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 > 行走诸天的猎魔人 > 第五十三章 路遇的女孩
    第五十三章

    三人再一次驱车离开。爱丽丝独自一人蜷缩在车子后面,眼泪静静的流淌。今晚发生的一切,对这个年轻的女孩来说实在是太残酷了。经历希望之后的瞬间绝望,足够彻底的击垮一个人。

    “可以先让她去我那里。”罗莎莉说道。

    “谢谢。”后座上传来了爱丽丝轻微的说话声。苏源没有继续说话,他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女人。车辆在有些颠簸的郊区公路上行驶着,苏源突然间看到有人在路边摆出了搭车的手势。

    深夜,郊区,有人搭车。这可是标准的美式恐怖片的套路。不过苏源却丝毫不惧,要是真有连环杀手之类的,他倒是不介意亲手发泄一下自己有些不爽的心情。

    不过走近一看,却发现搭车的是个女孩。个子很高,剪了短发,面相很是英气,带点中性。难怪苏源之前没看出来。而且走近一看,苏源就发现她应该是原著中的一个非常重要的角色。他停下车,把头伸出去问道。

    “要搭车吗?”

    “能捎我去市区吗?”

    “当然,上来吧。我们正好要去市区。”

    女孩上了车,看到后座有一个跟她差不多年纪的女孩,不过喉咙缠着绷带,似乎受伤了。

    “你叫什么名字?怎么一个人在这种地方?”罗莎莉倒是来了兴致。知道自己身边的这位是个男巫,她倒是不怕遇上坏人。再说对方是个年轻的女孩,又能危险到哪去?

    苏源是不知道罗莎莉的心思,要是知道一定要调侃一下,她眼中的这位不怎么危险的不女孩,可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危险角色。

    “你可以叫我麻烦鬼。”女孩一开口,苏源就知道自己没有看错。这个极具特色的名字,他印象一直很深。

    “哇奥,这可真是个有趣的名字。你是离家出走了吗?为什么一个人走在这种地方?”

    “只是四处流浪,我没有家。”麻烦鬼冷淡的说到。她能够感觉到眼前的这位姐姐的好意,但是多年的流浪生涯,让她不会轻易的相信任何人。

    罗莎莉也能够听出对方语气中的冷漠。她倒是没有在意,车内灯光很暗,她一直没有看清女孩的样子。趁这个机会她仔细观察了一下女孩。这一看不要紧,当她看到女孩的眼睛时,脸色突然一变。

    “天啊……”罗莎莉一下子缩回了自己的座位。而与此同时,对面的麻烦鬼也神色猛地一变,右手直接伸向了腰间,那里藏在一把砍刀。

    “哈哈哈哈……”苏源却在驾驶座上笑的前仰后合。

    “怎么样罗莎莉,你现在还觉得这位年轻的女孩独自一人走在郊区的路上,会危险吗?”

    “当然会危险,不过危险的不是她。上帝啊,你是不是早就看出来了。”

    麻烦鬼手中握紧了砍刀,一脸警惕的望着车里的人。

    “你们究竟是什么人?”刚才罗莎莉失神的那一瞬间,她也看到了罗莎莉的真面目,那是一张狐狸的脸。

    麻烦鬼从很久以前就能够看到一些奇怪的画面。她总是看到生活中的一些人,会突然间变成另一种样子。一些怪物的样子。

    没有人相信她,他们只会认为她精神出问题了。但是麻烦鬼不这样认为。因为那些画面实在是太真实了。真实到那些怪物甚至曾经试图杀死它。她发现,在那些怪物的眼中,自己可能也是一个怪物。大多数的怪物似乎都很怕她。

    麻烦鬼独自一人踏上流浪的旅途,为的就是寻找这一切的真相。她相信自己没有疯。并四处寻找这一切究竟是为什么。现在,在车上这两个不知名的男女的对话中,她听出了一点什么。他们似乎了解什么的样子。

    “怎么样罗莎莉,今晚的这场奇幻冒险感觉如何?”

    “这真是我生命中最疯狂的一天了。”这句话真的没有丝毫的水分。她今天遇到了一个成熟体的男巫。眼看着他一念之间屠杀了一个野猫精的族群。之后见到了灭绝已久的金丝雀,甚至亲手取出了一颗完整的金丝雀宝石。

    她原本以为,这一切就已经足够疯狂了。甚至足够把今晚的故事,讲给自己的子孙后代听了。但是没想到,这场奇幻之旅竟然还没结束。在回家的路上,她们竟然又遇到了一个格林。而且是一个看起来并不知道自己身份的女格林。

    罗萨莉感觉这一切实在是是太疯狂了。她前半生平静如水的生活,在今天直接被人扔进了一颗陨石。这不是荡起波纹的事了。而是直接掀起了滔天巨浪,险些把她拍死。

    罗莎莉定了定神,然后再一次对麻烦鬼说道。

    “刚才你是不是看到了什么?你看到了我的真面目对吗?”

    麻烦鬼那种紧绷的神色微微的弱了一点。她开口道。

    “你什么意思,我什么都没看到。”

    “算了吧女孩,你的右手都快把那把砍刀握断了。还说什么没看到。淡定点,小姑娘,这辆车上的人跟你之前遇到的是不一样的。没有人会伤害你的。你能先把手拿出来吗?要不然罗莎莉会紧张的。”

    罗莎莉这才发现,那个女孩一直伸在后面的手,竟然握着一把砍刀。这又让她紧张了一顿。

    “你们知道什么?”麻烦鬼逐渐的放松下来,主要是她发现自己的直觉没有预警。要知道之前遇到危险,或者恶意的时候,自己总能够提前感知到的。她初步相信车上的人对她没有恶意。

    “我们知道一切,罗莎莉跟她说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