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 > 非正常金牌制片人 > 12.你敢叫本王老项?
    “你怎么这么傻?”

    “我不想拖累你,千军万马之中,刀枪无眼,你带着我,我们谁也出不去的。”

    “相信我,会出去的,就算出不去,我们死也一起也好!”

    “那又何必呢?妾不过是一女子,何须大王如此垂爱?大王你在度此危难之后,一定能够东山再起,也一定还能遇见比我更好的女人。”

    “不,我这辈子只要你,别的女子再好我也看不上。”

    “大王!”

    “好了好了……”

    项羽搂着虞姬,摸着她的头,任由她的泪水打湿了自己的衣襟。

    英雄虽然末路,依然儿女情长。此时此刻,两个人早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只要能够拥有彼此,就足够了。

    好一会儿之后,项羽才想起刚才外面那阵怪异的声音。

    他放开虞姬,对外喊道:“来人!”

    “大王!”侍从过来躬身施礼。

    “刚才外面出了什么事?是什么声音?”

    正说着,帐外有人来报:“报大王,外面有人求见!”

    “何人?”

    “那人非常奇怪,自称刘沛……”

    话还没说完呢,项羽眼睛一下子就瞪了起来,一股子挡者披靡的杀气在他身上油然而生:“刘季刘老三?他居然敢来我这儿?胆子不小啊!”

    刘邦,字季,又称沛公。

    项羽先入为主,听到刘沛两个字就认定是刘邦来了。这俩人是一辈子的冤家,仇深似海,项羽无论如何也没想到刘邦居然能在这个时候亲自过来。

    “他带了多少人?”

    “好像,就他自己!”

    “自己?”

    项羽眯着眼睛沉思,一个劲儿的喘粗气,可他越想越觉得这事儿诡异,刘邦怎么自己过来了,难道就不怕我把他擦咔了?

    若是刘邦人多,项羽倒也不介意与他兵戎相见,拼个你死我活。

    可是听说对方就一个人,大张旗鼓的自己反倒是落了下乘。

    于是,项羽暂时放弃了直接动武的念头:“走,我去看看!”

    “喏!”来报事的士兵当然不会拒绝,外面现在乱哄哄热窑似的,他本来就是要请项羽出去的。

    可是刚走两步,项羽就转过头来对虞姬说:“与我一起去见汉王!”

    有了刚才霸王别姬的那一出,项羽可不放心虞姬自己呆着了,万一想不开了再抹脖子咋办?自己可没地方买后悔药去。所以他必须让虞姬跟在身边,亲眼瞅着才放心。

    这个女人在项羽心里比江山更宝贵!

    虞姬一笑,点了点头,跟在项羽的身后。

    本来,项羽以为到外面就能看到刘邦呢。

    老熟人了,那张老脸就算化成灰项羽也能认得出来。

    可是到了外面一看,项羽大吃一惊,因为出现在他面前的并不是那个流里流气随时都能抠脚的刘老三,而是一个他从没见过的怪物!

    “这是何物?”

    刚才那些楚军士兵惹了刘沛,刘沛也没惯他们毛病,直接就在车上按响了喇叭,可怜那些楚军士兵啥时候听过这样怪异的声音,吓的屁滚尿流,一个敢往前冲的都没有,可又不敢逃太远,于是成群结队在一起,远远的端着手里的武器给自己壮胆。

    攻不敢攻,逃不敢逃,太折磨人了。

    而现在看到项羽出来,这些可怜人总算找到主心骨了。

    有胆大的赶紧过来回话:“大王,这个怪物肚子里有个人,他说他叫刘沛,找您有事商量。”

    “刘沛?不是刘老三?”

    项羽这才弄明白自己乌龙了,不过他也没继续纠结这个问题,一个怪物肚子里的怪人,这咖位不比刘邦低,这年头的人都迷信,鬼鬼神神的地位高了去了。

    项羽不愧是项羽,胆子比那些楚军士兵们大多了,虽然也不知道这个怪物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可他没退后,相反还往前走了几步,大喊道:“你是何人,找本王何事?若无大事可速速退去,本王饶你不死!”

    这就是项羽了?

    传说中那位力能拔山的西楚霸王?

    嘿,是比一般人长得高啊!

    刘沛坐在车里打量着项羽,只见这位西楚霸王身高一米九五左右的身高,环眼虎目,胡子拉碴。但是他长得不丑,脸上有棱有角的,站在那里就像一个cosplay的野性男模。

    OK,这算是见到正主了。

    但是出于安全考虑,刘沛没下车,而是摇下车窗与项羽交流:“你就是西楚霸王项羽啊?”

    “正是本王!”

    “那好,我叫刘沛,这次就是专门来找你的,是这样,我打算和你做个买卖。”

    “买卖?本王不是商人!”

    “你就不想听听我要和你做什么买卖吗?”刘沛扯着嗓门嚷道:“这里是垓下,你被刘邦围了,你现在没多少兵了,也没多少粮食了,继续困在这里离死也不远了……你这些事儿我知道,我这次来就是帮你解决这些事的,但是你也得帮我解决我的一件事,咱俩交换,老项,我这人不喜欢磨叽,行不行你给个痛快话,要是行,咱俩继续聊,要是觉得这买卖你吃亏了我转身就走,要是继续和你废话我就是你孙子!”

    项羽愣了:“你刚才叫本王什么?”

    “老项啊,难道你不姓项啊?”

    “大胆!”项羽怒了:“你到底是何方妖人,居然敢对本王如此不敬,而且还敢大言不惭议论我军的虚实,来人……”

    刚要发火,项羽身后有人拽他。

    “大王,大王!”

    项羽回头一看,是虞姬。

    只见虞姬缓缓地摇头:“大王不可莽撞,难道忘却了亚父范增的事情?”

    范增,项羽麾下第一军师,对项羽忠心耿耿,但是项羽不懂珍惜,居然把范增给气跑了,以至于范增病死在路上,而到了后来,项羽对此事追悔莫及,可是人已死,再也无法复生了。

    项羽皱眉:“你说范增是什么意思?”

    虞姬道:“大王您看,此人穿着怪异,又在那个怪兽的肚子里面,可谓前所未有的异人,岂不闻古书云:有异象之人,必有异象之能,有异象之能,必行异象之事。自古以来,很多高人都是不拘小节,却有大能在身,既如此,大王又何必在意他言语之中的些许不敬?没准他真有本事能帮我们冲出重围,解今日之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