳吗?”

    “不会。”

    “不会疲劳还是执行多任务时不会疲劳。”

    “我的同事说你是这方面专家。”

    “你的同事说?”弗利感到一阵好笑。有人给护士安装了聊天程序,还有些八卦。

    “是的,我的同事说307房间的病人是开发机械臂的工程师。”

    要是工程师把这些护士做的像人一点,他们完全能做到,多漂亮都可以,也许她会以为这个护士是想搭讪自己。

    “有位小姐在门口找你,先生。”

    “小姐?”弗利眉头紧皱,居然到这里来了。

    “要不要让她进来?”

    “你们能阻止探访吗?”

    “我的同事负责安全监测,和加州警察局联网,病人可没办法保护自己哦。”

    她的俏皮话程序做的真不错。

    “让她进来吧。”

    护士收起手臂放到两边,她没有安装仿人设计的两条腿,而是用了移动速度和稳定性更好轮子。

    而他们的下一代应该是悬浮移动,凯伦对这种不用为摩擦力浪费额外能量的移动方式非常热衷。

    弗利闭上眼睛,听到一阵缓慢的脚步声走到他身边。

    “希望我没有让你们失望。现在就要提取胶片的信息吗?”弗利闭着眼睛问道。

    来访者没有回答。

    “说实话,我除了觉得这个胶片本身像入侵者之外,其他什么感觉也没有。”弗利发出呵呵的笑声。

    “所以,你到底是不是有幻觉。”

    “幻觉?”弗利听出说话的声音不是青口凌美,竟然探访者是艾菲娅。

    “你为什么会来这里。”

    “我也不想来。”

    艾菲娅走到弗利床边,脸色看起来并不比躺在床上的人好太多。

    “你怎么找到这里的?”

    “你告诉过我你要来这里做手术,我问了几个机器人和几个人类,然后被拦在门外。”

    “这样啊。”弗利有些高兴。

    “手术做完了?”

    “嗯,已经一周了。”

    “你的大脑里真的被植入了神经胶片吗?”

    “是的,这不是科幻小说,也不是我有幻觉。”

    “对不起,有幻觉听起来更真实一点。”

    “是你更喜欢这种说法,人就是把喜欢的认为是对的,然后把不喜欢的说成各种不该被理解的错误。”

    “我可不喜欢你有幻觉。”

    “那你喜欢我什么?”

    “见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