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 > 非正常金牌制片人 > 13.四面楚歌
    项羽!

    姬姓,项氏,名籍,字羽。

    垓下被围的时候年仅31岁。

    虽然古人年龄都比较短,过30了就可以自称老夫,但是项羽活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敢叫他老项。

    至少在项羽心里,这是对他极大的不尊重。

    要是按照项羽平日里的脾气,这样的人就应该拉出去乱刀砍死然后扔到江里喂鱼。

    可是现在,听到虞姬的劝说,他冷静了下来。

    虞姬说的有道理。

    这个人来的古怪,穿的古怪,说话古怪,行为更是古怪到了极点,这样的人就算要杀,也必须问明白了再杀。

    于是,项羽脸上的怒意消失了,不仅如此,还对着刘沛拱了拱手:“刘先生,既然你有与本王做买卖的打算,不如我们到帐中一叙如何?”

    “这个……”

    刘沛犹豫了。

    虽然项羽是历史上鼎鼎大名的人物,但是实话实说,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刘沛还真不敢相信项羽的节操。自己在车上肯定安全,这事儿毋庸置疑,可是一旦下了车,进了他的帐篷,项羽会不会突然翻脸动刀子可就不好说了。

    可是,不下车,又怎么谈事呢?

    难道在这里谈?

    唉,人与人之间的信任搞丢了容易,想要建立起来就太难了。

    正在这时,远处忽然响起了音乐声。

    不是乐器,而是有人在唱歌……

    声音越来越大,也越来越齐,虽然离着远,但是在这空旷的旷野中还是能够很清楚的听见。

    歌声,是从汉军那边传过来的。

    很多楚军士兵听到歌声之后,眼中都露出悲切之情,当然,也有那种没心没肺觉得很兴奋的。

    “听,是我家乡的歌!”

    “是啊,我离家好多年了,想不到居然在这里又听见了家乡的声音。”

    甚至就连项羽也心神散乱,为之不宁。

    “这都是我们楚人的歌啊,为什么会有那么多楚人在唱歌,难道……难道整个楚地都已经被攻陷了吗?不!不!”

    项羽感到很焦躁,甚至都没心思跟刘沛继续掰扯了。

    四面楚歌?

    好吧!

    刘沛眼珠一转,这倒是自己一个博取项羽信任的机会。

    “老项,老项!”

    “你在叫本王?”

    “是啊,我叫你呢!”刘沛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这儿发感慨,人家这是心理战术,故意扰乱你们军心呢知不知道?都不用多,再听半个时辰,你手下那些兵就没心思作战了,然后人家冲过来嘁哩喀喳就把你们全都剁了信不信?”

    “你敢小看我的将士?”

    “看看,又来了,你冲我来什么劲儿啊?有本事你让他们别唱啊,或者让你那些兵都别听!你能吗?”

    “额……”项羽沉默了。

    是啊,歌是刘老三那边唱的,跟刘沛又有什么关系呢?

    这时候,旁边一个有能耐的家伙过来贡献计策:“大王,我有一计,可破敌军歌声。”

    项羽眼睛一亮:“是何计策?快说,若是妙计,本王定当重重的赏你!”

    这哥们儿笑了,胸有成竹的模样:“大王,以前我在家的时候曾经听一位治病的郎中说过,人的两只耳朵里各有一层膜,只要把这层膜给捅破,就什么声音都听不见了,不如您现在下一道命令,让大家都把耳朵里的膜给捅开得了,那样一来,就算他们唱破了嗓子也不会再起作用了。”

    “这就是你的主意?”

    “是啊是啊!”

    啪!

    回应他的是一记响亮的耳光,项羽的手多狠啊,这哥们儿的脸当时就肿起来了。

    “大王,属下没说错什么啊!”这哥们儿捂着脸,老委屈了。

    项羽指着他的鼻子:“没说错?那我问你,把耳朵都捅开了,本王的命令还怎么传达?靠口型?看写字?该死的,给我滚一边去!”

    “喏!”

    这哥们儿献计失败,灰溜溜的滚到一边去了。

    刘沛却是差点乐出声来,这特么就是传说中的自残党啊,捅破耳膜来屏蔽敌人的歌声,咋就那么有创意呢?

    结果他这么一乐,项羽更不痛快了。

    “刘先生笑的很开心啊,可是笑我军中无人?既如此,不知先生可有什么办法?”

    “这有何难!你稍等我一会儿,这事儿连个屁都算不上。”

    刘沛说了句文词儿,就转动手上的戒指,嗖的一下,帕萨特一下子就从项羽眼前消失了。

    凭空消失!

    这是啥?

    仙法?神技?

    包括项羽和虞姬在内,所有人都被唬的一愣一愣的。

    而这时,刘沛已经开车进入到了仓库之中。

    仓库挺大,物资很齐全,刘沛在名册上找了一会儿,乐了:“有了,就这东西,咱们就来个以毒攻毒!”

    一个,两个,三个,四个……差不多了!

    刘沛拿了一共十二个蓄电池动力中控小型高音音响,又找了几张很有代表性的盘,收好了,然后开着车冲出仓库的门。

    嗖!

    帕萨特再次在项羽他们的面前出现。

    这次,项羽他们彻底傻了。

    说消失就消失,说出现就出现,来去如风,这是人?这分明就是仙人才有的手段啊!

    项羽这次恭敬了,无比的恭敬:“小王眼拙,原来刘先生是仙人之体,失敬,失敬!”

    “行了行了,这都什么时候了还跟我这儿客套,赶紧的,让人把这些东西搬走,在你们营地周围围成一圈。”

    “这,这是何物啊?”项羽呆呆地看着音响,不认识。

    还是虞姬反应快,拽了拽他,小声道:“大王莫问,这一定是仙家宝物,不是我们凡人该问的,问必有祸!”

    “有理,有理!”

    项羽不打听了,然后按照刘沛的吩咐,立刻让人把十二个音响搬走,放在营地周围,围成一个圈。

    “刘先生,都放好了,然后呢,我们做什么?”

    “听歌!”

    “听歌?”

    “对,听歌!”

    刘沛按动带有电子屏的遥控器,在上面选好了歌,然后按下播放按钮。

    然后,一个高亢的女声就在楚汉大地上响了起来。

    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

    绵绵的青山脚下花正开,

    什么样的节奏是最呀最摇摆,

    什么样的歌声才是最开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