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 > 非正常金牌制片人 > 18.有了鲶鱼,潭水不死
    正说着呢,秦阳来了。

    这哥们儿是个独行侠的性格,一向都是独来独往,跟谁都是泛泛之交,不亲近,也不疏远,而且性格比刘沛还犟,像头驴似的。

    但是,他的工作态度还算不错,周毅也很欣赏他这一点,所以今天秦阳来晚了几分钟,按理应该批评,周毅却也没难为他,而是笑呵呵的打了个招呼:“小秦,今天有点晚了,下次别迟到啊!”

    可是,秦阳根本就没接他这个话茬。

    他的脸色很不好看,急头白脸的:“周总,我刚才听说孟小枫那孙子来惹你了是吗?还和你吵了一架?”

    “额……没事,过去了!”

    “过去了?”秦阳冷笑一声:“那看来是真有这档子事儿了,狗曰的,咱们刚落魄,还没怎么样呢,他倒先嘚瑟起来了,居然敢扣咱们的福利,他特么算老几?周总,这事儿你过去了,我可过不去,你等着,今天这事我绝对会给你个说法!”

    说完,秦阳就往外走。

    “秦阳,你干什么去?我告诉你,不许打架!”周毅赶紧起身制止。

    他怕秦阳去找孟小枫真人PK,这个愣种真的什么事儿都能做的出来!

    别看周毅也经常和人吵架,爷爷奶奶的什么脏字儿都往外出,可他从不动手。

    一动手,性质就变了,通报批评是轻的,严重点的直接开除都有可能。

    老马反应更快,冲过去一把拽住秦阳:“小秦,你别冲动,我跟你说一下刚才……”

    秦阳指着老马:“给我松开,老马,别说我和你翻脸啊!松开!”

    老马立刻就松开了。

    秦阳这暴脾气一向都是翻脸不认人,现在他的眼睛里都快冒火了,老马可不敢去触他的霉头。

    他松手,秦阳立刻就冲到外面去了。

    “秦阳,你给我回来!”

    周毅追了过去,可是晚了一步,秦阳的身影已经消失在楼梯口了。

    “老马,小刘,你们快去看看,把秦阳追回来!快点!”

    “好!”

    老马和刘沛立刻追了出去,直奔综艺频道所在的四楼,可是到了四楼一看,没看到秦阳,也没听见哪个办公室里有争吵或是打斗的声音,俩人在走廊里晃了一圈,毫无收获,然后只能回来。

    “周总,没看到秦阳啊。”

    “他没去综艺频道?没去找孟小枫?”

    “好像没去!”

    “那他去哪儿了?”周毅挠挠自己的秃脑袋,想不明白。

    不过,这也无所谓,只要他不是找孟小枫打架就行啊!

    的确,秦阳没去找孟小枫,而是直接找台长去了。

    愣头青似的,敲响了银西市电视台一把手台长的办公室大门。

    “进来!”

    秦阳看看左右没人,然后才开门进去,可他没有任何下属见到台长的局促,而是直接往台长张素云对面的沙发上一坐:“妈,你能不能管管孟小枫?就是孟副台长家的那个侄儿,他太过分了。”

    是的,秦阳是张素云的亲儿子,但是秦阳很小的时候父母就离了婚,秦阳一直跟他爸生活。

    后来秦阳长大了,也考进了电视台,可他从没在任何人面前表露过他和张素云之间的关系,甚至就连他的顶头上司周毅都不知道秦阳其实是张素云的儿子。

    秦阳倔,他不想让别人说他是靠关系才能出头的废人,他想证明自己的能力,所以他这几年里,也从没找张素云办过什么事,甚至连朋友都不交,生怕别人发现这一层的关系。

    可是现在,秦阳实在是忍不住了。

    玛德,你一个副台长的侄子就这么嚣张,老子还是台长的儿子呢!

    “哟,他怎么气着你了?说说!”张素云不急不慌,面带微笑看着自己的儿子。

    而等秦阳讲了一遍事情的经过,她点点头:“哦,原来是这样啊,那你说说吧,你打算让我怎么收拾他?”

    “我……”秦阳卡壳了。

    他只是冲动之下来找孟小枫的晦气,可是具体怎么办,他还真没想过。

    如果可以任他性子操作,他当然想把孟小枫直接开除,让那个狗曰的滚蛋。

    但是,这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孟小枫是孟如东的侄子,是现任的主持人,而且又没犯什么原则上的错误,难道只因为他嘲讽了穿越频道几个人就把他开除?凭什么啊?

    至于给个通报批评之类的处罚……好像也行不通。

    怎么办?

    秦阳正在想辙,张素云忽然笑了笑:“我记得有人好像说过要自力更生,不需要我帮他做任何事的!”

    “妈,你什么意思啊?”秦阳猛地抬头问道。

    张素云耸耸肩:“没什么意思,我只是想,如果我处罚了孟小枫,是不是就算为你做事了?是不是就算破坏你自力更生的人生理想了?”

    秦阳多倔啊!

    他顿时就不乐意听了,忽的起身:“台长,这事儿不用你管了,我这就走,不打扰你工作了!”

    连妈都不叫了。

    张素云皱眉:“你这孩子的脾气啊,跟你爸一个德行,就不能改改?你就算要走,也得听我把话说完吧?”

    “你说!”秦阳站住了。

    “唉!”张素云很无奈,这孩子是自己亲生的,可是每次见到都是别别扭扭,这也怪自己,当初为了事业选择了离婚,对他少了很多照顾。可是人生不能再来一遍,事已至此,自己又有什么办法呢?

    “别叹气了,到底说不说?不说我走了!”秦阳一脸的不耐烦。

    “阳阳啊,你太年轻了,做事冲动,就拿这件事来说吧,你得从两面看,首先,这是坏事,孟小枫让你们心里不舒服了,甚至想揍他一顿,可是从另一个角度看,他又何尝不是在激励你们的斗志,让你们有动力爬起来,从而去做一番更大的事业呢?知耻而后勇啊!”

    秦阳翻了翻眼睛:“那照你这么说,我还得感谢他了?”

    “对,你得感谢他,不但你得感谢,周毅更得感谢他,这次取消穿越频道是我做的决定,我作为台长,必须要为台里负责,及时的止损,而且我也知道,穿越频道没做起来,责任不在周毅,大环境就是如此,这事情与他无关。但是,我又必须要给全台人一个交代,所以,这个锅必须有人来背,而他是最合适的。”

    张素云顿了顿声音,缓缓道:“其实,这个事情挺对不住周毅的,也对不住你们,我也很担心周毅会因此受到打击而一蹶不振,但是现在我不担心了,有孟小枫那条鲶鱼在,周毅就绝不会变成一潭死水,他一定会重新站起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