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 > 诗剑飘香 > 第八十七章:影子的消息
     悦来客栈之中。

     李清坐在一张桌子旁,李清的身边此刻站着崔四。

     “少主,他为什么要找来那么多的和尚?”崔四在问一个大家都很疑惑的问题,这个花和尚应该很聪明?

     “他的确很聪明,他是一个很聪明的花和尚,”李清的手中没有酒,他端着一杯茶。

     崔四没有继续去问,他在等待着李清的解释。

     “一个光头的人,想要逃跑,最好的方法是什么?”李清问了一句。

     “不知道?”崔四有点纳闷,这个花和尚难道想跑路?

     一个若是想逃走,他的方法肯定会千奇百怪,他一定会用别人想不到的方法来掩盖自己的行踪。

     “一个光头,只有混在一群光头中,你一定找不到他,”李清笑了笑。

     李清立刻又止住了自己的笑容,他想了影子的话,这些和尚是假和尚,他们已经死了。

     聪明的影子与冷酷的孤独已经发现了这个秘密,他们已经开始防备花和尚的计划。

     一群和尚,没有人去注意,但只有一个和尚时,大家都会注意,因为他的大光头就是一个明显的标志。

     崔四明白了花和尚的用心,这个人已经发现了自己留下的破绽,他想到的方法的确很特别。

     此刻崔四看到一个人走进了悦来客栈,这是影子,

     这个人应该留在破庙中,但现在这个人来到了悦来客栈,这个人带来了一个不好的消息。

     “花和尚溜走了!”这是影子的消息。

     “多久?”李清没有去问原因。

     “他喝醉的时候,”影子道。

     “他一定喝了不少的酒,”李清知道‘烧刀子’的厉害,

     “他刚好喝完苏海的酒,就醉了,”影子有点遗憾,他一定没有喝到苏海的‘烧刀子’。

     喝醉酒的人就是喜欢乱跑,这个道理酒鬼都知道,这就是酒的魅力,这也是酒鬼最潇洒的时刻。

     “他的脚长在他的身上,他想走,这是他的权利,”李清言道。这个理由最充分。

     “他没有用他的脚,”影子道。

     “没有用脚也能溜走?”李清摸了摸自己的下巴,“难道用他的手?”

     “不,他骑着一头驴,一头黑色的毛驴,”影子道。

     一个喝醉酒,还能记得找毛驴骑得的人,一定没有喝醉,他肯定计划了很久。

     “你们为什么不先了杀他?”崔四实在不明白。

     “因为他是门主曾经的朋友,”影子的语气有点黯然。

     或许这就是朋友的情面,面子谁都不愿丢弃,但面子有时也会折磨一个喜欢顾忌脸面的人

     “现在就去找?”李清道。

     “先去找个朋友,他的消息一定可靠,”影子道。

     李清知道这个朋友是谁,这个酒肉朋友的消息最灵通,他一定知道这个花和尚最喜欢的地方。

     “门主希望你能找到花和尚,我们可以答应你一个条件,”影子道。

     “我去找这个溜走的花和尚,”李清立刻答应,他没有去问这个条件。

     “少主说,你杀了几个和尚?”崔四问,他刚刚知道这个消息。

     影子开始回忆!

     影子的手中提着剑,他的剑在剑鞘中,剑鞘是黄金打造。

     影子的剑鞘在阳光下,耀眼夺目。

     影子的眼睛死死看着一个木头椽子,这根椽子很特别,它的上面有三个很深的手指印,手指印深深插入这根木头椽子中。

     “好深的内力,这三根手指就像铁打的,”影子在自言自语。

     “这不是少林的‘龙爪功’,这是‘鹰爪功’,”一个声音传到了影子的耳边。

     “你确定?”影子没有抬头,他在欣赏着这个作品。

     “我非常的确定。”声音继续说。

     “你凭什么确定?”影子问。

     “因为这个手印是我的,”影子抬起了头,去寻找这个声音。

     “我的手指好像没有你的剑快,”影子看到了两个和尚,这是两个精壮的年轻和尚,其中的一个和尚言道,这个和尚年龄大一点。

     “剑在手中,需要去拔剑,但手长在自己的胳膊上,手更快,”影子言道,此刻影子看到了一个人影。

     这个人影出现在寺院的屋顶,他用冷酷的眼睛看着这两个和尚,他的眼睛充满杀机。

     “这个道理似乎很对,我怎么没有想到,”年龄大的和尚说道。

     “你就是个笨和尚,”年龄小的说道。

     “他就是不是和尚,所以他才笨,”影子有点想笑,他听到了这个朋友的声音,这是一个喜欢冷酷的朋友。

     一个人影飘落的很轻,就像一片树叶,他轻轻落在了这两个和尚的身后,影子这次笑了。

     两个精壮的和尚看到了影子的笑,影子的笑很古怪,古怪中带着嘲笑,年龄大的和尚看到了一把剑,一把细长的剑。

     这把剑已经穿透了这个和尚的后背,剑端露在他的胸前,剑端上正滴着血,鲜红的血在流淌。

     这个年龄大一点的和尚,他不相信这是一把剑,他的手才刚刚发力,他的手还没有变成鹰爪。

     他听到了一个人说话的声音,但这个人不是眼前的影子,他想用最快的速度去看到这个说话的人,他也想用最快的速度让自己的手动起来。

     但快与想就是一念之差,这个年龄大的和尚想得就是有点多,这是他自己的失误,失误的代价就是看到刺入自己后胸的剑。

     “好快的剑!”看到胸前的剑端,和尚赞叹了一句,他无奈地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影子的剑已经在动,他的动作与自己的微笑一样的快,这样的机会他不愿意全部留给自己的朋友。

     同时影子的手捂住了一个人的嘴,剑在穿透剩余这个和尚的咽喉时,影子的手已经捂住了他的嘴。

     一切在安静中悄悄度过,寺庙开始变得诡异残酷。

     影子看到孤独的身影已经离开,孤独蜡白的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他甚至没有去看影子一眼。

     影子又找到了四个和尚,一个大和尚手里提着一个扫把,他领着三个和尚,这三个和尚没有扫把,他们坐在寺庙的台阶上,僧侣的衣衫下露出了马靴。

     这三个和尚看着影子手中的剑,影子剑在手中,他的剑并没有插入剑鞘之中,他的剑并没有滴着血。

     但影子看到,这三个和尚的眼中血已经开始涌起,这是刀客的本能,这也是一个杀手的本能,他们已经闻到了血的味道。

     “辛苦的僧人不应该穿着这么漂亮的靴子,”影子道破了玄机。

     “你是影子?”扫地的和尚停了下来,他抬起了头,他露出了奸笑。

     “我是影子,”影子的剑已经随着声音划过。

     “你杀的太快,你应该问问他们的理由,”崔四有点遗憾,他感觉一切来的太快,这个影子就像一个杀手。

     一个杀手杀人的时候,他从来就没有理由,他只知道自己的使命,使命就是杀手的理由。

     “ 我去找我的酒肉朋友,现在他应该在醉仙楼中,”李清不愿找到这样的理由,他的心中现在惦记着花和尚。

     李清不知道花和尚怎么溜走的,但他答应萧泪血一定捉住这个内鬼花和尚,这个和尚一定跑不了。

     这是一个交换的条件,李清答应的很爽快,他没有去问理由,在李清的心中,这是朋友提出的条件。

     只要是朋友的提出的条件,李清感觉都很合理。

     “李清,你就是个笨蛋,你是一个十足的笨蛋,”胖胖的苏海正在抱怨,在醉仙楼的雅间内,苏海的眼睛看着李清。

     “你不看到结果,你就要离开?”苏海道。

     “花和尚是他的朋友,他们朋友间的事我为什么要看到结果?”李清站在窗户旁。

     “没有结果,你就敢答应他的条件?”苏海问。

     “嗯!”李清道。

     “他提出了什么条件?”苏海心中彻底有点佩服。

     “不知道?”李清道。

     苏海再次有点想发火,他怎么认识了这么一个朋友?这个朋友或许做个酒肉朋友都不配。

     “影子带来的消息到底是什么?”苏海想知道事实的经过。

     “影子告诉我,花和尚溜了,”李清道。

     “继续说,”苏海道。

     “他溜走的速度很快,老朋友让我找到花和尚,”李清道。

     “继续!”苏海道。

     “没有了!”李清道。

     “就这些?”苏海没有得到答案。苏海继续问:“他的条件是什么?”

     “影子只说有个条件可以交换,我没有去问什么条件,”李清道。

     苏海彻底有点绝望,世上见过不长脑子的人,却没有见过这么没长脑子的人,这个人一定已经让‘烧刀子’烧坏了大脑袋。

     “花和尚怎么跑的?”苏海想换个话题,这个李清应该知道答案。

     “他骑着一头毛驴,黑色的毛驴,”李清这次说的很详细。

     苏海已经感觉没有必要在去问,这个奇怪的世界也许只能出这样一个怪物,这个怪物就是一个奇怪的人。

     “你一定知道他会去哪?”苏海心中的怪物在问。

     “不知道?”苏海道。

     “我知道,”李清笑道。

     “知道你还来问我? ”苏海看着李清,这个人一定有毛病。

     “我来看看我的朋友是否知道,因为他是‘江湖万事通’”李清开始笑,他使劲在笑,他笑的就像一个孩子。

     奇怪的人出现在郊外的时候,黄昏已经来到。

     懂事的阿晨赶着马车,懂事的阿晨哼着小曲,马车内的李清看着郊外的景色。

     李清实在不想看到车内一起坐着的这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