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 > 李教授的首尔悠闲生活 > 第四十八章
    明洞,李泽晗的损友黄忠宰经营的一家时装店内,李泽晗接过店员递过来的咖啡,笑着对其表示感谢后,轻轻的抿了一口,看着不远处正在和客人交流的黄忠宰,思考起了黄忠宰叫自己过来的原因。

    一个小时前,原本在医院那里消磨时间的他,给黄忠宰的一个电话给叫了过来。

    “叫我过来到底是为了什么事?我正和我们医院的珍宝们聊天聊得正开心呢。”等黄忠宰忙完走过来之后,李泽晗有些不耐烦的说道,把他叫过来却把他晾在了这里,这是几个意思。

    “知道你们医院的女同事都是你的FANS,别在这里炫耀了。不过,奇善的事你听说了没?”黄忠宰拉过一张椅子坐下后挂着猥琐的笑容说道,他店里的店员们都十分神奇的看着自家原本十分注意形象的社长竟然会露出这样的表情。

    “他又干了什么蠢事了?”李泽晗翻了个白眼说道,对于林奇善,他们已经不报任何希望了。

    “他昨晚去夜店了,搭讪了个女生。”黄忠宰见李泽晗还不知道,于是就开口说道。

    “他哪次去夜店没有搭讪女生,快说重点。”李泽晗见他还在卖关子,踢了他坐的椅子一脚。

    “他搭讪女生是不奇怪,问题是那女生是他一个常年在国外工作的表哥的女儿,他没认出对方,对方却认出了他,虽然没有当场相认,但那女生回家后就打电话给她父亲,也就是奇善那小子他表哥说了这件事,他表哥一个电话就打到伯母那边去了。”感受到了李泽晗的不满,黄忠宰也不再卖关子。

    “果然,当我们以为他已经够蠢的时候,他总能再次蠢出新的境界,那现在呢?”李泽晗感叹的说道。

    “穿着一条四角内裤,给伯母赶出了家门,不过万幸的是,伯母还不算太狠心,起码把手机给了他。”黄忠宰幸灾乐祸的说道。

    “伯母还是太善良了,他们家那边,就算穿着四角裤给赶出家门,只要躲得好的话,基本不会给什么人看到,如果是我的话,我会把他扒光了,丢到明洞或者弘大去,这样他才会深刻的反省自己的错误。”李泽晗和再次喝了一口咖啡说道。

    “你这个想法非常的好,下次咱们和伯母见面的时候要和她提议一下才行,最好就是能让咱们来实施惩罚。”黄忠宰竖起大拇指为李泽晗点赞道。

    “既然你叫我过来时装店这边,那就是说他正在过来的路上,还有多久才会到?”如果是单纯的只是为了和他说这个事,直接去黄忠宰的咖啡厅那边去就可以了,但现在却把他叫来了时装店这边,再联想下林奇善给赶出家门的时候是只穿着一条四角内裤的情况,那就表明了林奇善会到这里来搞定自己衣服的问题。

    “我叫家里司机去接他了,应该差不多到了。”黄忠宰看了下表后说道。

    过了多一会,去接林奇善的车就停在了黄忠宰的店前,黄忠宰把选好的衣服拿到了车前递给了只是打开了一半车窗正小心翼翼的打量着周围的林奇善。

    “你小子可真能折腾,真是什么事你都能整的出来。”等林奇善穿好衣服神气十足的走进店里后,李泽晗用着鄙视的眼神看着他说道。

    “我哪知道会那么巧啊,那丫头我都快八年没见过了,最后一次见面的时候她才上中学呢,正所谓是女大十八变,鬼认得出来啊。”林奇善为了自己辩解道。

    “解释就是掩饰,你这搭讪自己侄女的牲口,我们一致决定鄙视你,待会还要发信息给世雅和贤正他们,让他们知道你的罪行。”黄忠宰义正言辞的说道,李泽晗没有出声,但从他看着林奇善的眼神就可以看出,他是完全赞同黄忠宰的话的。

    “呀!还是不是兄弟。”林奇善抓狂的站了起来指着两人喊道,瞬间店里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他的身上,让他尴尬的再次坐会了椅子上。

    “不是。”李泽晗和黄忠宰默契的同时摇头说道。

    林奇善无力的低下了头。

    “好了,回归正题,这次伯母原谅你的条件是什么?”李泽晗撑着下巴看着他问道,

    “让我去相亲。”提起这个,林奇善的脸色就突然变差了起来。

    “伯母竟然只是要你去相亲?犯了这么大的错,这么容易就原谅你?那你应该开心才是,脸色干嘛这么差,相亲而已,你都相过二三十次啦。”李泽晗不解的问道。

    “相亲当然不是什么问题,问题是我妈这次安排的相亲对象。”林奇善捂着自己的脸闷声说道。

    “我倒是非常想知道是哪家的闺女能让你怕成这样。”李泽晗饶有兴趣的看着他问道。

    “她叫具慧熙。”

    “呀!你说的具慧熙不会是我知道的那个具慧熙吧?”听到具慧熙这个名字,李泽晗是一头雾水,他还真没听过这个人,而另一边的黄忠宰则有些惊疑不定的对着林奇善问道。

    林奇善沉重的点了点头。

    李泽晗正打算问黄忠宰这个具慧熙是谁的时候,就见到黄忠宰突然开始大笑了起来。

    “要笑也等给我解了惑再笑啊,我可不想给吊着胃口,那个具慧熙是谁啊?”李泽晗见林奇善没有帮他解惑的意思,不满的踢了下黄忠宰的椅子后问道。

    “高中时候的校友,当时和奇善这小子同班,长得漂亮,成绩又好,正所谓近水楼台,你觉得奇善这小子会没有行动吗。”黄忠宰试了几次,终于强忍住了笑意停了下来和李泽晗说道。

    “那就是前任了,不过他也不至于这么怕吧?”林奇善的反应实在是大了点。

    “如果从分手半年后突然开始给某人见一次打一次的话,你也会这么怕,而且不得不说他们之间的孽缘还真是深,首尔说大不大,但也不算小,还真给他们碰到了不少次,最近一次应该是去年年底的时候,那时候他不是有段时间鼻青脸肿的吗,和你们说是给人喝醉酒和人起冲突了,但其实是又碰到了具慧熙给打了,这么多年以来,我都记不清这小子给具慧熙打了多少次了。”黄忠宰再次帮李泽晗解了惑。

    “你到底做了什么让人家恨你恨成这样?”李泽晗用着探究的眼神打量起林奇善。

    “如果我知道的话,我也不用被她打了那么多年了,我那时候和她明明是说好了和平分手的。”林奇善冤枉的说道。

    “那你就继续给她打吧,我们是帮不了你的,不过伯母安排的相亲时间是什么时候,地点是哪里?”李泽晗决定一定要到场去现场观看,有机会的话就拍下来发给金泰熙看,这么有趣的场面,刚好给她解解闷。

    “你是想去看我被打,还是想在我要被打的时候出来护着我?”林奇善怀疑的看着他问道。

    “看心情,不过你可要想清楚了,你现在说了,我待会还有一半的机会出来护着你,你不说的话,我也可以去问伯母,我相信她一定很乐意告诉我,然后让我去帮她监督你,那时候就算你给修理的再惨,也别想我帮你。”李泽晗贱贱的说道。

    “算你狠,清潭洞的纽约龙虾,具慧熙喜欢吃龙虾,所以我母亲特意安排到那里去了。”林奇善面无表情盯着李泽晗半饷,最终只能叹了口气妥协着说道。

    “这下真是想帮你都难了,既然是相亲,伯母肯定是帮你们订了包间了,就算我们听到动静进去帮你,你肯定都已经开始挨打了,就自求多福吧,忠宰,打电话过去订个包间,今晚请你吃龙虾,那里的龙虾刺身蛮不错的,你应该会喜欢。”身边有不少吃货,李泽晗自然是去过这间名气不小的店的,站了起来走到林奇善旁边,安慰性的拍了拍林奇善的肩膀之后,笑着和黄忠宰说道。

    “我现在立马就打电话订。”有人请客吃饭,又有的看戏,他怎么会错过。

    “真是交友不慎啊。”林奇善再次无力的低下了头。

    黄忠宰还是很有效率的,上网查到纽约龙虾清潭洞店的电话之后,就立马打电话过去订好了包厢,现在基本上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就等着时间差不多的时候出发到那里准备看戏,剩下的时间李泽晗和黄忠宰都在讨论要不要带录影机过去拍下整个片段好,虽然手机也可以拍,但效果还是相差太远了,林奇善一个人斗不过他们两个,只能像个受气的小媳妇那样委屈的坐在那里玩手机。