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 > 非正常金牌制片人 > 7.树倒猢狲散
    哭的人叫王小曼,是个年轻姑娘。

    她之所以哭,倒不是因为穿越频道取消了她心疼,而是因为她在担心自己的前途。

    说来这事儿挺尴尬的,王小曼当初就是综艺频道的人,筹建穿越频道之初,台里给周毅一个很大的权限,让他从各个频道里挑人,选谁都行。

    那个时候王小曼觉得穿越频道肯定有发展,而且还是刚组建的频道,位置多,人才少,自己去了之后肯定要比综艺频道混的开,也许要不了多久就能飞黄腾达了。

    于是她就动了心思,请客送礼走关系,甚至还不惜得罪了两个原本在综艺频道的同事,这才冲出重围,得到了职位调动的机会。

    那时候,她这个春风得意啊,以为自己攀上高枝了。

    可是万万没想到,这才一年的光景,居然又被转回到综艺频道了,而且还是午夜档的栏目。

    那个时段能有什么收视率?

    只有被发配的人才会被搞午夜档呢……

    完了!完了!以后怎么见人啊!

    王小曼觉得前途渺茫,于是她就忍不住哭了。

    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

    夫妻尚且如此,何况只是一个单位的同事呢!

    但是,王小曼绝对是个有决断的姑娘。

    当初她能费尽心思转到穿越频道的事情上就可见一斑。

    而现在,穿越频道这艘船沉了,她也毫不犹豫的行动,展开自救。

    哭了一会儿,她就擦擦脸上的泪水,坐了起来,拿起笔,写了一份要求调动岗位的申请,然后递送到了周毅手里:“周总,您能帮我签个字吗?”

    “你要去电影频道?”周毅抬起头,有些诧异的问道。

    当初筹建穿越频道的时候王小曼是最积极的一个,来的也算最早,而且工作比较努力,忠诚度似乎也是最高的。

    却没想到现在穿越频道刚凉,尸骨未寒呢,她居然是第一个要求离开的。

    “对的!”王小曼点头:“周总,我的情况您也知道,再回综艺频道挺尴尬的,正好前段时间电影频道的徐副总监和我聊过一起,算是有些人情,我去她那里她应该能接收的!”

    沉默了一会儿,周毅终于点头了:“好吧!”

    然后他在申请报告上面签了自己的名字。

    树倒猢狲散,本就是应有之义,自己现在都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人家王小曼想要追求个前途,又能有什么错呢?

    “谢谢周总!”王小曼拿着申请单,出门了。

    有了这个榜样,很快就有第二个申请调动的人出现了。

    然后,是第三个,第四个,第五个……

    当然,不全是申请调动,也有两个是直接申请辞职的。

    穿越频道江河日下又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大家心知肚明,也都早早为自己找了退路。

    干嘛非得败犬一样的去综艺频道认后妈?换个环境,或是换份工作难道不香吗?

    一个一个又一个,周毅都特么麻木了。

    他没拒绝在任何一个人的申请单上签字,走吧走吧都走吧,爹死娘嫁人,你们都去各人顾各人吧!

    最后,偌大的办公室里,算上周毅,就只剩下四个人了。

    周毅,马龙升,秦阳,刘沛。

    周毅自己肯定不能走了,马龙升是个老好人,全台出了名的好人缘,而且是个随遇而安的性格,去哪儿都无所谓。秦阳则是和他相反,这哥们火爆性格,要强,容易得罪人,不接受失败,是个撞了南墙都不回头,非要爬起来继续撞的主儿,至于刘沛……他初来乍到,满打满算不到一个星期,走了估计也没谁要他。

    就这哥四个,坐在办公室里大眼瞪小眼。

    树倒了,这是仅剩的四个猢狲。

    “你们抽烟吗?”

    最后,还是周毅打破了沉默了。

    办公室里不允许抽烟,可这是平时的规矩,现在情况特殊,连周毅这个总监都不在乎了,其他人还矫情个啥?

    于是,周毅给其他三人每人发了一根,点上。

    然后问:“你们有什么打算?”

    马龙升笑笑:“我没什么打算,在哪儿干都是干,有活儿就好好干呗,对得起这份工资我就问心无愧了。”

    周毅点头,又问秦阳:“小秦呢?”

    秦阳狠狠抽了口烟,然后有些恶狠狠的说:“干,午夜档就午夜档,怕他怎么的?我就不信干不好,周总你等着,咱们穿越频道早晚有复创的那一天!”

    “有志气!”周毅又问刘沛:“小刘呢?”

    “我刚来的!”刘沛言简意赅。

    “有意思,真是有意思!”周毅抽了口闷烟,一脸的苦笑:“谁都不愿意当后娘养的孩子啊,现在就剩咱们四个了,那得咧,我就宣布一下,从现在开始,咱们综艺频道午夜档栏目组就算正式成立了,上面的意思是让我们弄个有穿越元素的新栏目,大家有什么好的建议没有?”

    又是一阵沉默。

    新栏目那是哪么容易弄出来的?尤其是刚换了一个新的频道,还是传说中堪比发配边疆一般的午夜档。

    这样的境况,这样的时段,又是新进门的第一脚,如果踢不好了,本来就已经跌在地上的脸皮更得被人踩得稀烂稀烂的。

    “怎么都不说话了?”周毅掐掉手里的烟头,然后又给自己续上一根:“没事,大家有什么想法就直说,没关系的,现在就剩咱们哥四个了,爹不疼娘不爱,只能自己疼自己,都这样了,还有啥不能说的?老马。”

    周毅又开始点名了。

    老马摇摇头:“周总,你让我写点东西还行,但是现在……我真没啥想法!”

    周毅无奈,老马的确是个老好人,但是一般来说老好人还有一层意思就是……没什么用的人!

    指望老马出主意,的确是找错人了。

    “小秦,你呢?”

    “我啊,我倒是有点想法!”秦阳有些犹豫的道。

    周毅眼睛一亮:“说,赶紧说!”

    “午夜档节目本来就难做,我们手里也没什么新的资源,周总你看这样行不,咱们就把之前拍的两部电影重新剪切一下,再配上旁白,做个电影解读,或者集中素材,做个古代市井生活的科普,再加上一些有奖问答的环节,你说这样行不?”

    “这个……”周毅眉头都快挤到一块去了:“好吧,你这个想法我记下了,你让我想想!”

    说是想想,其实这个态度已经很明确了。

    不行!

    秦阳这个办法听起来倒是一个新栏目,可这是换汤不换药啊,就说那两个电影吧,一个唐朝一个明朝,都是讲述市井小民生活的,之前放在黄金时段播出都没什么收视率,要是再放到午夜时段,收视率肯定就更不敢想了。

    可是除此之外,还能有什么办法呢?

    周毅愁的不行,这根烟抽到头,又续了一根。

    正要点火,刘沛说话了:“周总,我有个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