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 > 霸神一心 > 第一百o一章 值得
    人影虚幻,不过李一心能够感觉到这并不是他心底的投影,是真实的存在,而从那凹凸有致的身段上可以看出这是一个女人。

    “这就是橘子的躯壳么?”李一心有过猜测,可是没有想到,橘子的真实身份会是一名女子。

    自己算是通过考验了么,李一心不知道自己现在究竟是个怎样的状态,从幻阵出来,再到他心里的投影,这两番的经历,已经让他有些麻木了。

    “一心,救我!”橘子的声音诡异的在四周回荡,李一心神情一阵恍惚,心中惊骇莫名,这是何等强大的神念,居然能够让全神戒备的他失神?

    李一心不敢有丝毫的大意,神念全部运转了起来,却没有给予橘子回应,这里如此诡异,这是不是又是什么陷阱?

    “一心,救我!”橘子的声音再次响起,这次却显得无比的虚弱,李一心有种感觉,如果他再不回应,那声音将会彻底的消失,可是李一心依旧不为所动,精神更是前所未有的集中。

    “真没有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居然有人能够来到这里,我真的很开心。”诡异到令李一心汗毛竖起的女声在这本该宁静而祥和的空间之中,这是橘子的声音,却有些不同,少了那一份纯真和酸甜感,多了的是沧桑和魅惑,这还是他认识的那个橘子么?

    事情已经出乎了李一心的意料,这个女声生应该就是橘子无疑了,难道这是橘子的阴谋,橘子利用了他的信任,将他骗到了这里,又或者,橘子只有到了这里才恢复了她的本性?无数的念头在李一心脑海中一一闪过,不过无论是那种结果,都改变不了他现在的危险局面?该如何才能破局?

    “您是橘子前辈?”李一心试探的问了一句,心中虽然已经确信无比,他依旧希望能够从对方的口中得到否定的回答,橘子在他心中的形象不想被破坏。

    “橘子?那个身世可怜的小女孩么?”声音变的平淡而冷漠,似乎是在回忆。却让李一心的脸色变得更加的难看,对方已经变相的承认了。

    “那您是?”李一心沉住气,虽然他现在心中十分的愤怒,可是他依旧不能有任何的不满,他不知道对方将如何攻击,他又能如何的防御,只能是走一步是一步,得到对方更多的信息才有活下来的可能。

    “我是?太久了,你可以叫我橘子,也可以叫我别的,随意就好,好久没有人陪我聊聊天了。”声音中带着几分祈求,让李一心的更加的冰凉。

    “其实我很好奇,前辈为什么会选上我?”李一心确实心中好奇,按照对方所述,她应该在大陆上游荡许久,而她却偏偏选中了自己 ,那时自己只有三重的实力,还无法进入界壁之中,难道对方具有能够预见未来能力不成?

    “我说冥冥之中自由天音不知道你会不会相信?”

    “前辈您觉得这个理由我会相信么?”

    “果然,怎么说呢,你身上有他的气息,我只是好奇,以他的实力怎么会和一个如此弱小的人类有所瓜葛。”

    “我身上的气息?不知前辈是否可以言明?也让晚辈死个明白。”

    “怎么都是这样,不要总是把死啊活啊的挂在嘴边,我这个人呢,最是看不得生离死别啦”声音甜腻到让人酥麻,哪里是不喜的意思,明明十分的中意好不好,那伪善的强调让李一心的胃里一阵闹腾,却不敢表现出来,强忍着,继续道:

    “还请前辈告知。”

    “你这小辈,太不知好歹,那人的名字我不愿提起,倒是我对你有些好奇,你居然能够闯过界壁幻阵,不能说是后无来者,但绝对是前无古人,你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前辈您或许不知,幻阵之中险恶无比,可是我出了幻阵,在幻阵之中经历的事情便怎么也想不起来了,真的是十分的奇怪,不知道前辈能否为晚辈解惑?”李一心脸不红心不跳的一顿胡扯,显然对方傲慢的强调,有些触怒了他,即使对方强大无比,可是身为霸修他怡然不惧,大不了就是一死,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你真是有趣,没有人闯过幻阵,你就可以胡说八道了是么?你以为我是那么好诓骗的?”恐怖的神念威压随着女子话落,从四面八方向着李一心围拢而来,似惊涛骇浪,她要让李一心的不敬付出些代价。

    可是让她失望的是,李一心的神念如同狂涛之中的一叶扁舟,摇摆不定,却终未倾覆,虽然他脸色发白,却没有一丝妥协之意。

    “真是不错,难得你这么好的天赋,我倒是觉得有些可惜了。”神念风暴来的快,去的更快,李一心一时不查,勉力抵抗的神念无处着力,一口淤血再也控制不住,夺口而出,脸色更是变得一片惨白。

    “不如这样,你告诉我你在幻阵中的经历,我就放了虎子和翠花怎样?”

    一片如同明镜一般的画面在李一心面前闪现,镜中便是虎子和翠花,此时两人双目紧闭的躺倒在一片空旷的原野之上,面色极为的安详,像是睡着了,可是李一心知道,两人的处境十分的危险,只要女子一个念头就可能不复存在,刚才那恐怖到让他灵魂都感到战栗的神念威压是做不得假的,她有这样的实力。

    “前辈,你觉得这样可还公平?”强打精神,李一心不得不争取一下,此人变化无常,以她的实力,自己绝不是对手,可是对方似乎并不想直接取自己的性命,这样就有了回旋的余地,究竟能做到哪一步,全看运气了。

    “哦,公平,你是在开玩笑么?”李一心的话似乎触怒了对方,原本平静的空间一阵阵摇曳不定,随时都有可能破碎的危险,李一心眼睛一亮,看来这女子一定是经历过让她无法忍受的不公平待遇,性情才变得如此多变,如果利用的好,说不得自己还是有机会的。

    “小子,你很聪明!”片刻后,摇曳不定的空间再次恢复了平静,而女子的声音也再次恢复了平静,可是这平静后李一心感觉到的是无尽的杀机,李一心终还是做出了艰难的抉择:

    “既然前辈想听,那晚辈说说也无妨,只是怕污浊了前辈的耳朵罢了!”

    “小子我越来也欣赏你了,能屈能伸,有勇有谋,真是可惜了。”

    对于女子的话,李一心也不在意,如果对方想要他的性命,他也不会活到现在了,那些藏在心底的话,随着他平静的话语,被一一道来,他讲述的十分细致,像是在对最亲密的人倾诉,像是在对心爱的人厮磨,那一个个平淡的故事,那一个个扣人心弦的危机,那一个个感人的场景,如同最真实的影像一般展现在了女子面前。

    这个乳白的空间仿佛是女子情感的真实写照,随着李一心的讲述,空间的颜色不断的变换,赤橙黄绿青蓝紫,李一心忘我的投入,并没有在意,他似乎在宣泄,似乎在惆怅,他经历的并不多,可是那少有的经历给了他无尽的感触,玉儿的执着,洛冉的呵护,管氏的期望,慈父的懊悔,一一成为他心中的伤,心中的痛,渐渐的他的双眼湿润了。

    “呜呜,你真会将故事,我都被你感动了,呜呜...”如同少女的呜咽声,在李一心停止的那一刻响起,李一心布满泪滴的双眼出现了短暂失神,再次看向那虚幻的身影时已经多了一份坦然。

    “前辈,晚辈的讲述您可还满意。”将心中的过往讲述了出来,李一心的心情也是变得有些舒畅,这些事在他的心里憋了许久,也给了他无尽的压力。

    “这些事都是真的么?”少女的声音依旧带着哭腔,反问到。

    “如假包换,不知前辈是否可以履行承诺了?”

    “这个不急。”李一心本已恢复平静的双眸便的凌厉无比,他知道自己不是对手,可别忘了,他有着羽瞳,若是逼急了他,宁可拼的魂飞魄散,也要让对方付出些代价。

    感受到李一心愤怒的情绪,少女似乎也有些慌张,赶忙解释道:“你误会了,我没有怀疑的意思,我只是想知道,既然你有如此之多的牵挂,你为何会为了一个刚认识不久的人而只身犯险?这样做真的值得么?”话语中带着些许的忐忑。

    李一心不知道对方究竟是什么想法,对于橘子他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即使橘子对他有过欺骗,可是他心底里认准了她,即使现在身处绝境,他对橘子也没有一丝怨恨,这或许就是李一心人格魅力所在吧。

    “值得不值得,前辈您的心里比我清楚,如果您认为不值得,您也不会为了那人,而在这里苦等了这么久,您说是吧?!”

    女子沉默了,他知道以李一心的聪明,应该猜到了她的身份,而那人究竟是谁,已经不言而喻,她扪心自问,这样做真的值得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