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 > 遍地都是传送门 > 第56章 我也掉了(求推荐票!)
    在干掉了两个稻草人之后,血旗冒险者团队又向着密林深处前进一段路,接着,包工头队长林泉心里的一块打石头终于放下了。

    就像是捅了怪物的窝一样,源源不断的“稻草人”和“猫怪”从密林出现,开始袭击血旗冒险者小队。

    稻草人就不用多加解释了,除非形成“丧尸海”的密度,否则真的没啥威胁,就算真形成了“丧尸海”,怕也不过就是一桶汽油的事儿···

    在这样的场面下,之前一直没有出手机会的中年女法师王静终于大发神威了一次。

    身为一个魔法师,而且手持疑似强化武器的王静,口中发出一阵拗口复杂的短促音阶后,就能在身前召唤出一个“火球”,款式大小都和当初许平安在狗头人矿洞见识过的差不多。

    一个火球,轻松的就能秒杀掉一个稻草人——如果稻草人站的密集一点,一箭双雕、一球三鸟什么的都是很容易达成的。

    对于王静火球术的威力,又引来了队伍中一众普通人成员的大呼小叫,对中年女王静的称呼,也立即就变成了“静姐”。

    唯一对王静火球术有所不满的就是许平安了···毕竟被烧成一个火球的稻草人身上,是不可能再找出什么“嫩绿草芽”之类的组织部位了···

    不过许平安很快也不再担心王静的事儿了。

    或许是作为大威力的代价,或许是这位中年女法师的实力还有所欠缺,在放了3个火球后,王静就表示接下来的数个小时内应该都没有什么战斗力了···

    ······

    战斗强度虽然说不至于很夸张,但是只要往前走一段路,就会有怪物出现,这让血旗小队的成员在不停接战。

    相比稻草人,许平安更喜欢去迎战“猫怪”。

    所谓猫怪,是一种类似于“猫人”的怪物,比成年人要矮一点,长了一个面目狰狞的猫脑袋,身高大约一米五左右,浑身覆盖有脏兮兮的棕色皮毛,邪恶嗜血,动作还算敏捷,具有低下的智力,甚至会偷取农夫的“钉耙、钩爪”作为武器,单只的危险程度比狗头人和稻草人要高一些。

    但是这种怪物要比稻草人脆弱多了,肉体的身躯强度最多就是普通人的档次,无论是用包铅大棒爆头,或者是用狗腿砍刀断颈,都能造成大量的伤害,轻松的解决掉这种怪物。

    而且击杀猫怪的经验值比稻草人、食人花要高——单独击杀一只猫怪,能获得25点的经验值,就算是2、3个人补刀杀死一只,许平安也至少能获得10点以上的经验。

    啪!

    正当许平安使用包铅大棒,一棒子打在一只猫怪的脸颊上,打得血花四溅的时候,另一边的两个冒险者发出了兴奋的叫喊声:

    “掉了掉了,我们这里掉东西了!”

    掉落宝物了?

    许平安回头望了一眼,那边的冒险者干掉的也是一只猫怪,包工头队长林泉、小跟班陈文贵等人都正在跑过去,心中也不由好奇,想过去看看。

    于是许平安回手又是一铁棍子,敲打在身前猫怪的脑袋上,彻底结果了这只怪物。

    这只倒地的猫怪脑袋捱了包铅大棒的两次攻击,整个脑袋都快变成一团肉糊糊了,当场嗝屁,只见身上闪过一阵隐晦的光芒,一把灰扑扑的老旧匕首从半空中忽然出现,掉落在了尸体上。

    就在许平安的对面,一个冒险者也是提了砍刀,瞪大了眼。

    许平安楞了下,也张口喊道:“我、我也掉了!”

    ···

    几个小时后,正是黄昏时分。

    整个天空全是火烧云,美轮美奂,如红烟似纱,这也是这个异世界岛屿被命名为“落霞岛”的原因。

    血旗冒险者小队在密林中找了一处难得的空地,搭起帐篷、堆起了篝火,准备烧点开水过夜了。

    本来前往就近的大型营地里过夜是最安全的,但是由于过去还要走两个小时的山路,在林大包工头的坚持下,团队最终决定还是在野外宿营——唯一能做的,就是尽量挑了一块尽量开阔,视野良好的空地。

    经过一天的相处,特别是下午半天的并肩战斗,血旗冒险者小队的七名成员,如今熟络了许多,现在正围坐在一起吃着“晚餐。”

    除了许平安以外,其他的冒险者吃的都是各种“军用口粮包”,这也是现在参加异世界冒险,最流行的干粮了,只需要加点水就能自热,味道也还过的去,营养也很均衡充沛,价钱也很便宜。

    至于许平安···他正掏出了几颗食人花的果实在手里,一颗颗放入口中咀嚼着。

    “蔡大哥,你晚上就吃这个?”

    一名看起来斯斯文文、二十来岁的年轻男子,向着许平安问道。

    这位男青年叫张嘉文,也是今年刚刚大学毕业的应届生,血旗冒险者小队,就是他的第一份工作了,大学的主修专业是异世界建筑学,虽然不是进化者,但是一手刀法也算不错,看的出来是下了苦功夫练过的。

    至于他叫许平安“蔡大哥”当然也没什么问题,现在这支七人小队里,年纪最大的就是中年络腮胡强壮男丁兆辉、中年油腻中分头蔡许鲲了,还有一个就是中年女子王静,其他看起来都是二十来岁的小年轻,总之,这算是很年轻的一支冒险者小队了。

    “省钱。”

    许平安感受着满嘴的苦涩和臭味,言简意赅的回答道。

    “···蔡大哥,你好歹也是个进化者了,这也太省了吧···”

    张嘉文忍不住说道。

    “最便宜的一份军用口粮,也要三十太亚币,一天三顿,就是小一百了,一个月就是3000块,一年下来四舍五入,就是小4万块的太亚币了,我为了成为进化者已经把所有钱都花完了,能省一点是一点。”

    许平安手里拈着一颗食人花果实,假装很认真的说道。

    听着许平安的计算,周围的其他冒险者就有忍不住露出无语表情的,不过倒是远没有先前看见许平安吃食人花果实、吃稻草人嫩芽时候的惊讶了。

    这也正是许平安所希望的,自己疯疯癫癫、省钱如命、谁敢逼他上绝路就要拼命的形象一旦树立起来后,办事就会方便多了。

    至于排面?反正这是“蔡许鲲”的排面,又不是他“许平安”的排面,没有就没有了,无所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