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 > 何处再生 > 8.我还能活多久?
    “弗利,最近怎么样?”

    “就这样,没有明显不同。”

    “看来你不是很敏感。”

    “怎么说呢,不去想的话就不会感到和平时有什么不同。”

    但有多少人能做到疼痛在自己身上却不去想呢?他就像一个挂在窗框上的金属风铃,只要有一丝微风拂过都会吵闹不休,即使摇摆停止后之前的声音也仿佛印刻在胶卷上的影像,在脑中按了循环播放键一般,不能彻底结束,甚至有时那声音远比正在鸣响的风铃更响亮,刺耳,挥之不去。

    “睡眠怎么样?”

    何塞低着头在一张白纸上做着歪歪扭扭的记录。弗利靠在椅背上,椅背和想象中一样不舒服,与上一回第一次听何塞说明自己的情况相比,这一次的会面弗利觉得坦然和轻松许多。

    毕竟,眼前面对的是世界上除自己之外唯一知道这件事的人,虽然要是他没有说那些话,现在的一切都会更好些。

    自从知道自己的状况之后,弗利渐渐意识到自己每天都需要装作和平时没有任何不同,甚至在梦中,也不敢掉以轻心,以免说漏什么梦话。

    他又想到梦里的艾菲娅,如果是叫了某个女孩的名字也许莎梅尔不会当一回事,甚至根本没有兴趣知道,她对自己的兴趣为什么会如此低,什么时候开始两人的关系变作一成不变的僵硬。

    原本这些事情根本算不上问题,很多家庭可能都是这样,弗利根本不会认为有什么亟待改变,但自从上次来过医院以后,弗利越来越注意这些,原本不会想起的事占据了他的大脑,而原本能集中精力的时间又常常打断,分散,让完成工作都变成一件比原本辛苦几倍的事。

    “睡眠,谈不上好。”

    “需要给你一些助眠药吗?”

    “不行,这种安眠药根本没有用,我要换新的,你得让医生给我一吃就能睡着的药。”

    母亲的声音在耳边回响,隔着电话都能听到气愤和喘息。

    “我都几个星期没有睡着过了,整夜整夜睡不着,原本还能睡两小时,现在一分钟也睡不着。”

    “医生都没有好好给我开药,开的药吃了那么多都没用,还是睡不着。”

    “那白天能睡着吗?”

    “不能,白天更睡不着,白天就犯困,脑子里都是乱七八糟的声音,完全不能入睡。到了晚上,天黑下来以后,我都是整晚听着雨声睡着的,见鬼,这样下去不病死也会因为不睡觉而死掉的。”

    母亲在世最后一年的雨季比记忆中任何一个雨季都更为漫长,父亲一言不发的坐在院子里等着完成一项头痛的照顾工作——更换氧气瓶。

    大号氧气瓶重的难以搬运,父亲搬完后便会面色苍白,一直在院子的台阶上坐上好一会才能缓过神来,每周五,弗利下班后都搭乘同一个航班回家,到家第一件事就是更换氧气瓶。

    睡不着的半夜母亲时常感到呼吸困难,渐渐的从吸几口新鲜氧气到越来越频繁的依赖这种东西,只要到了氧气含量低的时候,母亲就开始喘息,喘着喘着胸口便上下起伏,仿佛在攀登高不可及的雪山。当呼吸和睡眠这样正常的事成为一种遥不可及的奢望,任何人发疯都不难想象。很长一段时间,母亲最大的愿望是能睡上一觉,只要能睡着她似乎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给我弄点那个去,弗利。”

    “哪个?”

    “就是那个一吃就会很舒服的东西。你们年轻人肯定知道怎么弄到那玩意。”

    “弗利,我一个月没有睡着了,到了天黑就害怕。”

    “天黑的时候我的眼睛就发亮,好象变成了少女的时候,那时候还没有你呢,要不是嫁给你父亲,我现在也不会这样。”

    “我没见过父亲那么好的人了。”弗利反驳道。

    “好什么,你根本不懂什么叫好,要不是因为你。”

    “妈妈,你别这样,你想的太多了才睡不着觉,快别胡思乱想了好不好。”

    “需要助睡眠的药吗?你的脸色看上去不太好,弗利。”

    弗利回过神来,发现何塞正看着自己,手腕搁在白纸上,正等着自己的回答。

    “刚才,你说什么,医生。”

    “我说你脸色看上去不好,最近晚上睡的很晚吗?”

    “没有,我睡眠没有问题,暂时还算不上有问题。”

    “那就好,如果有需要下周来的时候告诉我。关于你的情况,和家里人商量了吗?”

    “还没有,我还不知道怎么说。”

    “其他也没什么了。”

    “谢谢,医生。我还能活多久?”

    何塞没有立刻回答,看了看弗利,低下头。弗利很熟悉医生这样的表情,他在母亲的主治医生兰斯那里见过类似的神情。

    “保险之外,如果还希望进行一些检查,当然全看你们的意愿。”

    “我母亲还能活多久。”

    “这个每个人都不一样,有些人一直活到90岁。”

    “每个人都是不同的,弗利。”

    何塞的回答在意料之中。

    “我先走了,医生,助眠药或许会用的上。”

    “了解了,放轻松,弗利。”

    弗利笑了笑,何塞的话他明白意味着什么,听上去就和没说一样,可对弗利来说,却觉得与医生见面后,虽然没有获得更好的消息,但心情却是一周以来最放松的。站起身后不仅没有感到双腿无力,相反步伐轻松很多。

    走出办公室,走廊上护士对他微笑,他回报发自内心的笑容,甚至哼着曲调走到电梯口,一想到一周来为了这件烦人的事疏忽了锻炼又径直走向楼梯,几乎小跑着下了楼。

    他仿佛回到了什么都不知道的时候,时间仿佛回到了一周之前,那时候什么都没有发生,只是隐约觉得背后不适,肌肉拉伤或者长期对着电脑造成的疼痛都能解释这种不适。

    当弗利跑出医院门口时,他都感到轻松甚至有些微弱的兴奋。

    为什么突然心情那么好,弗利有些惊讶,他打算趁着自己心情正好,去商场给约翰买原先常用的牙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