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 > 行走诸天的猎魔人 > 第四十章 我是个守法公民
    第四十章

    案件很快就告一段落了。阿诺德勇敢的出庭作证,萨尔被逮捕。但是尼克知道这一切还没结束。他能够看出萨尔的三个兄弟,看那些水獭时的表情。那是一种不加掩饰的恶意。他知道他们不会就这么放弃的。

    当晚,他再一次来到水獭族的社区,跟这里的很多居民聊了很久,然后带着一些东西离开了。

    两天以后,地检部门正式起诉了丑巨人萨尔家族的建筑公司。原因是水獭族的社区联合控告了他们,包括强拆,违规扩建,暴力袭击,人身威胁,贿赂,等等十几项罪名。上百名水獭族人出庭作证。

    而在苏源的帮助下,波特兰市的一个著名律师事务所的王牌律师,担任了水獭族的律师。短短的不到一周的时间。萨尔家族就被坐实了超过十一项罪名。萨尔剩余的三个兄弟,都面临了二十年以上的刑期。

    一家咖啡厅内,苏源跟艾德琳正在喝着咖啡。而周围的人不时的传递出一种不可思议的目光。

    “看看周围的目光,他们都在替你惋惜,艾德琳。一个穿着香奈儿的精英女士,跟一个穿着地摊货的黄种人坐在一起。他们的心中还不知道要怎么编排你呢?”

    “那你呢?你看起来对这种事情并不在意。要知道这可算是赤裸裸的种族歧视了,据我所知黄种人都对这种事情很敏感。”艾德琳嘴上丝毫不让。而且苏源虽然穿的廉价,但是其实很整洁。咖啡厅允许他进入就说明了这一点。

    “呵呵,谁说我不在意。只是我遵守一些既定的规则。比如说我不会对一些脑子里想想的事情而动怒。相信我,如果有人敢当面对我说出这种事情,我会让你看到我的态度的。”

    话音刚落。一个身穿笔挺的西装,油头粉面的年轻白人男子走了过来。

    “先生,我认为你的穿着跟着做咖啡馆不够搭配。看看这周围,看看你面前的女士,这里坐的都是……”

    “你在跟我说话吗?”苏源突然间打断了对方的话。

    “.…..当然。”

    “难道你没有看到我正在跟这位女士说话吗?打断别人的说话是一件非常不礼貌的事情。我认为你的举止跟这座咖啡馆不够搭配,所以能请你离开吗?至少离开我的身边。”

    额……小青年愣住了。没想到被自己的话打了脸。而且这个无理的亚洲人说话非常不客气,他甚至感觉对方的一些口水喷进了自己的嘴里。

    强忍着恶心,他还想继续说话。但是张了张嘴又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愤愤的走回了自己的座位。

    “呵呵……”一旁的艾德琳轻笑了一声。

    “苏,你很适合干我这一行。”

    “然而我却很不喜欢你们那行。虽然我很感谢你这次帮了忙。”

    “貌似我真正帮的是那个叫尼克的格林吧。”

    “无所谓,帮他就是帮我。我对尼克有一个计划,水獭族算是一个开始。”

    艾德琳脸色微微变了一下,似乎明白了什么。

    “你真是一个非常特别的……人。说说刚才的事情吧。我很惊讶你竟然没有将那家伙暴走一顿。我知道你有这种能力。可能整个咖啡馆所有正在敌视你的男士,加起来都打不过你吧。”

    “自信一点,把可能去掉。”

    “你看,你又展现出了一个跟黄种人不一样的地方。你们一般不会这样自信的说话。跟我说说,你刚才到底是怎么想的。”

    “呵呵,我都不知道,你还懂心理学。这是要给我建立一个人格档案吗?”苏源很快明白了艾德琳的意思。

    “你会满足我的这一点小小的要求吗?”艾德琳用一种软软的语气说道。

    “简单点说,尽管我有预感会发生刚才那种事情。但是我仍旧很愤怒,那一瞬间我其实准备站起来打断他的鼻梁骨。但是我最终没有这么做。因为在这个咖啡厅有三个摄像头,其中两个都对着我。

    如果我动手了,那就会触犯法律。同时我无法证明他说了什么,这个咖啡厅里也不会有人为我作证。所以,结果只会是一个黄种人暴徒,殴打一名成功的白人男士。这个国家会想方设法宣扬这件事,并且尝试让我在监狱里待十年。这对我来说很不合算。”

    “所以你仅仅是用语言回应了他?不得不说,这可真是远远的超出了我的认知。”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认为像我这样的人会自持武力,不把规则放在心上。知道吗?某种意义上来说,那家伙说的没错。我这一身廉价的穿着,跟这里的气氛格格不入。但是你知道吗?数百年前,你们这些白人的祖先入侵我的祖国时。当他们进入那座万园之园时?就如同一群肮脏的野蛮人,踏入了文明的胜地。

    然而结果怎样呢?肮脏与野蛮战胜了文明。那些沾染着鲜血与泥土的肮脏的靴子,踏碎了那个国家所有的繁华。从我学习这段历史之后,我就知道。外表的光鲜亮丽从来都不重要。因为我能够轻而易举的撕碎他所有的尊严。”

    “是吗?因为内心知道自己更加强大,同时顾及这个世界的构成秩序,所以不屑于争论这种事情吗?那可真是可惜了,我以为能够看到一出好戏呢。”艾德琳显然是希望苏源能够出手的,那样她能够得到更多的情报。只可惜苏源不知道处于什么原因,竟然没有出手。

    “差不多吧,不过有一点我必须解释一下。我尊重这个世界的秩序,不想要公然违背他。但是……谁说我会忍受这种侮辱的。”

    艾德琳正在思索苏源话中的意思,却突然听见背后传来了一阵剧烈的咳嗽声。在咖啡厅的众人惊恐的目光中,那个之前挑衅苏源的青年,正在剧烈的咳嗽着,然后缓缓的倒在了地上。他的嘴里已经开始流出一种带着血丝的白沫,整个人正在失去意识。

    “啊……”伴随着杂乱的尖叫,咖啡厅整个的乱做了一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